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白吃午餐的桌上,牛肉在哪裡?

觀念衝擊》總統大選評論之四
文 / 高希均    
2015-11-30
瀏覽數 13,500+
白吃午餐的桌上,牛肉在哪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誰當選誰倒楣

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人類跨進光明與黑暗、善良與邪惡、富裕與貧窮、和平與戰亂的共存世界。這個世界既平、又不平;既進步,又退步;既樂觀,又悲觀;台灣就是這個社會的縮影。

二個月內台灣人民將舉行另一次總統直選的投票。我們要問三位參選人三個基本問題:你要用什麼方法及策略保證能「改變」今天困頓的台灣:

(1)新政府能與中國大陸和平交流、合作雙贏嗎?你會公開宣示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嗎?馬總統已經搭建兩岸橋,你要如何做「過橋人」,爭取台灣更多的機會及利益?

(2)即使兩岸「維持現狀」,局勢不變;但二十一世紀的頭十五年,台灣已受到無情的折磨,不僅元氣大傷,已進入加護病房。台灣在兩黨對立、操縱族群、官員無能、民代失責、國會癱瘓、媒體誤國、經濟衰退、競爭力下降等現實下,你要如何來扭轉頹勢?

(3)時間完全不站在台灣這邊,民眾的耐心也到了盡頭。重要的經濟指標(如外銷、外人投資、薪資上升率)不斷出現紅燈,多年難解的問題一個個都需要解決:從年金到廢核,從高齡化到少子化,從低物價到低薪資,從小確幸到「確不幸」。參選人有什麼「政策」既可治標,又可治本?從競選文宣中看到的政策,都是畫餅充飢,難以落實;即使有目標,也缺少工具,更沒有財源。「寶島」台灣漸漸變成台灣「空島」——人才外跑、投資不來、老人不少、年輕人不生。

這就是為什麼我聽到這種不厚道,卻又真實的評語:明年一月誰當選,誰就最倒楣。

(二)「政治」領袖要變成「平民」領袖

台灣「民粹」之惡劣與強烈,已是聞名全球。「民粹」在台灣已經從「部份民眾偏執的看法」,變成:(1)「祇有立場,不問對錯」;(2)達到反抗目的,不擇手段的顛倒是非黑白;(3)「順我者昌,逆我者敗」。

在這麼一個惡劣環境下,政治領袖不得不言行「政治化」——見什麼人說什麼話。例如:

(1)對青年學生說:「學費當然不能漲。」

(2)對家長說:「營養午餐給每一個學生。」

(3)對民眾說:「物價不能漲,電費、水費、車費、故宮門票……當然不能漲;社會福利還要改進,育嬰假還要延長,老人年金還要改善,勞工假還要增加……還有我最重要的承諾,稅不能加。」這就是幾十年來原汁原味的「白吃午餐」心態。

這也就是所謂「政治正確」下的參選典範。我這位旁觀者看到的,正就是台灣走上希臘化的路徑。怎麼辦?或許還有一條路。卸掉「政治」領袖中那二個害人害己的字,改成「平民」領袖。

執政最久的國民黨中,有一些元老是與「平民」的生活與思維脫節的。在我認識有限的幾位首長中,如王建、孫震、曾志朗、林全等,他們過的就是很自在的平民化生活。

一般民眾要過的就是一種小康的、自在的、幸福感的生活,但是除非整體社會進步(如經濟繁榮、民主進步、社會安定),個人之小確幸難以持久的;這就是追求高度文明社會的一個必要條件。

(三)四地華人社會進步指標

本期遠見雜誌就做了這樣一個兩岸四地華人社會進步指標的調查。副主編高宜凡討論了反映社會進步的九個指標:政府施政、國會效率、媒體可信度、人才供需、社會秩序、企業責任、世代信任、市場反應及貧富分配。

整體而言,新加坡一枝獨秀,大陸位居第二,香港和台灣落後。九角型圖解中,新加坡是最外圈,分數最高;台灣最內圈,分數最低。

再看一些細項:

.近半的民眾自認新加坡「最進步」,祇有9%左右的台灣人與香港人自認「最進步」。

.新加坡和大陸對「政府施政」滿意排名首位,「貧富分配」則排名最後。

.台灣民眾自評九項中,其中七項為四地調查中分數最低。評分最低的三項為「貧富分配」、「政府施政」、「國會效率」。

.「媒體可信度」在四地九項各自評分中,香港第一,新加坡第三,大陸第四,台灣第五。

對此次調查解讀的二位教授洪永泰與薛承泰,提醒台灣民眾:不要陷入下意識地或習慣地自我唱衰。否則,在與其他地區評比時,可能出現過度「自我感覺不良好」。

李光耀曾告訴新加坡人民:「世界決定了新加坡的命運。新加坡毫無選擇,必須改變。」

面對新加坡與大陸的表現,以及台灣內部民眾的期望,總統參選人別無選擇,「必須改變」。要改變成功還需二個堅持:不怕反彈,說真的話;不怕責罵,做對的事。

本文出自 2015 / 12 月號

吃不起的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兩岸要聞經濟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