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消失中的台灣,如何在世界地圖上找到自己?

嚴長壽再出新書 疾呼終結內耗對立
文 / 遠見編輯部    
2016-12-28
瀏覽數 203,800+
消失中的台灣,如何在世界地圖上找到自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八年後,他再度熱情撰寫《在世界地圖上找到自己》一書,為台灣未來建言。執筆期間,正值台灣第三度政黨輪替,對於國家、社會、青年的未來,嚴長壽有著最急切的憂心。他認為,台灣已經錯失太多機會,此時此刻,不容再內耗、鬥爭。他期許新的執政者看清台灣正處關鍵「轉捩點」,呼籲全民共同摒棄政黨惡鬥,不分藍綠,為「消失中的台灣」尋找出路,在世界地圖上把自己找回來。以下為讀者搶先分享本書精華:

不久之前,我因為參與一次國際活動而出國,在香港機場等待登機的空檔,與兩個30多歲的中國青年在餐廳鄰桌而坐,他們的對話不經意地吸引了我的注意。

從談話內容得知,其中一位是來自浙江某縣市的年輕人,另一位是他的友人。他們分享如何服務客戶的手法,我猜想應是業務人員。兩人先由商場上各種討好客戶的手段聊起,之後談到彼此的成長學習過程。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友人問:「你一開始就在印度讀書嗎?」年輕人操著些許浙江口音,搖頭回答:「不是,不是,我先在英國讀了四年,而且是公費留學。」

接下來,他開始聊起中國的公費考試競爭如何激烈,自己當年是留學考試的榜首。他在英國知名大學經過四年的學術磨練之後,回到中國工作一段時間,然後又被派到印度進一步深造MBA,如今派駐印度開發市場。

長遠的人才埋樁計畫

這位年輕人的例子透露出一個驚人的訊息:中國大陸早在多年前,標定未來的「新興市場」,以便未來有機會將產品銷售到人家的市場。所以從政府政策(如:公費鼓勵)到公司及個人生涯規劃(如:在印度攻讀MBA),早就深謀遠慮、有計畫的推動國際人才布局,全面做到打入各國市場的「埋椿」工作。

時間往回推,這位年輕人應是2000年後中國積極向世界取經政策中所預埋的棋子。中國當時已預測到,印度會是未來的機會與市場,才將公費留學英國的學生,派駐到與英國有殖民歷史關係的印度去念商學碩士。短短兩年中,除了學習當地的文化、產業,也自然而然融入印度社會,並與各行各業菁英成為同學,無形中建立各種情誼,培養堅實人脈,有助其日後在印度的發展。

反觀90年代的台灣,當時正是「錢淹腳目」、國際聲勢高漲、資源最豐富的時期,我們的國家、企業、教育單位卻沒有從語言、行銷、管理、專業技術……等各方面,積極布局人才外派進修。

我們退出聯合國之後,喪失很多國際連結。當時台灣股市破萬點,外匯存底屢創世界新高,自信如此高漲的時候,不是更應該將優秀的各領域專才或學生送出國學習,廣結善緣,修練未來市場的生存能力?

可惜我們沒有把握這樣的天賜良機。國家沒有建立人脈,產業也沒有藉著當時的經濟優勢,培養走向世界市場的關係鏈,反而自我封閉、拚命鎖國。聰明的人才在國內各大學內「近親繁殖」;教育部的公費生,必須在學成之後回國服務,完成償還公費的義務,因而沒有借力使力繼續向外開拓。我們號稱要打「世界盃」,卻沒有培養進入世界賽局的選手!

如今20年過去,世界局勢大不同。當Minerva Schools的學生,18歲就開始探索世界,定位自己的角色,找到夢想,而且準備到世界各地發展未來,台灣大學生畢業後卻不知要做什麼?不得已當個「延畢王老五」,再努力拚碩士,將青春大把大把地耗著。結果熬到碩士畢業,仍然不知要做什麼?直到出了社會,才開始摸索人生的方向。政府單位選用人才,也同樣缺乏外派進修、拓展國際視野的長遠規劃。我們的年輕人放在世界的大舞台上,國際視野不足,成了台灣競爭力的嚴重障礙。

與世界溝通的語言

看到Minerva Schools的大膽突破,及中國年輕人勇敢走入世界的做法,不得不提及,我們最大的弱勢就是英語能力與國際化嚴重不足。

回想幾年前,「可汗學院」(Khan Academy)風行全球,我們的重要伙伴——誠致基金會方新舟先生,設立以中小學生為主的「均一教育平台」(目前有60多萬學生註冊),算是勉強跟上腳步。但一走到高等教育端,台灣高教封閉式的教學環境,早已遠遠趕不上,原因就出在我們長久受人詬病的英語教育。

台灣教授很少能夠全程以英語上課、主持討論,因此課程也很難向國際學生開放上架。台灣大學生英語也不夠好,即便教授要學生事先上網準備,以便課堂上直接討論,他們在第一關面對英語的線上課程,就無法招架了。然而同時,菲律賓、印度、新加坡、香港等地的學校,原本就習慣以英語做為第一線的教學語言,或許他們的大環境無法改變,但個別學生卻可以因為語言的優勢提早走向世界,掌握最尖端的學習。

