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王建暄:三分鐘熱度,不會有好結果

文 / 何亞威    
1991-08-15
瀏覽數 8,500+
王建暄:三分鐘熱度,不會有好結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部長上任時就表示要加強查緝逃漏稅和擴大稅基,現在看起來是查緝逃漏稅領先了稅制改革,請問部長在租稅方面的理念為何?

答:我要先說一個概念,假設課稅稅基是一百,政府要的稅收是四0,那麼稅率就要訂在四0%。

如果把一些不合政策環境的免稅條款,如國中小學教員、軍人薪餉、軍公教食物配給、民意代表公費、稿費、演講鐘點費等取消,「假如」稅基因此變成兩百,政府要的稅收還是四0,稅率就可降為二0%。

假使又加強查緝逃漏稅,稅基由二百變成四百,政府還是只需要稅收四0元,稅率就變成一0%,所以前面那些稅基一百時的納稅人是倒楣鬼,替那些不合理免稅和逃漏稅的人付稅,免稅、逃漏稅者的快樂都是建築在最誠實的納稅人的痛苦上。

所以財政部最近一年所做的就是要擴大稅基和抓逃漏稅。先做查稅後,再去拿掉免稅項目,社會就會有共識。

例如取消國中小學教職員及軍人的免稅規定,很多人贊成。但是有個「但書」,就是抓逃漏稅,不能老揀軟的吃,所以我們不但要抓逃稅,還要大力抓、繼續抓,然後去取消免稅,再加上一些配合措施,擴大稅基的阻力就會比較小,因此查緝逃漏稅可以說是其他賦稅改革的前提。

比誰的氣長

問:外界批評財政部加強查緝逃漏稅,是為了籌措六年國建財源,你的看法如何?

答:查稅以後稅收自然會增加,如果是為了六年國建才查稅,難道政府有歲計剩餘時就不要查逃漏稅,讓這種不公平存在嗎?所以我們查稅是為了公平、維持法治、伸張公權力,增加稅收只是查稅的自然結果。

問:愛心查稅是財政部這次查稅的新作法,為什麼要用愛心查稅?

逃漏稅在政府查稅能力不強,或是查稅工作沒做好時會更嚴重,如果有人逃稅,政府又好像都抓不到,那大家都會逃稅,可是所有人都逃稅,政府有什麼面子呢?

再說政府查稅,有足夠能力案案都查嗎?所以我們查逃漏稅要一步步推進,留一條路給別人走,懲一儆百,就是愛心查稅。先查少數的人,查出一個案例來,告訴大家政府在查,請所有有類似情況的人趕快補報免罰。

補報也不是財政部「開恩」或是什麼「德政」,而是稅捐稽徵法第四十八條之一明文規定的,我們只是告訴人民去用這個規定,不是讓不合法的補報不罰。

一邊用力查;一邊留一條補報免罰的路給人走,大家就會覺得有自新機會,藉查稅以達人人誠實納稅的機會就增加。其實政府做任何事都要有愛心,即使是查逃漏稅也不例外。

問:如果遇到「刁民」不受嚇阻,不自動補報,財政部怎麼辦?

答:查逃漏稅就是要比誰的氣比較長,如果只有三分鐘熱度,一定不會有好結果。只要一波接一波不停的查,誰也不敢保證自已不會被查到。

另外查稅時確會遇到所謂的「刁民」,他會用一切方法來對抗你。遇到這種刁民,那我們就不用愛心查稅了,

我們查稅的工具很多,依稅法規定可以倒查五年或七年的稅,所以凡是逃稅而又很刁的,我們可能會倒查他五年的營利事業所得稅,還可以追查公司大股東的綜合所得稅,大股東的配偶、兒女的所得稅,統統倒查五年,查稅的網一撒開,他絕對經不起查。

好像搖錢樹

問:有人擔心「愛心查稅」會給實際執行的稅務人員帶來壓力(萬一以後有人追究認為應該懲罰而未懲罰),或是流為少數稅務人員公器私用?

