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無邦交的時代?

文 / 張弘毅    
1991-01-15
瀏覽數 16,100+
無邦交的時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即將進入「沒有邦交的年代」?

自從一九七一年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與日本、美國等「大國」先後斷交,邦交國中只剩沙烏地阿拉伯、南韓及南非勉強稱得上「大國」。

目前,沙烏地阿拉伯已經與我中止邦交,而南韓、南非兩「大」國「在缺乏互利基礎下,將來恐怕無法繼續與台灣維持正式外交關係,」台大法律系副教授傅崑成說明國際政治的現實。

台灣與南韓的邦交,已經尷尬到國人皆曰「會斷」的地步;南韓為了牽制北韓,一再表示希望與中共建交,外交部長錢復也承認,「中韓未來關係並不樂觀」。至於南非,最近與中共「民間」互相接觸,外電報導雙方曾洽談互設商務辦事處;我國新任駐南非大使陸以正,赴任前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坦承「中斐關係陷入低潮」。

一位政府高級官員私下表示:「我國目前三十八個邦交國,如果去掉一些較重要的國家,等於進入沒有邦交的年代」因為,「剩下的小國,有等於沒有。」他說的「重要」國家,當然包括人口四千一百多萬的南韓及人口三千三百多萬的南非。

外貿協會「我國一九九0年(一至十月)貿易統計表」顯示,在全部二十八個邦交國中,有十三個和台灣的個別雙邊貿易額,不到二百五十萬美元;其中大洋洲的諾魯、吐瓦魯及非洲的幾內亞比索等三個國家,九0年一至十月與台灣貿易額分別掛零。

外貿協會的資料同時反映另一事實:台灣的二十大貿易伙伴,除了南韓,大從美國、日本,小至菲律賓、西班牙,都和我國沒有邦交。

趨勢早已成形

一位外交部官員說:「假設今天在外交戰場上,不採取攻勢爭取正式邦交,五年內,中共會將我們的邦交國挖得一個也不剩,那時候就真的是沒邦交的年代了。」

當然,台灣外交處境再惡劣,絕不致於邦交國「一個也不剩」;然而衡量台灣未來對外關係,從外交到經貿層面,沒有大國邦交的趨勢,早已在退出聯合國時逐漸成形。

將近二十年來,台灣民眾對此別有一番體驗,「沒有邦交無所謂,只要經貿往來方便就可以」。甚至有位計程車司機半開玩笑說:「又不打仗,盟國那麼多做什麼?」名評論家王作榮向來主張「積極發展經貿實力最要緊」,「名稱不重要,即使沒有邦交國,我們也能憑實力活得很好。」

像錢復所說,長期外交挫折,造成國人有一種「既自大、又自卑的心理」。「有錢不怕沒位子坐,」國內某大商人如是說;台灣確實憑藉雄厚經貿實力,才能立足國際社會。只是,「沒有邦交的年代」,負面影響免不了。

台大副教授傅崑成指出,目前國際交流活動頻繁,如果沒有邦交,一旦我方人民(或僑民)在外國涉及權利、義務爭執,就不方便與他國政府交涉解決。最近「釣魚台事件」重演,台灣必須「迂迴曲折」地與日方溝通,就是最好的例子。

費力氣效果差

新任駐南非大使陸以正,過去曾在沒有邦交的奧地利擔任駐奧代表,「我就是進不了奧地利外交部大門,」回憶當年,陸以正感觸極深。

雖然有些外交官員也舉例說,我駐美代表「可以見到他想見的人(美國官員)」,但是這種見面場合總是「非正式」,軍售更是限制重重。

台灣與澳洲最近實質關係有重大突破,可是在此之前,台灣鞋澳洲「遠東貿易公司」只被視為一般私人公司,不但外交部派駐該公司人員無法享受正式外交人員特權及豁免待遇(如持外交人員護照享受機場通關禮遇、行李免驗、汽車懸掛外交人員牌照禮遇),甚至也不能在當地核發簽證。目前簽證雖可發,但是其他待遇和邦交國仍有大段距離。

「沒有邦交的年代」,除了外交事務首當其衝,經貿往來多少也有影響。聯合國及相關國際組織不說,單是台灣如果不能得到支持加入貿易暨關稅總協定(簡稱GATT),即使也可以用與GATT各會員國分別簽署雙邊協定取代,但是這種方式「浪費力氣,效果也比較差,」財政部稅制委員會執行秘書顏慶章說。

顏慶章表示,雙邊協定缺點在於,一旦兩國有經貿糾紛,便缺乏類似GATT的國際組織,扮演第三者的仲裁角色。有軍事糾紛,也無法訴諸聯合國的調停。

沒有邦交並不代表沒有作為。

根據外貿協會九0年一至十月統計資料項示,我國和沒有邦交國家(地區)的貿易總額約九百八十億美元,占台灣對外貿易總額近九八%。「沒有邦交,照樣可以做生意,」外貿協會市場開發處副處長劉大俊表示。

