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哄出身障兒看牙的勇氣

宜蘭縣.牙科 吳國金
文 / 林士蕙    
2016-02-25
瀏覽數 5,600+
哄出身障兒看牙的勇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診所內,這些不太敢正面看人、蜷縮在牆壁角落的孩子們,看到吳國金來,馬上露出微笑、甚至頑皮起來動診療椅開關。

每一個來看診的孩子,吳國金也都能馬上叫出名字來。因為在他家中的電腦裡,都是這些孩子的成長紀錄影片、照片。他有時看這些孩子一路艱辛的成長歷程,會看到大半夜眼眶泛紅,「我已經上大學的女兒,有陣子還抱怨我偏心!」他苦笑說。

吳國金退伍後只在台北短暫待個幾年,1995年就因為愛上宜蘭好山好水,到礁溪開業,至今已20年。2006年開始,他除了看牙,還多了一個重大的任務,就是幫身障孩子做口腔治療與教育刷牙。

面對身障兒,要因人而教

「我個性就是停不下來,愛玩,在台北就愛唱KTV;到宜蘭,鐵人三項參加到膩了,」他回憶說,慢慢感覺到自己身為人生勝利組,似乎不應只把心力放在玩樂上。2006年,一位牙醫同業林鴻津很早就發現身障孩子蛀牙比例高,四處鼓吹牙醫站出來,吳國金就傻傻地答應幫忙。

沒想到,第一次到身障兒童的教養院就令他震驚難忘,舉目是有嚴重身障問題的小孩。有些腦性麻痺,手抖到沒辦法拿牙刷;少數狀況輕微的,臉上都露出渴望大人抱抱的寂寞表情。讓原來只想輕鬆來看看的吳國金,留下來巡了很久,很久。

「每個孩子都需要幫忙,可是有餘力來幫忙的人和資源,太少了,」他感嘆。臨走前,教養院裡的特教老師拉著他的手,要他一定還要回來。讓已為人父的他心酸到無法放手,從此接下定期教導身障兒刷牙的工作。

刷牙,對於一般小孩來說,並不難,但對這群特殊小孩,卻是無比辛苦。吳國金說,身障小孩不一定笨,如自閉兒,活在自己的心靈世界裡,很固執很獨特,愛刷牙的,絕對可以練到比一般小孩強。可是不愛的,要固執的他們學會如何刷牙,即使五花大綁,他們都會想辦法掙脫跑掉。一定要因人而教。

很多人不知,醫學院裡的牙醫訓練是教導看懂牙齒的各種疾病,從來不包括教導刷牙這種基本動作,遑論怎麼教身障小孩。

號召同業,降低齲齒率有成

對於吳國金來說,這真是一門大學問,要懂專業復健,還要理解身障小孩的心理,學會和這些無法正常對話的孩子溝通。吳國金放下醫生架子,在一邊碰壁中一邊學習,慢慢發展出一套看牙好好玩的治療方法。

他教這些身障小孩學刷牙,會在牙齒上塗顏色,讓小孩玩洗掉的遊戲;診療椅也讓他們自己按開關上上下下,而噴水的洗牙器就當是水槍,慢慢讓他們不害怕,哄出小孩看牙的勇氣和樂趣。不懂的外人看來,會覺得很像在玩耍。

一般病患就診,會不會因為這種沒大沒小的診療狀況而止步呢?他說,自己也曾擔心過,後來發現,大部分民眾都能體諒,甚至更喜歡來此看牙。因為一般病患,也不喜歡太嚴肅的牙醫。

吳國金的口腔照護巡檢,逐漸擴及到礁溪國小、國中等學校特教班。有一陣子他還要在下班後,搭凌晨5點的火車到台東巡診,忙到家人快翻臉。吳國金索性號召同業一起幫忙,現在宜蘭已有14位牙醫會定期到校教導口腔照護。

在吳國金熱心推動下,宜蘭當地牙醫、老師、公務員紛紛加入扮演潔牙天使,讓宜蘭縣特教學生齲齒率從2010年95%,至2015年降低至兩成,表現優異。

「吳醫生就是有熱忱,也夠堅持!」宜蘭自閉症兒童協會成員林鳳英盛讚。家有自閉症女兒的她說,五年前19歲的女兒,每天刷牙都要媽媽千方百計逼迫,但吳國金就是有耐心,一直教。現在女兒學會刷牙,也愈來愈像一般年輕女孩,敢和陌生人互動。

吳國金教小孩刷牙,除了希望降低齲齒發生,更高的理想目標是鼓勵他們自立。因為敢自己刷牙、敢去看牙醫,無形中也培養出他們面對現實環境的自信心。

「這些家長比我更辛苦,一定要想辦法讓孩子可以照顧自己,」他感性地說。

在吳國金的號召與其他醫師協助下,宜蘭的牙醫診所,也成就了一段溫馨動人的風景。

本文出自 2016 / 03 月號

小診所 大醫生100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