答:不會有這種現象,依照稅捐稽徵法第四十八條之一規定,如果有人檢舉才補報,或是稅捐機關來查了才補報,就不適用補報免罰的規定。可見愛心查稅是合法的。

問:但是例如追查黃金店面有沒有短報租金,稅捐機關事先就知道是偏低,這算不算是已經查到了呢?

答:這就要看「查」的定義到什麼程度。我們現在是比較從寬解釋,但也不能不合法。

例如證券商在前年、去年初很賺錢,但覺得繳那麼多稅不划算,就串通報社或雜誌社虛報廣告費用,這種情形我們一開始便查到好幾家。我們把證券商虛報廣告費的大致案情對外說明,告訴大家我們要大規模查了。這時候有虛列廣告費情事者,就會注意,有些就會補報,因為我們還沒查,也沒有人檢舉,因此稅捐稽徵法第四十八條之一是可以適用的。

問:愛心查稅效果如何呢?

答:很有效,例如稅捐機關查緝農地移轉逃避土地增值稅、遺產稅與贈稅案件,到六月為止查了約五萬九千件,查到二千三百多件,罰款五億多,自動補報的就有九千五百件,補了稅款十億多元,兩項合計共十五億元,自動補報的比查獲的還多,可見愛心查稅很有效。

台灣省稅務機關來開會的代表說,這樣查稅好像搖錢樹一樣,搖一搖,稅收就增加一些,也可見逃漏情況有多嚴重。

查到誠實納稅

問:加強查緝逃漏稅,會不會產生稅務人員作「業績」的現象?

答:這裡要澄清一個觀念,查緝逃漏稅的「業績」不是單指查了多少件,補多少稅,而是要看稅收是不是比以前有顯著的成長。

例如查漏開統一發票,稅法規定一年內查到三次漏開就可以勒令停業幾天,但是這不是真正的業績,真正業績是要讓商店誠實開發票,營業額增加,稅收增加,而這種業績是很難做到的。

今年我們要發稅務獎勵金,大概是朝上述方向來訂定獎勵標準的,我們也會繼續檢討給獎標準,使它更合理。

問:如何讓基層稅務人員積極參與查稅呢?聽說部長對查緝獎金有不同的運用?

答:加強查逃漏稅這件事並不是用命令就能解決的,也是要有愛心,要讓基層人員覺得財政部和大家是站在一起的,要使他們得到支持,鼓勵及溫暖。

我到財政部以後,我們把緝私獎金分配做了些修正,讓上層主官拿的少,把較多的分到基層,雖然因為基層人員多,分下去每個人分的還是不多,但是大家心理都覺得舒坦一些。我自己是一毛錢也不拿,把部長名下的獎金全數納入會計體系,作為獎勵全體財稅同仁之用。其他可用的激勵措施,我們都在實行並檢討改進。

需要有能力的政府

問:查稅行動中法務部調查局也大力參與,稅務機關和調查局如何分工?

答:這點外界有些誤解,其實調查局本來職掌就包括查緝逃漏稅,只是以前調查局大多集中力量在治安、重大貪污案件上,現在分了一小部分力量來配合查逃漏稅。

尤其是一些棘手的逃漏稅案件,案子非常複雜,我們的人稅務資料多,精通稅法,而調查局有調查權,查緝不法的經驗豐富,兩個配合在一起,效率就大為增加。很多複雜困難的案子都解決了。大家對此不必介意,我們需要一個有能力的政府,只要不逃漏稅,又何懼稅務機關或調查局查稅呢?

