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愛上大自然的瘋子

文 / 林蕙娟    
1991-06-15
瀏覽數 12,850+
愛上大自然的瘋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到國家公園,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

絕大多數的情況是,一輛輛遊覽車湧入國家公園,遊客如織,走馬看花,在風景定點「拍照存證」。

唯有從事生態研究的人能深刻體會到:國家公園的好,好在它保留了台灣的自然野趣,是野生生物的福地洞天。

有句話正可形容自嘲為台灣「少數民族」的生態研究人員:「只是盯著瞧是不行的,必須一頭栽下去,沾些泥巴,而且要更深入,直到摸到底。」

國家公園是生態研究人員一頭栽入的舞台,他們的苦與樂,在這裡上演。

生態研究人員往往類似苦行僧。他們背負重裝備,在高山急水間,遍野尋找動、植物的蹤跡,這是從零開始的「求道」過程。

師大生物系教授呂光洋研究長鬚山羊的生態將近十年,玉山南峰附近是主要的觀察點,「剛開始一點資料都沒有,全省各縣市都被我亂跑光了,」從低海拔到高海拔,呂光洋追蹤長鬚山羊的過程,即使只看到足跡、排洩物、食物殘渣,都會欣喜若狂。

對大自然執著

更多時候,生態研究人員像打叢林戰。原始環境裡的危險常難以逆料。

有人常撞到蜂窩,「用尿塗一塗就沒事,」;有人在夜裡遇上暴風雨,「水漲了,睡到一半被淹醒,連滾帶爬逃出來。」;也有人差點被獵山豬的夾子夾斷腿……。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1 / 07 月號

第06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