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傅盛用1000天 翻轉全球行動軟體市場

獵豹移動「魯蛇」CEO的逆襲
文 / 鄭婷方    
2015-09-30
瀏覽數 34,850+
傅盛用1000天 翻轉全球行動軟體市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個尋常的早晨,才不到8點鐘,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已經端坐在位於北京朝陽區總部會議室,他正與遠在矽谷的外籍教師視訊,上英文會話課。近一小時過去,當一級主管魚貫抵達準備開產品會議,傅盛會說:「大家可以一起旁聽啊,」然後繼續用濃濃的亞洲腔英文,完成最後幾分鐘的課程。

其實,三年前獵豹移動CEO傅盛,沒離開過亞洲,唯一一次出國是去韓國,幾乎不會英語。但短短不到三年,獵豹變身全球最大的行動工具應用程式開發商,2014年5月在美國風光上市,市值最高飆破1500億台幣。

三年前,獵豹海外用戶數是零,現在世界上有16億用戶曾使用過他們開發的App,七成以上都不在中國大陸,最旗艦的一款清理應用程式Clean Master,更有高達六億的用戶。

獵豹從一家極端本土的大陸公司,到今年第二季已有超過五成的營收來自海外,CEO傅盛也完成了他人生中第三場純英文演講,「如果不學英語,不跟老外交流,我怎麼做全球化呢?」

保持空杯心態,推翻自己

年方37歲的傅盛,三年前也沒什麼名氣。人們談起他,大多因為他創業之前與前東家、中國最大防毒軟體公司奇虎360老闆周鴻禕不合的風風雨雨;抑或他與公司大股東、小米創辦人雷軍亦師亦友的情懷。

但是,現在的他已經撕掉這些標籤,蛻變並證明自己也是互聯網界的超級明星,更是把中國公司成功帶向海外市場的模範生。

這些難以想像的翻轉,怎麼在不到1000天內辦到?

「他是一個極其願意徹底改變自己的人,」獵豹移動用戶體驗資深總監施子薇觀察,傅盛就像塊海綿,不斷吸收新知。

入選獵豹主辦紫牛創業競賽五強的早知道科技創辦人簡少年(簡子復),提到傅盛人生哲學深深震撼他,「要一直保持空杯心態,不管水是乾淨的還是髒的,先裝滿杯子再說,然後也要能隨時倒空,不斷推翻自己,絕不怕反覆。」

其實,傅盛可不是富二代,從求學到早年的職業生涯,可謂人們口中的標準魯蛇(英文Loser諧音),既平凡又一般。

他出生在江西景德鎮,念的是人們口中二、三流大學、山東工商學院,畢業後到北京趕考MBA又落榜,蝸居潮溼陰暗的地下室,每天趕公車上班,體重還一度達到近百公斤,連爬個樓梯都氣喘吁吁,大陸媒體每次形容他的人生故事,都說這是「屌絲(意同遜咖)的逆襲」。

「我念的大學不太有名,很難找工作,」傅盛提及年輕時還曾因為父母期待,加入過安穩的國營事業,「那一年,我時間都泡在新浪軍事論壇上。」當了幾年小職員,後來他因緣際會加入做中文關鍵字搜索的3721公司,那是大陸的知名流氓軟體,雖能夠快速幫助人們上網,但很難卸除,還會偷偷幫用戶安裝不明軟體,毀譽參半,但這的確開啟傅盛與網路產業的不解之緣。

2004年,傅盛因為3721被併購加入雅虎,一年多後又跟隨3721創辦人周鴻禕離開雅虎,開始新公司奇虎。當時奇虎主要業務是做網路搜索,擔任產品經理的傅盛,則帶小團隊開發「360安全衛士」,後來竟成了全大陸最多人使用的免費防毒軟體,而傅盛也因功高震主,2008年黯然辭職。

