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江漢錡 辛中帶甜 貴七倍也熱銷

快樂農夫有機農場 有機三星蔥
文 / 黃漢華    
2015-01-29
瀏覽數 7,650+
江漢錡 辛中帶甜 貴七倍也熱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容否認,三星蔥在台灣料理占有一席之地,當地農民體認三星蔥對國人飲食的重要,也紛紛負起維護食品安全的責任,開始朝有機認證和產銷履歷邁進,讓品質更好。

說起來,三星蔥算得上具有產地特色的農產品。

從地理環境來看,三星鄉位於蘭陽溪上游,溪水從山林流出,挾帶礦物質和微量元素,變成泥沙濁水,灌溉蔥田,加上來自雪山山脈的西風,日夜溫差大,非常適合蔥生長。

全年三次收成 充滿辛香味

三星鄉農民多年來在有利排水、高於平地的田畦耕種,他們習慣將蔥深植土中,蔥的根部較長,蔥白較多,超過10公分,辛香味勝過其他產地的蔥,因此成為美食首選。

三星地區農會推廣股股長賴俊宏說,三星蔥全年可採收三次,全鄉的蔥農都符合吉園圃規定。根據農會統計,500公頃的耕作面積在2013年的產值達5億元,果菜批發市場還為它設置專屬拍賣區域,地位不同凡響。

在上百名三星蔥農當中,住在三星鄉行健村的農民江漢錡是唯一全面種植有機蔥,並且獲得產銷履歷認證的農民。

他的蔥經過包裝,換算1公斤的拍賣價要250元,一般三星蔥是66.4元,其他產地的蔥則是36.5元,相較之下,可見有機三星蔥的行情幾乎是一般蔥的七倍。

46歲的江漢錡從小就幫忙爸爸種田、種蔥,但是父母不鼓勵他務農,於是他就讀羅東高工學汽車修護科後,開設修車廠,無奈當老板的壓力太大,經常讓他很不快樂。

「那時我健檢結果正常,卻是一身不舒服,又查不出原因,」身材削瘦的江漢錡回憶。於是,他改行當家電推銷員,可是景氣不好,公司縮編,他只好重拾小時候的務農工作,在34歲那年,回家跟著爸爸種田。

父親的三星蔥之前已經通過吉園圃檢驗,2007年,三星農會開辦產銷履歷課程,他也報名參加,每天用電腦記錄農藥、肥料用量,很快的就拿到了產銷履歷認證。

江漢錡說,三星蔥不像蔬菜,無法使用溫室、網室,難防天災,每當颱風一來,蔥價就會大幅度起落,只要價格太低,心血就會泡湯,但是,有機蔬果的價格卻相對穩定,便產生種植有機蔥的念頭。

當時他上網查詢有機農業的課程,發現花蓮區農業改良場蘭陽分場開班授課,就報名參加。協助輔導的副研究員楊素絲發現,他學習動機很強,有課必到,只要不用農藥的栽種法,他都會自行實驗。

經過三年學習,江漢錡逐漸熟悉有機栽種,直到2010年,當時的村長張美找他加入有機農業,他開始在1公頃的耕地,以有機方式全面種植蔥和稻米,體會到箇中辛苦。

搭休閒農業風 讓遊客拔蔥

「雜草永遠拔不完!」他大吐苦水,才拔完東邊的雜草,西邊又長起來了,周而復始地拔,不是辦法,此時,蔥葉上出現了鏽病、紫斑病,甚至根部腐爛,蔥莖變成空心,一半的蔥都死了,讓他欲哭無淚。

過程中他數度想放棄,但是曾經當過產銷班班長的爸爸,卻鼓勵他成為第一個有機蔥農。「頭洗了一半,就繼續做吧!」父親這樣勉勵他。

後來他採用天然的生物防治法,以枯草桿菌、木黴菌等微生物,浸泡蔥的根部,希望可降低病蟲害。

花蓮區農業改良場蘭陽分場副研究員陳季呈觀察,江漢錡搭起綠色圍籬,吸引瓢蟲過來,吃會吃三星蔥的蚜蟲,十分用心。

這一、兩年,江漢錡的收成終於逐漸穩定,蔥的死亡率從一半降到兩成,辛香味也更強了,他的太太切蔥,往往忍不住淚水,必須暫停,這也證明有機蔥比過去更好吃了。

每當北部和宜蘭縣舉辦農夫市集,他就帶著有機蔥去銷售,消費者看到有機認證,很快就搶購一空,外縣市的訂單也源源不絕,由於供不應求,讓他打算增加種植面積。

看著客戶慢慢增加,江漢錡也想搭上休閒農業潮流,開放蔥田,讓遊客拔蔥,同時認識有機農業。他已為自己的田取名「快樂農夫有機農場」,希望有機農業為自己和別人帶來快樂。

本文出自 2015 / 02 月號

百大黃金農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農業傳產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