當然我們和調查局查逃漏稅的方法都會更注意公平合理,不擾民。我和調查局吳局長都一再告誡同仁,要用愛心查稅,這一點大家可以放心。

問:財政部有借重會計師幫財政部查賬的作法,但前一陣子「假華僑真逃稅」的案件又讓一些知名會計師失面子,財政部和會計師之間要如何建立互信呢? 答:這工作非常重要,如果一任部長做下來能把這制度推行的好,也可算功德無量。稅務機關人力有限,尤其是營利事業所得稅的查賬人力,因此如何借重會計師的力量就變得很重要。

會計師水準及操守有好有壞,如要借重會計師,應該先建立會計師評等制度,評出來極優的會計師的稅務簽證報表,稅捐機關只要看一看就通過,不用查核,優良會計師就會業務大增,也就有能力擴充更多更好的人手。良性循環的結果是,被評為極優的會計師會從此愛惜羽毛,財政部也因此等於多了很多優良的查賬員替稅務機關查賬。稅務機關可以大大節省人力,用以作其查稅之用。

此外,也可以改善稅務風紀,因為這些會計師很少會行賄。這可以說是一石數鳥之計。

去年我們第一次做會計師評鑑,結果還不完全理想,今年再做第二次評鑑,評鑑的標準、方法及參加評鑑的人,都要參考大家的意見加以修改,評鑑的結果一定會更正確,將來借重會計師的範圍也可以擴大。

謝謝可愛的人民

問:很多人擔心查稅不能持續,也是一種不公平,你的看法如何?

答:我覺得現在是查稅的好時機,我知道查緝逃漏稅是打老虎,大家都在旁邊等著抓毛病,但好在我們的長官,如總統和郝院長都很支持。總統告訴我說:「很好,應該做」,院長也在公開場合講過很多支持的話,前兩天還告訴我要繼續查,不能三分鐘熱度。

查稅和長官支持很有關係,如果長官不那麼支持,還是可以查,但是會比較辛苦,逃漏稅的人也會比較囂張,現在長官肯定支持,那些人也比較不敢告狀。

問:在面對外界壓力或批評時,一般人民普遍叫好,你心裡做何感想?

答:壓力是一定會有的,但是有壓力就不做嗎?好在現在一般人民很支持,應該可以做下去。不過將來查逃漏稅查的愈多,尤其是大的逃漏稅案子,這些人當然是不會善罷干休的,所以我們必須小心謹慎,不被暗箭傷到。

坦白說,現在可能有些人在看,希望財政部出問題,可以抓到把柄,把我們打下去。但是耶和華是公義的,衪必暗中察看,誠實報應。只要憑良心做,沒什麼好怕的,這是從壓力面看。

另外如從人民的支持與鼓勵來看,也頗值得欣慰。人民很可愛,常常給我們不少力量,我本來想寫一篇短文謝謝大家,題目是:「可愛的人民,謝謝你們」。人民的支持及鼓勵使我們忘記了壓力,而敢於更努力的去查緝逃漏稅。

只想埋頭苦幹

問:你到財政部來,大家都對租稅改革寄與厚望,有沒有那些改革是你最想做,可以做為政績目標來努力的?

答:不要講政績,我只是希望埋頭苦幹,努力把事情推動起來,財政部可以做的事實在太多了,而且件件對國計民生及經濟發展都有重大影響,早一點做出來,國家社會就早一點得益處,努力做吧。

問:財政部去年說要改革稅制,就有人要求應該先查逃漏稅,現在查稅了,外界要求不能忽略稅制改革,財政部到底要怎麼做呢?

答:我覺得做事不要太在意別人的說法,那就會手足無措,做事應該是有既定步驟,每一件事都小心地、按步驟做就行了。稅制及稅政的改革都要做,兩者都不能忽視,外界對我們批評莫過是要我們多做一點,我們欣然接受,不需要去辯解。

問:查稅既然成效顯著,一定有人要求減稅了?

答:照我最前面的說法,政府要收的稅收不能少收,稅率可以降。但是現在要做六年國建,整個國家又在開支票;勞保、公保費率都不能調高;自來水不能漲價;弄個科技計畫就要兩千億;這些都是政府的負擔,在這種收入難增,支出卻大量膨脹的情況下,財政部不敢開支票說稅率一定會降,只能說能降最好,但至少可以做到不為財政目的增稅,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何亞威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1991 / 09 月號

第06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