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黃鳴:去太陽能化,是我的下一步!

世界太陽能王 勇於顛覆自我
文 / 高宜凡    
2015-11-30
瀏覽數 6,250+
黃鳴:去太陽能化,是我的下一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甫於10月28、29日於台北舉辦的第13屆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第七場專業論壇「投資綠能‧永續世代」討論近來最熱門的氣候變遷議題。

當天由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擔綱主持,輪流和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署長魏國彥、台達電子董事長海英俊、漢翔公司董事長廖榮鑫等人交換意見。

其中有位全球知名太陽能企業負責人、來自中國大陸的皇明太陽能集團創始人黃鳴。

揮別石油 投身再生能源

57歲、髮色灰白的黃鳴,出入各種場合,幾乎都以一身顯眼又深富環保玄機的綠夾克現身,在大批西裝筆挺的企業人士中顯得突兀。

他一手創辦的皇明太陽能集團,不但高居世界太陽能熱水器市場龍頭,底下員工超過4000人,本人更被外界封為「世界太陽能王」(Solar King),是中國2005年通過「可再生能源法」的關鍵推手,2011年還成為首位獲頒瑞典「正確生活方式獎」(Right Livelihood Honorary Award)的華人。

參與峰會期間接受《遠見》專訪的黃鳴笑說,近年他自封「太陽能瘋子」,不再稱王,並提出各式各樣的太陽能生活用品,打入常民生活情境。「中國人都想當王,誰當了就容易被殺頭,太危險了,」他自我調侃。

投入再生能源領域,對出身石油專業背景的黃鳴是場意外。

源頭是20歲那年,那時黃鳴是大陸恢復高考第一屆大學生,有天聽到權威學者陳如恒講課:「石油只能再開採50年。」

聽到每天努力學習的學問和以後要從事的產業,竟然可能在自己這一代消失,黃鳴心中冒出不少問號。

第二個契機是1986年,他才剛當爸爸,有天騎著單車戴女兒出門,沿路景象盡是烏黑的河水跟灰濛濛的天色,他不由得擔心,女兒長大後的世界會是什麼景象?「現在汙染就這麼嚴重,下一代還能看到藍天白雲嗎?」

自此,還在國營機構上班、薪資也不差的黃鳴,開始利用時間鑽研太陽能,自己買教材研讀,窩在農村倉庫拼湊設備,過了好幾年「三沒」生活:沒時間陪家人、沒有假期、也沒有存款。

1995年,他辭去公職,全心投入再生能源,儘管一度負債近百萬人民幣,卻一步一步將皇明帶上太陽能熱水器龍頭寶座。

15分鐘演講一戰成名

讓他成名的契機是2000年,黃鳴代表民營企業參加「中美可再生能源發展論壇」,獲得15分鐘的上台發言機會。

當他提到,皇明每年在中國可裝設20萬台太陽能熱水器,台下一位聯合國官員質疑他是否說錯了單位,把2萬台講成20萬台,黃鳴再次說明數據無誤,當年這樣的規模比整個北美市場年產量還多!此後他開始被冠上「世界太陽能王」的封號。

過去15年來,黃鳴多次出席國際綠能會議與氣候談判。先是在2003年,成為中國綠能產業第一位人大代表,2009年更遠赴北歐參加哥本哈根氣候高峰會(第21次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大會,簡稱COP 15),今年底還將參與巴黎舉辦的氣候高峰會(COP 21)。

但黃鳴分析,政治會談雖讓氣候議題成為輿論熱點,卻也喚起另一種「懶惰」!

因為氣候峰會屬於聯合國層級的政治談判事務,容易讓人誤以為,決定氣候變遷是領導高層的責任,不干老百姓的事。久而久之,每個人都變成「旁觀者」。加上前幾次氣候峰會成效不佳,高期待下產生高失望,更使失望情緒與無力感蔓延。「你們(政治人物)去吵吧!我們(老百姓)等著看!」黃鳴一語道破群眾的冷感心態。

走遍大中國 奠定龍頭地位

讓皇明登上太陽能熱水器龍頭的關鍵,源自創業初期發動的「8000萬公里科普萬里行」等一系列草根推廣活動,當時黃鳴帶著年輕員工走遍大江南北,舉辦數千場科普座談。不到幾年就年銷30萬台,奠定領導地位。

回想那段爹(政府)不疼、娘(銀行)不愛的苦日子,黃鳴接觸到許多底層民眾,了解消費者在想什麼,「其實老百姓是喜歡這些(綠能產品)的。」

當時鄉間的熱水供應並不普及,想洗熱水澡有三種選擇:用氣(瓦斯)、用電(電熱水器)、或用太陽能,但太陽能熱水器的價格最高(近3000人民幣),皇明更是後發品牌,卻因主打環保而後來居上。

多年後,回頭訪問前幾萬名顧客,為何願採購最貴、也最沒知名度的產品?不少人回答是被標語「為了子孫藍天白雲」打動。

早年黃鳴自力研究太陽能,參考教材多來自技術最領先的美國,因為1970年代兩次能源危機,卡特總統曾大力扶植太陽能,還在白宮屋頂裝太陽能熱水器,可惜油價回穩後,產業又走向泡沫化。黃鳴曾利用訪美期間拜會當地太陽能協會,結果發現常設人員只剩兩名。

愛唱反調 拒絕從政策獲利

想起由盛轉衰的產業血淚史,美國同業總對「政府」跟「銀行」抱怨不停,主張一旦失去政策與融資奧援,再生能源不可能成功。當時黃鳴就覺得,不能對政府產生依賴。

如今,黃鳴總扮演「唱反調」角色,當眾人呼籲政府應提出支持政策時,他老用「自由市場」和「消費大眾支持」等論調潑冷水。有次一位歐洲國家的環境部長,公開表示願意推出政策鼓勵購買皇明的太陽能廚具,卻被他拒絕,「我不要,政策是害人的事!」最近,黃鳴又語出驚人地表示,現在要提倡「去太陽能化」!

20年來,他把太陽能應用範疇,從最初的熱水器跟發電裝置,延伸至家電、鍋爐、廚具、玩具、服飾、甚至大型建築,投入逾20億人民幣打造各式各樣的太陽能房屋,把發跡地山東德州打造成世界聞名的「太陽能谷」,吸引大批中外參訪團。

他強調,百花齊放的商品開發策略,目的即是「去太陽能化!」當民眾在生活中少不了太陽能,習慣每種用品都有太陽能,才能擺脫基礎設施與通路端的限制,讓太陽能真正普及。

而20年的創業歷程,雖讓黃鳴成為中國再生能源領域的佼佼者,近來他卻開始反思,雖然自己成了名人,擁有財富,但此刻所有再生能源僅貢獻中國能源消耗量不到3%,太陽能更不到1%。「努力這麼久,能源替代的願景還沒實現,」他感嘆。

因此,他積極呼籲節能概念。比方,許多都市常在夏天發生「熱島效應」,其實只要做好通風跟減少西曬,就能省下可觀的空調耗能,透過基本的建築設計,80%~90%的能源消耗根本不必發生。

這位世界太陽能王的去太陽能化工程,才剛要起步。

本文出自 2015 / 12 月號

吃不起的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環保評論全球焦點兩岸要聞經濟創業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