克服文化障礙 走向海外

30歲上下的傅盛,用手邊僅有的10萬人民幣創業可牛影像,也推出一款與老東家互打的可牛殺毒軟體,引發周鴻禕圍剿,並提出告訴,鬧得滿城風雨。

差不多同一時間,傅盛遇到事業上的伯樂,雷軍投資了傅盛。傅盛的可牛和雷軍旗下的金山安全合併成為「金山網路」,後來又更名獵豹移動,這一塊事業都由傅盛領軍全權負責。無奈那時候在防毒、安全軟體領域,大陸已有奇虎、騰訊等巨頭占據手機市場,獵豹一直屈居老三,生意陷在泥沼之中,不太有起色。

2012年夏天,傅盛跟幾位一級主管,第一次踏上美國土地,參加Google開發者大會,一日晚上,他們在舊金山的小旅館,從超市買回一瓶10美元的廉價紅酒,邊喝邊聊,微醺醉意下,傅盛語出驚人地說:「我們何不做國外市場呢?」

那時候,公司的海外用戶是零,有九成營收來自PC端的防毒軟體,與國外有文化隔閡、語言障礙,加上根本沒有大陸公司成功走向歐美市場的案例,談國際化簡直是天方夜譚,但沒想到一個渺小想法,還有個無所畏懼的CEO,改變了這一切。

Android手機下載全球第二

2013年初,傅盛發現公司裡一款4人小團隊開發出的清理軟體Clean Master,在手機App下載量增速很快,讓人們可以快速掃描手機狀況,清理不必要、卻占用很大空間的快取垃圾。

兩、三個月後,傅盛做了一個極其驚人的決定,力排眾議,傾一切資源重壓Clean Master,大力發展行動端業務,二個月內就增加了60名人手做這款小應用,現在已有200人,每一天都孜孜矻矻地優化這款軟體。

「那真是個大膽決定,」施子薇提到,傅盛的想法是單點極致,他理解的行動互聯網生態只有0跟100分,沒有中間值,不能只做到80分,因為中庸的人沒人看見,要做就要做最大最好。

台灣合作伙伴雪豹科技董事長吳德威觀察,當時傅盛力排眾議放掉本來最核心的安全軟體生意,還把資源全賭在一個毫不起眼的清理手機App,反對聲浪排山倒海。

沒想到,這個功能簡單,從過去到現在只有4個按鍵的小軟體,卻跨越了國界,小兵立大功,快速累積幾億用戶,更把獵豹移動推上了全球舞台,現在Google Android手機上,下載率全球排名第二,只輸給社群龍頭Facebook,以工具類軟體而言,更是全世界第一名。

過去,PC市場防毒軟體的作法,通常要半年才有一次改版更新。但傅盛深知,行動互聯網生態不是這麼一回事,「要小步快跑,絕不憋大招。」所以每一週軟體都要有新版本,時時有更新,絕不會為了完美,讓用戶一等就是一兩個月。

顛覆式作法 頗有雷軍真傳

走向全球化,也不是隨便說說,不像大部分的中國企業經營微博,只拚在地能見度,樂於當「國內王」。獵豹最主要的粉絲團是面向海外的Facebook,有超過2100萬粉絲,光這點大陸的企業難以望其項背。而獵豹這一轉念,也把公司從殺到刀刀見骨的本土市場,帶到了海闊天空的黃金綠洲,今年已在印度、英國、俄羅斯等10個國家設立新辦公室。

獵豹在台灣的合作伙伴雪豹科技,辦公室位在101大廈83樓,隨手就能取用飲料,比人人欣羨的Google台灣總部還高樓層,能遠眺俯瞰台北市的繁華,遠處山嵐盡收眼底,以前只租半層,因迅速擴張,現在已全部打通,今年底就要擴展到200人。

傅盛顛覆式作法,頗有小米創辦人雷軍的真傳。「雷軍過去是穿西服、打領帶的人,徹底信奉微軟那套哲學的人,」傅盛回想幾年前,雷軍還沒創辦小米,曾因為一級主管在發表會上打了淺色領帶。要他立刻回家換深色領帶,以表莊重,但現在互聯網的生態完全不是那回事,「雷軍本人因為時代潮流而完全改變,推翻了過去的自己。」

