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參與國際變局,才能攀上經濟第二春

趨勢講座4〉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教授 巫和懋
文 / 陳虹瑾    
2015-12-15
瀏覽數 2,100+
台灣參與國際變局,才能攀上經濟第二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他強調,大轉變年代,台灣對內應思考改變體制,對外更要積極參與國際變局、連接大型經濟體,才有可能攀上經濟第二春。

巫和懋是賽局理論、產業競爭、轉型經濟與政策權威,曾任教台灣大學,十年前受聘轉而任教北京大學。

十年後的今天,巫和懋從中國與全球經濟洪流角度出發,回頭觀察台灣,感慨之中仍有期許。以下為演講內容:

我原任教於台灣大學,2006應聘到北京大學任教,是因為想更了解中國經濟變化。

如今,中國經濟面臨36年來不曾有過的大變局,我在此時受邀回台演講,談對中國經濟的第一手觀察。我把這件事當成回來做我的「學期結束報告」,報告題目,就是「轉變中的中國經濟」。

從結構面來看,中國面臨工資上漲、能源及電力成本上升、中國製造不再便宜等「成本優勢消失」變局挑戰,短期內又難以消除全球經濟低迷以致中國進出口成長放緩等影響,導致未來充滿不確定性。

中國邁向經濟成長緩和期,被外界認定是邁向衰敗的癥兆。很多學者和外國媒體預測中國經濟即將走上崩潰之路,也有樂觀學者預估,未來中國至少還能保持20年、8%以上的經濟成長率。

中國在新常態前的變態期

這象徵中國新經濟常態的來臨。而大變局的主因,在於過去的經濟成長始終有結構性的問題:「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性」這句話是誰說的,你知道嗎?大學教授不敢講,讓我告訴各位,這句話是從中國國務院前總理溫家寶的口中說出來的,時間就在2007年3月!

就我對中國政治經濟整體觀察,這些結構性問題包括以往成長驅動力過度依賴投資與出口、區域與城鄉發展不平衡、國有與民營發展不平衡、收入分配不平衡、金融市場發展不足、過度依賴銀行間接融資等多重因素。

此外,中國應對全球金融風暴投入人民幣4兆元(約新台幣20兆元)財政刺激,也激化產能過剩、地方債與影子銀行問題。

面對這種「新常態」,中國可能發展的對策,可分「宏觀供給面」及「微觀企業面」觀察。

宏觀供給面而言,共有四大觀察要件,分別是生產力(促進研發、財稅改革、法治建設);資本(金融改革、國企改革、穩定宏觀經濟、開放資本流動);勞動力(教育、醫療服務、戶籍改革、人口政策);自然資源(城鎮化、土地系統改革、控制污染、高效能源)。尤其,發展法治建設與國企改革,更將是改革成功與否的關鍵。

微觀企業面,我認為,觀察重點在於淨資產收益率(ROE)。

影響企業ROE 下降因素包括高成本、產能過剩,以及槓桿率(Leverage Ratio,指資產負債表中總資產與權益資本的比率)無法再增加。

中國強調「和平崛起」,高喊「一帶一路」,是強化和平崛起的重要策略,盼能藉此參與全球治理。

至於「一帶一路」可能帶來的影響,我認為,相關政策不但能創造中國經濟發展,「創造全球經濟的新增長點」更是指標,可望突破中國經濟增長的遲滯。

「一帶一路」的背景條件包括中國的生產技術優勢、宏觀經濟優勢。從具體的量化數字來看,生產技術優勢方面,中國工業製造規模是美國的1.3倍,中國對外承包去年高達1400億美元;宏觀經濟優勢方面,中國儲蓄流量是美國的2倍,中國投資是美國的1.4倍。這些數據,顯示中國發展「一帶一路」的實力。

連接大經濟體,再下一城

不過,此時發展「一帶一路」仍有風險。

例如,國際關係風險方面,必須考量大國(美國、印度、俄羅斯)與諸多小國關係皆複雜;此外,不得不考慮投資專案有風險,所在國的債務負擔沉重。

針對這些風險,中國能發展出的對策包括把握合作共贏原則,精確定位以發揮核心競爭力、在審核設計中兼顧市場贏力與社會責任。

至於許多人憂心,中國邁入「新常態」前的階段,台灣能怎麼做?我認為,應調整自己腳步,與諸多大經濟體連結,強化自身實力,才有機會在全球新經濟版圖中再下一城。

2015年12月

預見2016未來大趨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兩岸要聞經濟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