以土耳其為例,雖然和中共關係密切,但在外貿協會多方努力下,一九八六年,與台灣雙邊貿易為二千多萬美元。兩年後,雙邊貿易迅速突破三億美元;也在那一年,台灣與土耳其多年來第一次有次長級官員私下互訪。「我們奮鬥好幾年才成功,」談起土耳其的往事,劉大俊臉上露出自信和愉悅的神采。

沒有邦交不是問題

由於經濟的實力,與許多國家簽證開題已逐步解決,歐洲重要國家大都已在台受理簽證,連北韓最近都宣布對台灣開放商務觀光簽證。一位旅行業者說:「現在幾乎沒有什產地方台灣旅客不能去。」

許多藝術團體也早已突破沒有邦交的障礙,甚至共黨國家如南斯拉夫交響樂團、蘇聯舞蹈團都來台表演了。「兩年前不少沒有邦交國家的重要學者,有錢也請不來,現在幾乎都願意接受邀請訪問台灣。」教育部國際文教處科長林文通表示。

十年前,沒有邦交國家的重要學者來台訪問,大約每年二百五十人,今年是兩倍,將突破五百名。「學術交流其實最自由,沒有邦交不是問題。」林文通對於未來十分樂觀。

最近我國和號稱「富人俱樂部」的國際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簡稱OECD)溝通,希望由OECD當中介,台灣與OECD二十四個會員國同時簽訂全面性租稅協定,以吸引外貿,避免兩國重複課稅。一旦成功,這種辦法等於「技術性加入」OECD。

面子不夠裡子十足

就像戲台上的角色,「生旦淨末丑,不一定固定由誰出面,」外貿協會副處長劉大俊表示。最近外交部邀請有關單位研商,希望外貿協會能到蘇聯設立辦事處,以便促進實質關係。

不少官員學者同意,台灣近年的務實外交的確爭取了不少實質關係,例如最近中澳、中加,甚至中蘇關係的提升;不過要想和蘇聯、歐美大國建交,「實在很不樂觀」。「這就是我們在國際上的定位,以實體的姿態出現,別人肯定我們的實力,只能到這個程度了。」王作榮詮釋台灣國際地位的主張始終不變。

從樂觀一面看,未來務實外交發展的上限,將是「面子不夠,裡子十足,」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蘇起下了這樣一個註腳。

當然,有人更樂觀。外交部次長章孝嚴認為,目前我們雖然只有二十八個邦交國,但是有經貿、文化等實質交流的國家則超過一百二十個,這是具體的數據,顯示我們的外交活動力很強。

在章孝嚴看來,評估外交發展趨勢可以用二十年的時間做預測,而他覺得時間對我們有利,「也可能有一天,外國給我官方承認,只給中共實質承認。」二十年後,章孝嚴大概快七十歲,章次長有生之年,不知會否看到外交「風水」真個逆轉。

新任駐南非大使陸以正:南非關係四年不變

我可以肯定,南非與我國的正式外交關係至少四年不變,而且四年以後也很有希望。

四年不變的理由,主要是南非總統戴克拉克任期還有四年,以他對我國友好態度,加上有關黑人參政問題的憲政政革研議耗事費時,不會一下改變南非政治體制,所以中斐正式外交關係可望繼續維持。

黑人參政確實是中斐關係的變數,因為中共過去曾對黑人政治反對勢力提供援助。未來一定會接觸黑人政治勢力,不過我赴任後,短期內工作重點仍在南非政府(白人政權),至於和黑人勢力接觸,還沒有擬訂具體時間表。

南非和中共最近是有一些民間往來,南非政府也已經向我們解釋。當然,如果南非政府改變反共態度,對中斐關係的確不利。

(張弘毅採訪整理)

前駐韓大使薛毓麒:盡人事,聽天命

我想南韓早晚要跟中共建交,不過南韓並不是喜歡中共,而是喜歡東北亞交叉承認。

漢城離北京近,距台北遠,單從地緣政治而論,南韓沒有忽視中共的道理,何況為了牽制北韓,南韓更需要中共這張交叉承認的「王牌」。國家利益高於一切,將心比心,如果我是韓國人,也會這麼做。

南韓與我們就算在經貿關係方面,也缺乏強大互利基礎。譬如南韓生產的汽車想要多賣給台灣,但是國內汽車市場那裡有南韓汽車外銷拓展空間呢?

老實講,南韓把台灣及中共放在國際政治天平上一秤,誰輕誰重一清二楚。我們和南韓的關係何時會變很難說,一切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張弘毅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1991 / 02 月號

第05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