以身作則 帶員工挑戰自己

除了勇於推翻過去賴以起家的商業模式,對不少員工來說,跟傅盛一起工作就像不斷挑戰自我。

今年初,傅盛把年末工作總結會議,搬去日本北海道,除了開會,他要40位中層以上的主管都體驗滑雪極限運動。

其中不少主管,這輩子對滑雪都害怕至極,或過去有從滑雪道一路慘摔的經驗,大家心裡千百個不願意。

傅盛形容,滑雪的特別之處在於:如果覺得快跌倒了,身體反而要往前,轉彎時則要克服對速度的恐懼感,心一橫牙一咬才能順利轉過去,這正是他特別希望主管們去體會的。

瘋狂的還不止這一樁。例如他們的半年會,通常能從前一天上午10點一路開到凌晨4點,但他會邀請大家休息片刻,早上8點再集合去爬山。獵豹產品總監蔡昌傑回想,當大家爬到快累掛了,傅盛還是能衝第一個,常讓跟他一起工作的人佩服他強大的意志力。

再以傅盛不太擅長的英文來說,為了要把公司經營成跨國企業,傅盛要求主管們改用英文報告,他還會以身作則,自己先開始,縱使一開始講得稀稀落落,他也從不怕出糗。

鮮少說客套話 批判不留情

另外,傅盛四個月內減重30公斤,從一個大胖子變標準身材,從一跑步就會嘔吐,到一小時能跑上10公里,早就傳遍網路圈,這些都證明傅盛只要設定了目標,就不計一切代價達成。

接受《遠見》採訪這天,傅盛半夜從上海飛抵台北,開會至凌晨3點才睡下,隔天早上8點多,他穿著粉紅色襯衫,藍色牛仔褲現身。

那天上午,傅盛在台灣有場重要演講,上場前傅盛被公關人員逼著披上一件深色西裝外套,但是上台後他一開口就直率地說:「現在衣服穿得正不正式,跟演講成功不成功,關係已經愈來愈小了。」

雖然傅盛給人的第一印象,有著圓圓娃娃臉的他,微微頷首時還有幾許靦腆不自在,看來有點害羞,臉上掛著微笑,對外很少露出嚴厲的一面,但只要跟他開過會的人,都知道他是罕見地直接,鮮少客套話。

例如,在外商多年的施子薇憶起剛到獵豹任職時,曾因為Clean Master改版,有用戶反應不習慣新設計。但當她嘗試去解釋清楚背後設計理念,傅盛卻說:「為什麼還要爭辯呢?用戶體驗不好,改就對了啊!」

像是參加剛結束、紫牛創業大賽的前五強台灣年輕創業家,因為有機會跟傅盛一個個報告,幾乎每個人都被批到狗血淋頭。

互聯網時代 應展現特點

對於員工爆料他的嚴厲,傅盛總說:「會嗎?現在的我已經溫和多了,幾年前我的確常把人罵哭。」

做課堂即時互動軟體的學悅科技董事長趙式隆,雖然在紫牛創業賽拿了第一名,但是卻是被罵得最慘的一個。擁有台大電機博士班高學歷的趙式隆,簡報時講述著重技術面的內容,還有一般創投重視的獲利模式,被傅盛當場批判,應該把「產品」到底能幫助大家做什麼事、有什麼價值講清楚,而不是只是講技術難度有多高,該怎麼賺錢。

以幫人算命的社群應用「手相通」闖入五強的簡少年則回想,傅盛對他的進度非常不滿意,認為從初選到複賽,大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怎麼產品還只是原型(prototype),早就要開始營運有用戶真實的回饋了,批他「速度太慢了,如果要創業就要賭上你全部的身家、不顧一切去做。」

崇尚有話直說的傅盛,從不讓公關人員插手他的微博,他想保有自己的個性跟溫度,幾個月前還因為講出「台灣人在趨勢科技做十年、不如來獵豹做一年」,讓台灣業界視為惡性挖角挑釁,鬧出不小風波。

對傅盛而言,這不算什麼。他相信,如果再像過去一樣,老闆都是千人一面,在互聯網大時代是產生不了受眾群的,在這喧鬧時代,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特點、才更能跳出來被識別。

本文出自 2015 / 10 月號

消失中的上班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經濟科技傳產創業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