英語,全球化DNA

當線上學習已經打破國境,那樣的無遠弗屆,只要有網路,知識取得已可說是不需要成本。當「知識」已經變成自由流通的「資訊」時,我們的老師或學生沒有「工具」(如:英語能力),要如何追得上呢?如今線上教育大行其道,證實了國際通用的英語更加強勢、更加重要。

就連過去心高氣傲的法國人,或有強烈民族自尊的德國人,都開始講英語了,更不要說丹麥、荷蘭、比利時、北歐等國家,一般市民的英語都非常流利。他們知道自己是小國,為了與世界做朋友、做生意,就應該在語言上取最大公約數。

下面我想與青年朋友分享一個故事:我有個跟了我將近30年的老同事,她是單親母親,撫養一個獨生子。兒子在國內求學時,始終無法找到自己的興趣,於是媽媽把他送到加拿大。兒子高中畢業後,沒有找到適當的大學,選擇在當地技職學校學習有興趣的汽車修護。學成後回台,應徵相關工作,很快被B字頭的國際汽車公司錄取,擔任維修技師。沒想到他因為英語流利,特別受到公司的器重。因為無論任何新款汽車的相關技術轉移,都需要接受德國技師的培訓,這時他的英語優勢就發揮了很大功能。做事認真的態度、與國際技師溝通無虞的優勢,最終讓他更上一層樓,目前已在國際頂級超跑的台灣分公司任職。

如果這位年輕人只在加拿大繼續擔任汽車修護的工作,他可能只是一個平凡的維修技師,一輩子也不會被看到。但是他回到台灣,反而因為擁有語言優勢,而找到發展的契機。

英語,已成為萃取全球知識的基本工具,是全球化的DNA,學習外文,就等於鍛鍊了一種帶著走的「移動能力」。有人形容,學好英語就等於為自己掙得一張「精神世界的免簽護照」,可以跨出母語的舒適圈,無限制遨遊各國。就算無法親自踏上別人的土地,透過網際網路,豐富的英語線上開放課程,更可以無畏的面向世界,與世界共同脈動。

沒有疆界的學習領域

當世界已沒有疆域,Minerva Schools預告了一個新的可能,刺激我們思考國家、產業、大學、個人,如何與國際結盟。

令人憂慮的是,不久前我在一所大學演講,當著在座的院長、教學部門的一級主管、教授及學生們,我問:「聽過Minerva Schools嗎?」只有一個人舉手。

同樣的情況,早幾年我問到Coursera、edX、Udacity這些當紅線上課程時,也沒有多少人知道。從事高等教育第一線的老師、當局,如果不知道世界教育的趨勢,著實令人感嘆與憂慮。

台灣高教層次的人員,只能忙著每天的例行工作,卻沒有精力抬頭前瞻世界最新的教育趨勢與走向。當我們執迷於傳統教學時,人家早已走得如此超前,等我們再苦苦追趕,一抬頭,可能連人家車尾燈都看不到。

2016年12月中旬,我在「公益平台」協助張輝誠老師舉辦的學思達亞洲年會「台灣教育願景座談」中,分享了最新的Minerva Schools。當時我詢問教育部陳良基政務次長:「如今我們國際化程度大大落後,有沒有可能有一套辦法,鼓勵台灣各領域的未來領袖人才參加人家的Minerva?或者,我們能不能創建類似台灣版的Minerva Schools?」

近來,我建議一所正在探索未來方向的大學,可以依Minerva概念推動學制改革。這所學校的董事長立刻透過關係,和Minerva Schools的創辦人取得聯繫,甚至邀請他們到董事會議上現身說法。當我們看到世界教育發展的趨勢,就是每一個學校改變的契機。

【Minerva Schools錄取率僅2.8%,比哈佛還難考】

Minerva Schools於2014年全球招生,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菁英報考,錄取率2.8%,比哈佛這類名校還低。

創辦人是現年40歲的班.尼爾森(Ben Nelson),猶太裔美國人,賓州華頓大學經濟系畢業。他發現當前的高等教育完全不符合時代需求,因而開始遊說、募資,推動Minerva Schools計畫,主要教授目前大學最弱的思考能力。這個理念深受認同,不但請到哈佛大學前校長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擔任首席顧問(完成階段任務之後,現在已離去),哈佛社科學院前院長、腦神經專家柯思林(Stephen Kosslyn)擔任創始教務長,同時,募到約新台幣7.5億元的先期資金。

Minerva Schools企圖心很大,設立的目的以挑選培育未來世界領袖為職責,尼爾森說:「我們期待教出的學生未來能成為對企業、甚至世界產生影響力的人。」

Minerva總部位於舊金山市中心,只有一層辦公室。沒有校園與教室,所有課程都在線上「主動學習平台」,學生可以在自己書房、沙灘、咖啡館等任何有網路連結的地方上課。上課時,教授可以經由視訊,在螢幕上與每一位學生面對面。

Minerva的第一年課程設計完全呼應21世紀最重要的四個「C」:批判思考(critical thinking)、合作(collaboration)、有效溝通(communication)、創造與創新能力(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不論科技如何發達,當前最重要的4C,仍是電腦做不到,卻是人最重要的能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兩岸要聞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