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2015:兩岸經濟各奔前程 ──「新常態」Vs.「新平庸」

觀念衝擊
文 / 高希均    
2015-01-29
瀏覽數 31,900+
2015:兩岸經濟各奔前程 ──「新常態」Vs.「新平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大陸經濟二個新里程碑

2015年,全世界,尤其美國、日本與台灣,將面對《經濟學人》所形容的中國經濟二個新里程碑:(1)它的對外投資將超過外資投入,證實大陸已是實質的經濟強國;(2)以國際平價指數(PPP)折算,大陸比一般預測早了五年,將超越美國變成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獲得主導世界經濟龍頭地位。美國輿論反應說:「我們將喪失百年來的輝煌。」

對台灣來說,如果兩岸兄弟情誼日增,關係平順進展,這些飛揚的指標自也會使台灣隨之水漲船高;但是如果兩岸關係起伏不定,看到這些數字,就產生「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不安全感。事實上這些「不安全感」逼使台灣政治領袖,無法閃避兩岸關係對台灣經濟策略的選擇。地方政治可以由政治人物爾虞我詐,人民生活的好壞則必須真實面對。

當前2015年的現實是:大陸正以新策略進入「新常態」,台灣在政府失能、國會失控、人民失落中陷入「新平庸」。前者是北京慎思熟慮後的戰略選擇;後者則是執政黨在民粹推波助瀾中不甘心的後果。

(二)大陸「新常態」啟動

一年以來大陸官方媒體以「新常態」報導經濟深改藍圖;它是指大陸經過30多年來快速經濟成長後必須調整的新策略。習近平在去年11月APEC中對「新常態」有明確的闡述: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成長;從「生產要素」驅動的成長轉向「創新」驅動;服務業與內需增長成為主力,城鄉與區域差距縮小,改革紅利為大家共享。

「新常態」中有一個令人驚豔的宣示:政府要大力「簡政放權」,習近平說:就是「要開放政府這隻看得見的手,用好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這種轉變使人想起1980年代雷根常說的一句話:「政府本身就是問題製造者,不是問題解決者。」這位因「保守主義」當選的總統不是在自嘲,而是主張大量削減政府權力,增加市場機制的運用。這個資本主義的基本信念,居然變成了中國共產黨改革的新重點。

「新常態」在操作上要使中國經濟平穩增長(7%左右),增長的動力多元(不能只靠投資或輸出)、結構優化升級,並且勇敢地告訴世人:過去的高速成長(8%以上)以後是「做不到、受不了、沒必要」。

向國際重要的宣示是:今後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要擺脫「速度情結」「換檔焦慮」,穩定中求進步,結構調整中求創新,「新常態」會使大陸經濟進入更高層次更平穩健康的發展。

一個經濟大戰略的轉變必須要選擇對的時機以及擁有強有力的領導。去年11月哈佛甘迺迪學院針對十位世界政治領袖的「治國能力」做了一次超過2萬6000多位國際樣本調查。在二組問答中:(1)以本國民眾評本國政治領袖,排名前三依次為習近平、普亭和莫迪(印度),歐巴馬第七,安倍(日本)第八;(2)在另一組國外民眾評一國政治領袖時,排名前三名為習近平、莫迪和德國女總理梅克爾;歐巴馬第六,安倍第九,普亭最後一名第十。

中共領袖習近平在國內及國外民眾的心目中,二組評分都排名第一。以他擁有的國內政治實力及國際聲望,「新常態」應當有機會變成「『好』常態」;很可惜對政治體制改革及文化教育發展缺少論述。

(三)「新平庸」之病延到2020

面對大陸經濟之轉型及公權力之「說到做到」,正反映出西方民主國家及台灣在執行政策時的吊詭。大陸的中央集權及言論自由等限制下,決策與效率並存;同時也與貪腐、人權犧牲、環境惡化……共生。台灣的民主體制一不謹慎,已變成民粹,助長了政黨惡鬥、媒體偏執、利益團體關說,其所產生的亂象與不平使人民、企業、外資失去信心。

IMF女總裁拉嘉德去秋在華府所創「新平庸」(New Mediocre)一詞,正可形容當前歐洲(及台灣)經濟的疲軟、缺少活力、內需不振、投資緩慢、政府對策既不夠勇敢也難以落實,造成整體經濟在平庸的空間浮沉,有時好一些,有時差一些。這種現象逐漸持續擴散,視為「常態」──也就是缺少勇氣與活力來打破這種「平庸」──變成了「新平庸」。(參閱本刊1月號拙文〈「新平庸」的跑道上停了一架「台灣號」〉

台灣當前最大的困境居然是來自民主選舉。選舉帶來民主,人人稱讚;不幸地是:為了選舉,就鼓動民粹,人人受害。民粹的現象是一些反對者及其啦啦隊可以靠信口開河的聲音、不求查證的文字及煽動的簡訊,抹黑別人的人格尊嚴、阻擋政策、擱置改革。例如此刻政府要尊重市場機制,推動使用者付費,真是難上加難。最近一例就是台電要取消學校電費津貼,立院「說不行,就不行」。

生活在台灣的人民,有些共同特質:善良、樸實、守分。但是這些「分內事做好」的沉默大眾,是無法對付那一批不擇手段、不分是非,無視法治,缺少良知,充滿貪婪及私欲,所形成的共犯結構。這一群人在政治民主(政府就不敢查)、言論自由(政府就不敢管)、政府負責(政府就不敢辯)三面大旗掩護下,迷惑了是非,激發了民怨,衝垮了公權力。

綜合的結果是社會內耗及空轉,進而演變成今天大家看到的:政策牛步、選舉奧步、道德與良心退步。

誰有本領能開出藥方來治「新平庸」之病?看來台灣經濟前景黯淡,這個病一直會延誤到2020年。

本文出自 2015 / 02 月號

百大黃金農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