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農協與農民攜手,透過教育讓農村再發光

借鏡日本「農村再生」經驗
文 / 彭杏珠    
2015-11-30
瀏覽數 48,500+
農協與農民攜手,透過教育讓農村再發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近年來,「農村再生」已經成為一門新顯學,台灣也從2011年開始有十年1500億台幣的農再基金,用來推動農村的轉型。

由於台灣的農業發展與日本相仿,均以小農經濟為主,2015年10月下旬,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因此帶領剛獲得農村領航獎的30位農村英雄赴日觀摩。

《遠見》記者也隨團採訪,一起了解日本到底有哪些值得借鏡之處?

深入日本農村挖掘亮點

這次主要考察地點均為日本典型的農業縣市。

首站來到距離東京43.3公里的神奈川縣。這裡人口僅次於東京和大阪,受到太平洋暖流影響,氣候溫暖,農工業產值居日本第二位。

第二站則來到距離東京174.1公里、有「日本的縮圖」稱謂的靜岡縣。這裡人口約368.3萬人,為日本第十大工業大縣,農、漁業非常發達,茶葉產量甚至居全日本第一,占比達四成。

由於這兩個縣市的農村都跟台灣一樣,面臨人口老化、年輕人外移等問題,他們有哪些因應之道?

關鍵1〉深耕食農教育

舉辦體驗營 啟發下一代

首先,觀察日本推動農村振興(台灣稱為農村再生)的過程,發現他們過去十幾年來,努力透過食農教育,深耕下一代正確的農業觀念。

例如來到神奈川縣橫須賀市,當地的葉山農協(相當台灣農會),為扭轉農業「艱苦又不賺錢」的印象,2004年就開始推出青少年農村體驗營,去年已有6000人次參與。

葉山農協的食農教育體驗營規劃完整,令參觀的台灣農再推手印象深刻。例如南投縣珠仔山社區發展協會成員李春振就驚訝地說,日本的農協設想真周延,連廁所、過敏、通訊等細節都考慮到了。

華山農協會協助參與體驗營的學校,成立營運委員會,事先跟當地居民、商家溝通農村體驗營的目的,以便提供廁所讓孩子使用。

體驗營也一定會有護理人員隨行,以避免食物過敏等意外事件,並確保1500公里外的山區都能通訊暢通。現場還會設置因應對策總部,待老師、家長會勘通過,才能執行活動。

三天兩夜的課程設計須符合日本教育部的學習指導綱要,讓孩子摸得到、看得到,獲取在學校得不到的經驗。尤其在311大地震後,體驗營更希望訓練孩子在沒有水電瓦斯的情況下,野地求生。

營地現場只有爐灶樣本,現場沒有老師指導,每個小朋友都有任務,有的手忙腳亂造爐灶、生火,有的負責尋找可食用的野菜,他們必須用五根火柴煮好一頓飯,否則就只能挨餓。

「啟發式教育,即便孩子煮不成一頓飯,已學會如何面對、解決問題,」華山農協旅遊中心主任田中良夫說。

農協不以營利為目的,三天兩夜的費用約6000台幣,今年已吸引日本共25所小學、6000人次參加,預估後年增至40所學校、1萬人次。田中良夫不諱言仍在摸索解決老化問題,體驗營只是其一,只要對農村振興有助益,不賺錢也要推動下去。

關鍵2〉農協推波助瀾

鼓勵青年返鄉 找出新農民

其實,日本農協在推廣農村再生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除舉辦農村體驗營,也積極引進青年返鄉。

靜岡縣內的農協組織,就以伊豆之國農協的「青年返鄉」成效最顯著。

伊豆之國市距離東京約百公里處,人口不到五萬,成立於1993年的伊豆之國農協,會員就高達1萬5734人。

伊豆之國農協營農事業部部長伊東謙三指出,20年前農村就人力不足,透過青年返鄉計畫,新農民已累計至63人。

為何當地能吸引大批新農民?因為有一套完整計畫。2002年當地政府與民間單位成立新農民協會,協助解決疑難雜症。新農民須通過面試才能加入,包括身體健康且企圖心強、要取得家人認同、經輔導後要從事農業,及45歲以下的年齡限制等。

