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神經末梢變核心 龍江絲路串起大商機

踏遍2800公里 直擊「一帶一路」最火支線
文 / 邱莉燕    
2016-09-29
瀏覽數 112,950+
神經末梢變核心 龍江絲路串起大商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位於中國大陸東北邊的黑龍江省,昔日給台灣人的印象是偏遠、寒冷的「北大荒」,台商鮮少。

這個過往的印象,近期卻正在改觀。

今年7、8月間,台灣省商業總會理事長、前雲林縣長張榮味,率團到黑龍江省會哈爾濱考察。一週後,三三會副會長、台玻集團董事長林伯豐亦踏上了這塊黑土地。近期低調造訪的還包括許久未公開露面的行政院前院長唐飛,為台商來黑龍江探路。

貫歐亞 激活東北亞經濟圈

儘管兩岸關係陷入急凍,但檯面下,台灣企業人士卻輪番造訪黑龍江,想親眼見證一帶一路中最新受矚目的支線「龍江絲路帶」。

近兩年,中國政府在國際上倡導一帶一路大建設,橫跨數十個國家,共有六大通道。其中之一的「中蒙俄經濟走廊」,從天津環渤海地區,延伸到整個東北,再對接俄羅斯與蒙古。

龍江絲路帶,便是黑龍江省政府響應一帶一路所提出的戰略,就在中蒙俄經濟走廊中,以「激活」東北亞經濟圈。

「黑龍江的歷史機遇來了,」黑龍江副省長郝會龍在接受訪談時表示,一帶一路的構想出爐之後,黑龍江便一躍而為東北亞的中心地帶,成了歐亞大通道的樞紐。

從原本大陸市場的神經末梢,轉變為互聯互通的核心部位;從邊陲到中心,郝會龍直斷:「黑龍江的地位正發生很大的變化,而且即將產生更大的變化。」

為完整披露這條絲路經濟的後起之秀,《遠見》記者遠赴黑龍江,自省會哈爾濱起,一路沿中俄邊境的撫遠、同江、佳木斯、牡丹江、綏芬河、東寧等市,走了整整2800公里,八天七夜,領略了建設中的「龍絲」風光。

清涼,是來到黑龍江的第一個感受。即使是盛夏,氣溫平均只有攝氏26度。

由於鄰近俄羅斯,100年前,哈爾濱就是蘇聯修建中東鐵路而興起的城市,使得黑龍江省對俄互動緊密,中國所有懂俄語的人,有一半來自黑龍江。

這裡的城市,不時可以見到俄羅斯的東正教教堂,也可見到生平最多的俄國人與俄國貨。

出了城,一望無際的沃野,森林蒼茫、景色斑斕,吸一口空氣,整個肺都潤澤起來。巨大的邊境國門旁,蜿蜒1公里的貨卡,清一色掛著俄文車牌,正在公路口岸等待通關。

「哈歐班列」飽覽北國風光

俄羅斯元素充斥,壯美的北國風光,施工中的鐵路公路,是「龍絲」給人的初步印象。

近來,從哈爾濱每週對開一個班次的哈歐班列,正是龍江絲路帶上的最重要動脈。

曦微晨光中,香坊火車站裡,塗得漆黑的「哈歐班列」HXN50123,50截貨車車廂滿載貨物,伴隨著一聲汽笛長鳴,隆隆前駛。

這輛國際貨運火車先朝西北開,從滿州里出境,穿越西伯利亞的白山黑水,途經白俄羅斯及波蘭,終點站德國漢堡。

全程9820公里,需時15天,相較於海運到歐洲,節省了近1/3的時間及成本。

再相較於另一條中國到歐洲的鐵路通道,從新疆到歐洲的「中歐班列」,平均長約12000公里,雖然也要花15天,但少了哈薩克一個國家的通關換裝。

「這條線路,是中國到歐洲成本最低的一條,」郝會龍點出,哈歐班列走的是北極地區,經過的國家較少,意味著貨櫃換裝最少,所以綜合成本最低。

負責經營哈歐班列的哈歐國際物流總經理涂小岳透露,諸如賓士、奧迪等歐洲大車廠,均已選擇哈歐班列運送汽車到中國。

客戶遍布17國、台灣物流集團中菲行執行長林天送便觀察到,目前中國共有23條中歐班列,迄今統統虧錢,只有「營滿歐」(營口港—滿洲里—歐洲)有盈餘,其他無不依靠地方政府補貼每個貨櫃7000~8000美元,因為火車去歐洲時載滿貨物,回來中國時卻是空車。

「營滿歐」循著哈歐班列的行車路線,能獲利的癥結,便是市場化運作,加上進出貨平衡,不會「去滿回空」。

林天送說:「像哈歐班列這樣走西伯利亞大陸橋的聯運方式,我們會持續關注,有機會就推薦給客戶。」

除了陸運,黑龍江與俄羅斯、歐洲的通路,還包括航空貨運。貨機起降的轟鳴聲,成了龍江絲路帶上最動聽的「駝鈴」。

「哈爾濱被國務院確定是對俄合作的中心城市,而且是唯一的一個,」哈爾濱市長宋希斌指出,哈爾濱和俄羅斯之間開通了12條客貨空運專線,使得跨境電商十分火爆。

跨境經濟熱 開啟機會之窗

例如,2015年「雙11」,黑龍江的俄速通國際物流一舉包辦了100多萬件的航空包裹,拿下俄語系國家境外買家30%的市占率。

俄速通的名氣已深入俄羅斯人心。遠在莫斯科的網友「娜達莎aa」,在阿里巴巴網站上秒殺了十餘件商品,結帳時果斷選擇俄速通寄送她的寶貝。

宋希斌進一步提供亮眼數據:2013年開通的跨境郵政電子商務小包業務,從哈爾濱飛到葉卡捷琳堡,迄今飛了218個航班,已運送約4400多噸的貨,價值5億人民幣(約25億台幣)。

