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美兆集團,創新啟動健檢2.0時代

特色健檢1〉一日健檢始祖
文 / 滕淑芬    
2015-05-07
瀏覽數 30,400+
美兆集團,創新啟動健檢2.0時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北火車站的地標新光大樓,訪客要上樓,得先到十六樓換證。但來同一棟樓內的美兆健檢客人,卻有一個可直達四十四樓的專屬電梯,這是台灣健檢診所鼻祖美兆的台北旗艦店,為一年服務五萬四千名客戶的貼心設想。

醫療門外漢 締造健檢王國

二○一○年搬至現址的美兆,細心打造這個兩層樓一千坪的旗艦店,寬敞舒適的空間,設有二十三個診間,以及健身設備齊全的體適能中心。貴客臨門更衣後,會拿到一張磁卡,從抽血、心電圖、聽力視力、超音波等,每一站檢查,磁卡都會自動記錄檢驗時間,有效率地在四小時完成一百項基本檢查(不包括腸胃鏡)。最後回到舒適的餐廳用餐,下午即可聽取健檢報告。

「我這裡是三百六十度,視野好,」六十三歲的美兆集團總裁曹純鏗,頭髮花白,身形英挺健朗,坐在今日休診的餐廳咖啡桌窗前,居高臨下俯瞰台北,侃侃而談他一手締造的健檢王國歷程。

曹純鏗是台灣自費健檢史上的傳奇人物。宜蘭出身的他,大專念的是世界新專(已升格為世新大學),沒讀過醫學院,和醫界也沒有任何淵源,竟在一九八八年當時台灣健檢風氣未開的保守年代,南下人生地不熟的高雄創業。

這樣的想法與勇氣,從何而來?

「會跳入這個領域也是意外,」原本從事房地產代銷的曹純鏗,三十四歲已賺到人生第一桶金,但他感覺房地產可能進入多空階段。偶然機會裡,他看到一台一千七百元的電子針灸儀在百貨公司銷售,覺得很有可為,認識老闆後,開始幫忙代銷。

很有生意頭腦的他,設計健康講座來促銷產品,甚至搭配其他贈品組合。當時台北榮總中醫部鐘傑博士剛好新開發出82A生物能檢測,民眾可以透過生物能檢測手腳十個穴道,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於是他想出來,只要買一台電子針灸儀就送一次免費檢測。

想不到效果出奇的好,排隊檢測的民眾,在國父紀念館附近的辦公室外,大排長龍,那一幕畫面至今他仍歷歷在目,讓他三十年前就體會到,「這些人是想來了解自己的身體健康狀況,原來健檢才是消費者的需求。」

為了解健檢市場的供需狀況,他以身試法,以兩個月時間,密集到全台七家醫學中心做健檢。當時醫院健檢至少都要三天兩夜,收費上萬元。他一手拿著碼表,一手拿著筆記本和錄音機,偷偷詳細記下每一項檢查所需時間、自己和醫護人員的對話,以及醫護人員之間的對話等。

「七家醫院統計下來,平均真正花在檢查的時間只有兩小時,其他的時間都在等,我終於找到一個可以與醫院對打的切入點,」他說。

一日健檢是創業核心價值

一日健檢成為他的創業核心價值。

此外,在健檢過程中,他也看到醫院服務的不貼心。例如護士從來不會叫他的名字,都是喊病人(patient)。敏感度高的他直覺,健檢民眾沒有病,但醫院還是用「病人待遇」來對待。

在醫院環境的規劃上,他深感改善的空間更大。例如照超音波時,他才知道原來他和病人是共用儀器、共用診間,「萬一前一位檢查的病人患有肺結核,豈不危險?」

曹純鏗說,後來有新聞報導說,連戰到台大檢查就被感染,只要病人、家屬、探病的人,閒雜人等擠在同一個空間,這種狀況就很難避免。

因此,他從服務、時間、環境開始規劃,逐步地讓健檢時間再從一日,縮短為半日,嚴格管控流程。「現在談美兆特色,這三個就是我的堅持,至今仍是我們屹立不搖的優勢,」他強調。

只是二十七年前要讓民眾到不是醫院的場所做健檢,難度非常高。

當時曹純鏗心裡想的是,高雄地區的醫學中心少,競爭者少,因此大膽投下數千萬元,一九八八年第一家美兆診所就在高雄中正路上開幕。

想不到卻是一場夢魘的開始,因為他找不到醫生,沒有醫生想來名不見經傳的診所工作;他也買不到檢查儀器,廠商覺得怎麼有個不是醫生的「瘋子」要買儀器,覺得他三個月就會倒閉,還要來回收儀器,嫌麻煩。

第三個問題更大,曹純鏗去申請美兆健檢中心執照時,當時主管機關衛生署卻說,沒有這個(健檢)項目。他找到當時衛生署醫政處長葉金川幫忙,葉金川想了想,想到一個「不設科別的診所」,美兆才順利營業。

「我心裡已經有準備,雖然理念很新,但一定有苦頭吃。真是關關難過關關過,」曹純鏗苦笑說,當時台灣醫療生態重視大醫院、名醫,他的診所叫好卻不叫座,因為一般民眾還是相信台大、相信名醫。