通過面試後,農協會協助資金借貸,除農協的低率貸款外,政府還有三種無息貸款方案,總計有4150萬日圓的額度(約台幣1150多萬)。

而困擾台灣農民的農地問題,農協也會協助新人找到租期達12年,1分地年租2.7萬台幣的農地,並幫忙審查租約內容,以保障權益。另外也免費提供人力仲介、技術指導及銷售通路等。

甚至細到幫新農民寫營運收支計畫表,例如種植面積24.9公畝,扣除生產成本、薪資,年收入為498萬餘日圓(約台幣138萬元),如果是49.3公畝,年收入約為1170萬日幣(約台幣325萬元)。

「多數農民不懂得財務規劃,這樣有助農民知道收支狀況,不會過於樂觀而誤判,」苗栗縣有機良食生產合作社理事長張智傑說。

經過20年的努力後,伊豆之國市的農民年齡結構產生具體變化,從1996年至2015年間,60世代從33%降至8%、50世代從29%衰減為17%、40世代從33%增至50%、30世代從5%成長至19%、20世代更從0到3%。農民真的變年輕了。

青年返鄉,年輕力壯又企圖心旺盛,平均產值均高於既有農家。以當地草莓、小蕃茄跟小黃瓜的營收來看,從2000年的2.2億,增至今年的10.83億日圓,成長近四倍。其中小蕃茄農家共48家,有43位是新農民,既有農家平均收入1億4000萬日幣,新農家平均達到8億2600萬日幣,幾乎是六倍之多。

伊東謙三強調,這些新農民並非事業遇到瓶頸,或找不到工作才返鄉,很多來自金融保險業、補教界或其他專業領域,有人耕種2公頃小番茄,年收入就達到約730萬台幣。

農協同時也扮演通路的角色。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經濟部次長胡忠一指出,日本各地的農協總計開設2000家農民市場,在神奈川就有十家,已是日本國產農產品重要通路之一,在蔬果方面,占有一半市占率。

初冬的午後2點,來到神奈川縣秦野市農協的市場,牆上貼著「身土不二、地產地消」的海報,點出農協市場經營的精神。

從1980年代起,日本推出「地產地消」運動,以「身土不二」呼籲民眾愛用國產農產品,意即「當地栽培的蔬果,由當地居民直接消費」。

每天一大早,農家會將自家蔬果送至市場,開始整理、貼上標籤上架,「價錢由農民自訂,不被通路控制,」秦野市農協營農經濟部部長加藤榮說,農民可以根據市場的回饋,調整價格,下午沒賣完就拿回家,保證都是新鮮貨。

由於農民市場只收取15%上架費,低於超市,頗受農民歡迎。不過並非所有農產品都能上架,須有產銷履歷,且不被抽檢到農藥殘留。

目前秦野市農協合作的農民有850位,主要以蔬果為主,面積僅197坪,營收2.7億台幣,每坪137萬的高坪效讓新北市嵩山發展協會總幹事陳國志很驚訝。

南投竹豐社區的年輕農夫劉松杰觀察後發現,很多小包裝很精緻,都打上生產者名字及調理方式,直呼這真是不錯的創意,能吸引年輕人與小家庭購買。

關鍵3〉農民自立自強

集資成立平台 販售農產品

其實,日本農民也扮演重要角色,不少社區的小農發揮覺醒力,號召一群人集資成立平台,共同販售農特產品,形成潮流。例如靜岡縣袋井市的朝場超市就是由農民集資而成。

14年前有位稻農深感農業沒落,為活化產業,號召18位農友出資成立社會型企業,自產自銷如豆腐、豆漿、米粉、黃豆粉等副食品。由於手工豆腐好評不斷,擁有大批顧客,十年前又集資開設朝場餐廳,專供當地食材的料理、便當,營運良好,還獲得日本2008年綠色旅遊獎優秀獎、2010年食品行動日本獎。

目前營收1億5000萬日圓,超市跟餐廳各占一半,「有盈餘都會繼續投資,以創造就業機會,發揚稻米文化,」朝場超市的主管說,民眾出錢出力,創造快樂的職場,將農業傳承下去。

像朝場這種複合式經營已在農村蔓延開來,例如靜岡縣掛川市的東山,也有30位茶農集資設立農特產品專賣店,提供當地人就業機會。

比台灣更早進入老齡化社會的日本,在政府、民間努力下,開啟農村新契機,以減緩老化的衝擊,值得台灣借鏡。

本文出自 2015 / 12 月號

吃不起的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經濟傳產投資理財高等教育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