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福建從邊陲變核心「開放」成為關鍵字

1樞紐+6平台+3基地
文 / 邱莉燕    
2015-06-17
瀏覽數 5,000+
福建從邊陲變核心「開放」成為關鍵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福州長樂機場進入市區,不管走哪條路,都會經過閩江,也都會看到高速公路旁小山頂上矗立著「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福州片區歡迎您」的超大招牌。

這塊牌子標誌著福建獲得最新國家政策的「照顧」。這份青睞,千載難逢。

位置優異 具輻射帶動作用

沿著閩江往出海口走,一大片開發區現在是自貿區所在之一的馬尾,剛鋪設的柏油路面,看起來煥然一新。

分隔島上每隔500公尺就可看到寫著「海絲樞紐,揚帆新航,打造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樞紐城市」的旗幟在空中飄揚。

這些旗幟某種程度上說明了福建自貿區的戰略定位: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

同樣一段文字也出現在一帶一路的發展藍圖文件「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

在這份文件正式出爐前,中國總計有23個省市提出全力推進一帶一路規劃,爭取中央批准。等到文件正式由中國國家發改委、商務部和外交部聯合發布後,沒入選者自然備感失落。

很多省分不明白,發展相對滯後的福建,憑什麼被提成「核心區」的崇高位置?

「福建的區位優勢是不可替代的,」中國西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世界經濟與貿易系主任馬莉莉分析,福建面對台灣,又與上海比較靠近,加上與香港有一定聯繫,有很強的輻射帶動作用,這是福建成為海絲核心區的最大倚仗。

同時,一帶一路所要建設的15個沿海城市港口,福建就占了3個,包括:福州、泉州、廈門。

相較於其他沿海省分,福建雖是小省,卻是少數「活的」海上絲綢之路,通航南洋及印度洋自古至今沒中斷過,唐代從福州起錨,宋元時期的絲路主港在泉州,明清在漳州月港,這些港口至今仍在使用。

絲路在福建,不僅是過去式、也是現在式,更是未來式。但能否實現,說到底,仍取決於地方政府的行動。

「圍繞一帶一路,福建要做十件事,」福建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黃端說,這十件事由一個樞紐、六個平台和三個基地組成。

這十件事又可分為兩大脈絡。一是福建已經在做,但需加快腳步做的事,二是福建想做,但一直沒能力做的事。

若落實到具體項目,在交通建設方面,目前福建沿海港口具備了通航停靠15萬噸級集裝箱船、30萬噸級油輪的能力,外資碼頭已有41個投入運營,在建、擬建的碼頭泊位有27個。

未來將加快沿海主要港區建設,力爭每一個港口都能成為海上絲路的起點。

鐵路建設則將改變福建經濟腹地閉塞的窘況。包括合福鐵路福建段已全線鋪軌,2015年6月開運經營;贛龍鐵路擴能改造工程路基基本完工,正在鋪軌;衢寧鐵路也已開工建設等。

積極招商 對台開放特別多

推動雙向投資也是福建政府努力的項目。例如福州市政府與中非發展基金、國開行福建省分行已簽訂協議,決定共同設立「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發展基金」。為了引入東南亞僑資,省內還要設1~2個華僑工業園區,加大僑資。同時,也要積極引導福建省企業赴海絲沿線國家設立中國福建工業園區,「原來招商引資以引進來為主,現在增加往外走,」專門研究福建發展政策的政府智囊黃端說。

海上絲路的人才教育也沒落後,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建設的中國──東盟海洋學院,正計畫今年首度招生。

福建,從海西經濟區便定位是「對台開放」,到了一帶一路新時代,也將面臨重新定位:「首先是對台開放,其次是對世界開放,」黃端說。

對台開放,真金白銀體現在福建自貿區新政上。

福州台商會長、中信先施物流董事長陳秀容,自去年11月上任後,5個月內發出2000多張名片,就是因為福建自貿區。在自貿區掛牌之前,福建從省到市組織了無數次會議,希望台商提供建議,有的後來還真的被採用。

「像福州片區的總體方案共176條,其中82條是對台開放,」福州市商務局副局長梁勇指出,這個位於台灣海峽左側的自貿區,特色就是對台開放的領域特別多。

為何如此?梁勇解釋,中國現有四個自貿區,廣東自貿區面對港澳,上海自貿區擁有全中國自貿區的「典範」地位,天津自貿區則是接軌「京津冀一體化」國家一號工程。可是福建沒有特殊優勢,要和其他省市競爭設立自貿區的話,只能依靠對台開放。