當時美兆健檢價格兩千五百元,希望能以中低價吸引客戶。開幕後,直接而來的考驗是,好不容易訓練一批護理人員,一個月後竟有十個人一起來辭職,因為曹純鏗要求她們要「服務」客人,但這些護理人員就是放不下身段,最後只有兩個人認同他的理念而留下來,就是現任高雄美兆診所的行政院長楊素俐和護理長劉桂珍,她們是美兆走過二十八年的見證人。

曹純鏗只好重新招募另一批人,當時高雄診所平均一天只有二十位客人,每月虧損一百萬元,連虧三年。

看著每個月的帳單赤字,曹純鏗心中也有大不了關門的打算。

從地方包圍中央 站穩腳步

有一天他拿出薪水和貨款算一算,心想再撐三個月,如果還是不賺錢,身上至少還有五百萬元,自己也還年輕,可以重新來過。

「就是一種置於死地而後生的心情。想不到下了決心,業績也上來了,可能也走到了關鍵轉捩點,」曹純鏗說,前三年虧損唯一的安慰就是美兆健檢的口碑很好,有不少老一輩的客人願意來健檢。

但當時醫療行為不能廣告,美兆就靠業務人員下午帶顧客來參觀,慢慢從大虧到少虧。

美兆以「地方包圍中央」的策略,在高雄站穩腳步後,慢慢搶進首善之都台北。一九九二年在台中展店、一九九三年桃園店開幕,一九九五年進軍台北時,知名度已大開,台北店裝修時,客人已預約到三個月後。

但這時經濟部、公平會也注意到他們,因為美兆採用的是傳銷經營模式,衛生署認為,醫療不能當成商品販賣。美兆同時被三個部會連續調查兩年,公平會甚至將美兆列為重點列管,要求每個月提報數據,包括收多少錢、賣了多少張會員卡等。

雖然曹純鏗心中不服,但如今回想起來,他卻雲淡風輕地說:「對我個人是好事,這三個部會等於是我的獨立董事會。」

他想盡辦法突破困境,先成立了美兆生活事業,而美兆診所需要的儀器設備就由美兆生活購買,會員也由美兆生活招攬,再與美兆診所簽約,把會員委託給診所做健康檢查。這套經營模式後來也被很多企業模仿。

「在法令上我們站得住腳,美兆生活有營業執照,可以招收會員,最後全部過關,」曹純鏗說,過程中只被罰了五萬元,最後主管部門也不得不默認這個事業架構,「我是第一個衝擊台灣健檢市場的人。」

四小時完成一百項檢查

美兆的優勢與特色就是能在四小時完成一百項基本檢查,而這個流程效率化與曹純鏗首創的「自動化健檢系統」有直接關係,但這個系統又是如何發想出來的?

原來啟發曹純鏗的靈感,來自於《讀者文摘》一篇〈自動化的身體檢查所〉文章。創業時,曹純鏗為了吸收醫療專業知識,跑遍書店,卻只找到一本與健檢相關的書,他只好到舊書攤收購當時每期都會介紹保健新知的《讀者文摘》,一口氣買下十幾年的舊雜誌。

翻閱《讀者文摘》時,他看到一九六六年九月號一篇文章,介紹美國奧克蘭醫師柯蘭(Morris Collen)首創的電腦自動化健檢,令他印象深刻。後來《讀者文摘》出版的《老周的身體》,圖文並茂介紹人體器官功能的書,也被曹純鏗列為業務人員必讀的參考書。

「這套系統是我自己想出來的,說穿了,就是把所有診間的儀器用電腦連線,每個客戶進來檢查就好像進入工廠的生產線,」曹純鏗說,每位客戶進到一站先刷卡,出來再刷一次,就知道停留多久時間。電腦也會記錄,現在哪一站空著,還有多少站沒有做,今天共有多少人來健檢等訊息。

他強調,這套系統最關鍵的地方,在於掌控人、時間、每一站的訊息,以及成本。例如流程進行時,是哪一組人在服務,若有客訴,一查就知道當時哪一個診間或醫護人員發生甚麼事。甚至包括醫護人員用了多少棉球、酒精、床墊紙、感光紙等耗材,也能嚴格控管。

剛開始,曹純鏗先請一家電腦公司幫忙規劃系統雛形,後來乾脆自己成立資訊部門,因為他會不斷修改,要求很細。曹純鏗把自動化健檢系統視為美兆的「核心引擎」,但他也不藏私,北京協和醫院曾派了三組團來考察,他大方告知,「我把答案告訴你們,大陸想買什麼會買不到,但美兆的流程系統是無價的。」

曹純鏗說,柯蘭醫生是美國的健檢之父,後來美國的健檢市場沒落,他還寫過一篇〈健檢無用論〉的文章,影響美國深遠。

拜讀柯蘭醫師的文章多年之後,曹純鏗特別飛到奧克蘭拜會他,柯蘭醫生也曾多次來台參觀,盛讚美兆青出於藍。

讓曹純鏗想不到的是,健檢在美國沒落,卻在日本發揚光大。一九九六年國際健診學會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行,曹純鏗認識了日本知名的醫生、時任國際健檢協會主席的日野原重明,特別請他來台北參觀;兩人結緣至今,目睹美兆的努力,日野笑稱曹純鏗為「地球上的健檢狂熱分子」。

