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憂鬱的浪漫

文 / 李慧菊    
1991-02-15
瀏覽數 9,350+
憂鬱的浪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星期六早晨的伯力,黑龍江畔的河濱公園裡,兒童跑跑跳跳,母親在後頭緩緩跟著;沙灘上幾個年輕男子穿著泳褲打排球;渡輪在水光粼粼的江上,畫出無聲的水痕。

北極的寒潮還沒有侵入這個遠東地區的中蘇邊境城市,陽光暖暖地灑在金黃樹葉上。

星期六也是結婚的「旺日」,一對新人依革命後的傳統,到公園小丘頂的青年碑獻花,攝影留念。雖然沒有拖地白紗禮服、豪華珠飾,但他們的笑容,依然感染每一個人。

生活在這兒如常地進行,日升日落,就像全世界其他地方一樣。

蘇聯社會並不是歐威爾所預言的「一九八四」--在「老大哥」從思想到行為的控制下,活人猶如機器,不得喘息。相反的,帶著豪爽、簡單、堅忍的性格,蘇聯人的生活,有著幾許浪漫氣息。

哈爾濱海外旅行總公司總經理于青林,去年曾赴蘇聯做市場考察,看到農貿市場總有許多賣花的攤子,回頭問蘇聯朋友:「你們種花種得這麼好,幹嘛不種小黃瓜?」他心裡想的是,這些人真不切實際。

蘇聯的花多半來自南方,從烏克蘭、喬治亞運到全國各地;蘇聯人最喜歡菊花、玫瑰。花是真的種得好,菊花厚圓肥密,各色長莖玫瑰,鮮艷得像剛離土一樣。

玫瑰的浪漫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1 / 03 月號

第05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