82條開放中,以金融領域的開放幅度最大,可做人民幣雙向資金池的自貿區帳戶將是其中一項,外幣流通將更加便捷,結匯更加方便。「逐步達成你想怎麼結,就讓你怎麼結,」福州市商務局自貿區處副處長周業說。

再像對台開放證券業在自貿區內設立證券公司,台資持股可達51%,這本來是兩岸服貿協議中的一條,如今服貿卡關,福州自貿區就先行做了。

有利中小企業 開放個體戶

不光是對台灣大企業,自貿區對中小企業的開放也很大,即便是個人都能在福州自貿區開個「個體工商戶」。

在大陸與台灣之間的跨境電子商務,眼下在自貿區所進行的實驗是,貨物流通更加便捷,基本上能做到一天通關。

「我們想達到的目的是,大陸人能以更低價格、更少環節買到台灣的產品,」周業指出,同樣的,台灣人也能更便宜、更迅速享受到大陸的網購商品。

「單獨對台」開放的,還有台灣化妝品輸入中國的稅賦。若是走一般貿易通關,關稅、消費稅加增值稅,總計要交119%,若走福州自貿區的跨境電商,只需交50%的行郵稅,降幅極大。

這些開放皆值得期待。舉個例子,嘉義市是台灣在大陸淘寶網購的最大戶,之前須先拿台幣辦理結匯再買淘寶上的貨品,現直接在台灣的人民幣帳戶匯到大陸的自貿區帳戶,可節省結匯手續以及外匯轉換的交易成本。

「福建是政策所在,趨勢所在,」彰化銀行福州分行行長平建台說,現在的福建,對台灣是一個很好進入的地點。

布局新政策疊加的福建,富邦也有想法。「對銀行端最大利基是一開業就可以經營人民幣業務,」富邦綜合證券廈門代表處首席代表石卿永指出,未來台灣銀行業在福建自貿區可和陸資銀行做比較公平的競爭。

而對台灣證券端最大利基是脫離ECFA架構,探索在福建自貿區申請全牌照合資證券公司,搶占大陸證券業務市場。

石卿永表示,方正富邦將利用廈銀及富邦財保在廈門建立的業務網點,拓展公私募基金業務。並在自貿區未來金融產品漸趨開放的情況下,和富邦投信共同合作搶占兩岸利基市場。

從邊陲到核心,福建正在重新定位。

有了政策,還要看執行

福建雖開放 台商仍需審慎

福州自貿區從2月底預受理到4月30日,2個月內新註冊361家,內資318家,外資43家,其中只有12家是台資企業。

號稱對台灣大開放,為何註冊的台資企業這麼少?

「有了政策,還要看執行,」一位福建台商觀察。長期與福建官員打交道的他不客氣地說:「福建行政系統官僚、封閉又自大。」

一帶一路在福建自貿區,最先要做的是轉變政府職能,建立與國際慣例接軌的投資貿易環境,這一點,福建恰好最不擅長。

以自貿區管委會為例,權限管不到稅務及關務,這些相關單位是配合卻不一定聽指揮,政府體系缺乏整合。

此外,福建是東南沿海最落後的省分,省會福州的產業發展相對落後,既缺乏龍頭企業,也沒有產業聚落,基礎產業一片空白。

「難道自貿區設立了便會前景看好?」另一位在閩的台籍總經理說,單靠貿易,比福建成熟的區域比比皆是。資金融資也困難,想不出有任何理由廠商會想要來這裡。

「福建做兩岸金融平台不是沒機會,在於官員的觀念能改變到什麼程度,」一位台資銀行駐閩主管直言道。

突破體制的束縛改變行政系統習性,福建還有一大段路要走,需要不斷地「試驗」。

【福建建設海絲核心區構想】

一個樞紐:

1.互通互聯的重要樞紐

六個平台:

1.對外開放的先行平台

2.經貿合作的前沿平台

3.金融創新的試驗平台

4.政策溝通的對接平台

5.人文交流的重要平台

6.兩岸深度融合的示範平台

三個基地:

1.先進製造業的重要基地

2.東南沿海重要的能源基地

3.國家重要的海洋開發和科研基地

(資料來源:福建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整理:邱莉燕)

2015年06月

一帶一路啟動東協新商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經濟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