站穩亞洲市場 放眼國際

二○○○年美兆在台北舉辦健診年會,天皇家族御醫,也是聖路加醫院理事長的日野原重明特別商請曹純鏗幫聖路加醫院規劃健檢流程,曹純鏗劃了一個流程圖給他,還飛往日本為一群博士級醫生上課解說。

曹純鏗清楚記得,演講前台下第一排人帶著懷疑和不屑的眼神,但當他講完美兆的理念和流程設計後,所有人都站起來致敬。

二○○三年聖路加醫院就採用美兆的自動化健檢系統,聖路加醫院的健檢人次也從一日一百二十人次增加到一百八十人次,人力卻減少三分之一,成本大幅下降。「終於美兆的第一個掌聲來自國外,」神情帶著些許驕傲與自豪的曹純鏗說。

奮鬥二十八年,美兆從台灣出發,放眼亞洲,已在香港、中國北京、上海,馬來西亞吉隆坡陸續展店,。二○一三年,美兆在亞洲的服務人次高達十三萬人。

曹純鏗說,亞洲很多國家的健檢概念還停留在三十年前,美兆可以扮演一九七○年代台灣農耕隊帶著先進技術協助非洲國家提升農業技術,並拓展外交的角色。將把這套有效率的健檢制度向亞洲、非洲、美洲推進。

不論曹純鏗的全球事業版圖何時會實現,美兆在台灣健檢史上,走過的軌跡,已足以寫下一頁歷史。

讓人活得好、老得慢

美兆二代健檢,從找病到找健康

美兆在台灣,一年服務的健檢人次達七萬多人。

創辦人曹純鏗雖非醫療專業出身,卻直覺認為,美兆手中累計兩百萬筆會員的生理功能指數的資料庫,是一塊待挖掘的「藏寶圖」。

現任中研院副院長的公衛學者陳健仁很早就對他說,一定要把客戶資料和檢體存起來,很有價值。

一九九五年他請來前三軍醫院院長宋丕錕出任美兆診所總院長,交代他,「我與醫界不熟,你要幫我把關係做好,我們必須跟學術界合作。」

一九九八年曾任衛生署副署長的台灣醫務管理學會理事長石曜堂和曹純鏗一同到日本考察。兩人拜訪日本厚生省官員時,看到這位官員桌上竟有一本美兆年報。他對曹純鏗說,很羡慕台灣,因為台灣健檢比日本多出二十年的經濟效益,因為日本健檢的主要族群是五十至六十歲,而美兆五十歲以下的客戶占一半;日本雖是全球最長壽的國家,但多出來的壽命卻可能是躺在床上。

日本之行,帶給曹純鏗很大的信心,讓他找到下一個三十年的使命,也就是「二代健檢」的新概念。

二○○七年美兆和學術界合作,希望以科學研究證明健檢價值。

國家衛生研究院衛生政策研發中心研究員溫啟邦運用美兆四十六萬人次,橫跨十二年(一九九四至二○○六年)的資料進行分析,發現台灣罹患慢性腎臟病的患者高達一二%,平均每八個成年人就有一人罹患此症,推估全台約有兩百多萬名患者,但知道自己罹患慢性腎臟病的人只有三˙五%。也就是說,有不少潛在患者直到自己快要洗腎時,才知道自己的腎出現大問題。

這份跨世代的研究也刊登在二○○八年六月的歐洲權威性醫學雜誌《刺胳針》(The Lancet)。

提倡「更早發現、更早預防」

美兆很早就看到大資料的潛在價值。曹純鏗說,美兆的資料已可以做出四十種慢性病和癌症的風險評估模組,如果加上中國的會員資料,美兆握有的是「全球黃種人亞健康圖譜」。

連美國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流行病學暨轉譯與公衛基因體學中心的華裔主任吳錫鳳博士,都想帶團隊來拜訪。

二○一一年美兆將預防醫學從傳統的「疾病醫學」向前延伸,他們根據空腹血糖、胰島素、膽固醇、尿酸、同半胱胺酸、黃體素、睪固酮等二十五項檢驗資料,歸納成代謝、慢性發炎、賀爾蒙三大基礎生理功能,認為足以反映一個人的健康狀況。

曹純鏗指出,尤其腸胃道最為關鍵,因為腸道是第二個大腦,每天吃的食物,身體中的毒素和生活壓力,是一關卡一關,緊密相連。

健康變化是因果關係,疾病是果,生理功能失衡才是因。找出原因,改變錯誤的生活與飲食習慣,才能得到真正健康。

他說,很多人眼睛澀、皮膚癢、睡不好、便秘、頭痛、過敏等,現階段這些小毛病可能一時不會要命,大家覺得無所謂,但小毛病一直不理,累積久了,就會付出慘痛代價。

美兆的一代健檢,目標是活得久;二代目標是活得好、老得慢。現在美兆要提倡,更早發現、更早預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