alexa
置頂

郊區小學/寓教於田園

文 / 賴文惠    
1992-01-15
瀏覽數 9,450+
郊區小學/寓教於田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初冬的紗帽山,湖山國小鵝黃色的兩層行政大樓靜臥在山麓間,平行在山坡梯田前面,僅有六間教室的教學大樓,襯托出湖山國小的迷你。

清晨朝會國歌唱畢,王春洋老師要全體學生齊向右轉,指尖朝向聳立的紗帽山:「過幾天冬至,太陽就會從山的右邊升起。」指尖再轉向山的左翼:「夏至時,太陽會從這邊升起。到了春分和秋分,太陽就會從紗帽山頭爬上來。」

操場上,十二位老師和一百七十二位小朋友,手指隨著迴盪山谷間的口令齊指向山邊,認識全台灣僅見的自然景象。

人數少、充份發揮自然教學特色的郊區湖山國小,勾勒出教育部長毛高文心目中理想小學的藍圖。

專業研究的師資和靈活的自然教學是湖山國小吸引人的特點。

實際探索知識奧妙

星期二的自然課,專精兩棲、爬蟲類的王春洋老師,把幾天前在校園附近抓到的青竹絲給一年級的小朋友觀察。一如朝會裡紗帽山邊旭日升起,王老師不忘記隨時運用大自然教育學生,「我抓到什麼,就上什麼!」他說。 不同於一般呆板死背的是非、填充考試方式,湖山國小的自然考試全部都是申論題。王老師拿起一份「一百零四分」的考卷舉例,題目如「試述地層的形成?」「何謂地層的疊置運動?」學生井井條列、思路清晰的答案,連王老師都不禁嘖嘖稱奇。

湖山國小行之多年的校外田園教學,則充分利用自然資源。成為該校另一特點。

長久以來,市區學校的校外教學多已流於「野餐」、「遠足」之譏。在湖山,它卻是孩子實地觀察、認識大自然奇妙造物的機會。

星期三這天,五年級同學在王俊智導師帶領下,展開「箭竹林」探索。

像一條綠色曲幽的隧道般,師生一行人穿梭山間,石階兩旁滿是高聳細挺的箭竹。小朋友背著背包和水壺,拎著筆記本和原子筆,仔細地用放大鏡觀察,努力記下老師沿途講解的各種菊類、厥類的形狀、特性。

和自然課一樣,同學在田園教學後必須搜集、整匯資料,繳一份圖文兼並的活動報告單。因此下課間、放學後學校圖書室裡常見三、五孩子翻閱資料、討論報告。

自然成長懂得體貼

一年半前從天母國小轉來的李郇柝說,以前寫自然作業只要花半個小時就抄完了,「現在至少要兩個鐘頭。」「可是我喜歡。而且現在我比較記得植物(的樣子、特性),」他補充道。

面對不同於以往「死背即可拿高分」的方式,一些這學期才由市區國小轉來湖山的孩子,剛開始難免無法適應。甚至部分家長無法接受孩子成績退步的事實,造成老師的困擾。

一些家長則持開放積極的心情,樂見孩子的成長。彭先生舉他在五年級就讀的孩子彭人擇為例說。剛開始時老師要同學們作書評簡介,人擇就不知如何去做,「把老師抄在黑板上的例子當作答案搬回家。」現在他己經比開學時進步了許多,「這是好現象,」彭先生欣慰地說。

人是環境的產物。嬉戲讀書於山間的湖山國小,孩子的氣質和彼此間的交往自然也受到改變。

八十學年度,湖山國小加入近六十位市區轉來的學生。以往較沈靜、樸拙的山上孩子受到市區轉來孩子的感染,變得比較活潑;而山下來自明星學校的孩子優越感也漸漸褪去C像五年級的蔡雨辰以前會直接表達對人的好惡,「來到山上(湖山國小)後,變得比較懂得考慮對方的處境。」蔡爸爸說。

市區的孩子話題常繞在「考試成績」和「男生愛女生」上,「現在他們關心的都是「自然課的資料怎麼找?」」彭先生強調。上學曾是一些孩子的「夢魘」,「現在我們的孩子假日還要到學校來,」潘媽媽、郭媽媽異口同聲地說。

孩子的轉變在湖山,除了受自然環境的陶養外,其個別差異在校長、老師的愛心下,得到更細微的關懷。

老師用心家長熱心

不同於市區四、五十個孩子一班,湖山國小平均每十四個孩子就可得到一位老師的照顧。

五年級的李郇柝,以前在天母國小功課不好,班上同學又多,很難受到老師個別的照顧,脾氣暴躁,較常與同學起爭執。來到湖山國小後有導師教導,能勇於認錯,功課也進步到十名以內,郇柝的父親表示:「郇柝的轉變,王俊智老師功勞很大。」

湖山國小的老師除了對學生付出愛心之外,對教學也較能抱持理想。

校長劉美娥指出,教育局明訂郊區小學發展田園教學以來,其他七所郊區小學不少老師因負荷增多而離開學校,「我們的老師都留下來了。」一些原先不擅長自然教學的老師更嘗試改變,學著策畫田園教學。

感染學校老師的用心教育,家長也積極參與活動,像學校的「媽媽教室」成員有四十六位,平均四個孩子中即有一位媽媽參加,比例高於一般市區小學很多(如建安國小,全校四千多名學生,媽媽教室成員僅四十餘人)。「愛心媽媽」幫助圖書館、輔導室的看管,及協助教導學習不良的孩子。

許多父母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學,和老師、校長、家長都很熟悉,彭人擇的父親就欣喜地說,以前孩子在石牌國小,「我只認識導師,現在校長、所有老師,還有很多家長我都認識。」

希望之光

幫學校的忙,更成了家長樂意做的事,一位家長便主動向校長提議要釘課桌椅送給學校;另一位家長也捐贈了山上一塊田地,給學校作田園教學的菜圃之用。

校長劉美娥依多年教學經驗比較,湖山國小的家長比較注重孩子上學是否快樂和學習方法的正確,而較不在意孩子的成績。

不過部分老師也指出,有一些家長只是抱持「趕時髦」的心態,將孩子送到湖山國小;更有些家長抱持著「希望自己孩子在學校受到特別照顧」的心理,將原先單純的校園倫理關係弄得複雜。

一波波的觀摩和媒體的報導,使湖山國小原有的正常運作受到干擾;「郊區小學」實驗一年就要評估成效的目標,也使老師們擔憂教育品質如速食麵般「一沖即開」。

紗帽山的旭日漸升,湖此國小操場上的孩子,是否會成為照亮國小教育希望的光?

本文出自 1992 / 02 月號

第06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