7月26日上午,宋希斌在市政府會議廳,與俄羅斯聯邦郵政公司副總史卡賓會面,雙方洽談後決定,自9月1日起,從北京到莫斯科的客運專機,以加掛行李車的形式,將中國的郵寄包裹送達俄羅斯。

這意味著,3C產品飛俄「解禁」,俄羅斯的買家今後可上網將大陸的電子產品「放入購物車」。

龍江絲路帶,緊密連結大陸與俄羅斯的陸運與空運,給了企業新的機會之窗。

母公司在深圳的台商福豪鴻科技,以模具廠起家,去年9月在哈爾濱設立分公司,取名為「東北及一帶一路前進平台」,便是看見大商機即將來臨。

福豪鴻科技座落於哈爾濱海峽兩岸技術合作育成中心,店裡擺設著多樣台灣保健商品,比如遠紅外線陶瓷暖風機、奈米按摩健康護肘等,看得出來是為半年生活在冰雪世界的消費者引進。

「我們就是要來哈爾濱,測試攝氏零下30度產品是否仍可運作,」福豪鴻科技哈爾濱總經理林明洲指出,建立中俄商貿平台,便是看中東北可輻射向北,以黑龍江為跳板打進封閉的俄羅斯市場。

此外,福豪鴻的深圳模具廠已接到來自莫斯科的訂單,今年7月已有一批螺絲出口到莫斯科。後續正布局汽車維修零件通路,預計每個月有五個貨櫃量的出貨,商機可期。

車行於中俄邊境,從佳木斯到牡丹江的賀大高速公路上,往兩旁遠處望去,先是大片的玉米田,然後是蓊蓊鬱鬱的綠樹,遠遠連接到天邊,頗有幾分美國公路的壯闊。

每隔數公里就會看到斗大的標牌寫著「聚焦建設龍江絲路帶」「加快發展開放型經濟,深入推動龍江絲路帶」等標語。

交通建設齊備 政策添利多

由於遠離中國市場中心和氣候寒冷,長期以來,黑龍江省的投資成本與交易成本較高,導致發展受限。

如今,躍為連接歐亞的樞紐及主通道,黑龍江各市無不趁機轉型升級,即便來到最東南部與俄羅斯的接壤處,也可看到活力。

以牡丹江市為例,除了是全中國絕無僅有的中俄友好示範城市,還擁有中俄邊境唯一的綜合保稅區,及四個「國家一類口岸」。全市還有1萬多人精通俄國商業語言。

牡丹江市也已進入有史以來最大的基礎建設期,從新的高鐵、公路到機場擴建,蓋得熱火朝天。

「我們正在研究俄羅斯要做的濱海濱江超前發展區,」牡丹江市常務副市長白祥和指出,如今的牡丹江市,正處於全面振興的關鍵時期。

即便是牡丹江也看得到台商蹤影。統茂木業是當地從事俄羅斯原木加工的台商,2005年於磨刀石鎮設廠,所製的樺木抽屜板,在東北小有名氣。

統茂木業總經理朱義恭,原是高雄的專業廣告攝影,因緣際會接手這公司後,讓工廠自瀕臨倒閉的邊緣起死回生。

他表示,這裡的木材加工生意是一個橫跨三個國家的事業。先從盛產樺木的俄羅斯採購原木,運到牡丹江市加工,製作出成品後全數銷往美國,年營業額約6000萬人民幣(約3億台幣)。

基礎建設同樣如火如荼、大蓋特蓋的,還有另一個沿邊城市佳木斯。

佳木斯對俄羅斯合作的優勢,在於與俄羅斯一衣帶水。下轄的同江市,正在興建一座跨越黑龍江江水到俄羅斯的中俄鐵路大橋,這是龍江絲路帶今年的重點工程之一,全長31.62公里,投資估算26億人民幣(約130億台幣)。

原來,同江貨物運到俄羅斯,得往東南從綏芬河出境,等於繞一大圈。而且到了冬天,黑龍江結冰,必須搭建固冰浮橋。

但當同江中俄鐵路大橋開通後,從同江出境即可,直接減少了500~700公里的運輸距離、1/2時間,運費也下降1/4。

「這將改寫佳木斯在全東北對俄貿易的地位,」佳木斯副書記兼市長林寬海直率表示。

「我們計劃在接下來的五年,投資超過500億人民幣(約2500億台幣),」林寬海說,未來基礎建設的投資,不光是交通,還有綜合保稅、保稅倉、加工廠,佳木斯會跟現在截然不同。

一端連著俄歐腹地,一端連著北太平洋,龍江絲路帶為東北這個老工業基地打開全新的路徑。奔跑吧!黑龍江。

本文出自 2016 / 10 月號

台灣正在瘋荷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全球焦點兩岸要聞經濟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