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學校的好成績 不等於人生的好成績

找到自己的天命《讓天賦自由》書摘
文 / 遠見編輯部    
2014-06-26
瀏覽數 13,300+
學校的好成績 不等於人生的好成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就如同書名所提到的一樣,本書認為教育最重要的應該是讓每個孩子能夠找到自己的「天命」、擁抱「天命」。天命意指天生資質與個人熱情結合之處。他認為,應該要了解四個關鍵問題:天資、熱情、態度與機會,就能夠活出自己,釋放自己的潛能。而教育的功能,正是要幫助孩子發現潛能,發揮天賦,成就最好的自己。

以下即為《讓天賦自由》第11章精華摘要:

在我還是學生的時代,我們不斷被灌輸一個觀念—只要努力取得好成績,最好是拿到大學文憑,這輩子就不愁沒有好工作。那時候沒人會相信一個有大學學歷的人有可能失業,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自己不想工作。不可諱言,剛踏入就業市場的人如果有大學文憑,確實比較占優勢。美國人口調查局近期的報告指出,相較於只有中學文憑的人,大學畢業生一輩子賺得的薪資大約高出100萬美元,持有專業文憑的人更高出300萬以上。

大學文憑的價值所剩無幾

但明顯的事實也指出,相較於過往,大學文憑的價值所剩無幾。過去可說是通往好工作的護照,現在頂多相當於簽證,只能讓你短暫停留在工作市場。

這並非表示大學文憑的標準比過去低(這一點很難判定),主要還是因為大學畢業生的數量增多。在工業時代,多數人都從事勞力、藍領工作,只有少數人可以上大學,所以拿到大學文憑的機率,就好像「巧克力冒險工廠」裡面的小男孩抽到黃金彩券一樣稀奇。時至今日,大量人口從大學畢業,四年教育的文憑不過像包著巧克力的錫箔紙罷了。

為什麼大學畢業生數量增加這麼多?第一個原因是(至少就開發國家而言),21世紀新經濟體的驅動力,已逐漸轉變為數位技術與資訊系統的革新,勞力工作的重要性降低。我伯父口中的「頭腦差事」則愈見重要,因此愈來愈多人有必要取得更高的學歷。

第二個原因則是全球人口的增加,根據我不久之前的了解,全球人口在過去30年之內,已經倍增為60億,並可能在本世紀中期達到90億。據估計,未來30年內增加的大學畢業生,將高於歷史上的總數。

高等教育人口大量成長的結果之一,就是大學入學競爭更為激烈,甚至教學品質名不符實的大學,也一樣熱門。這股壓力催生了一種新的行業—商業性質的家教,或是升大學補習教育。如此的教育系統導致學生得面對沉重壓力,我們很難相信任何人(無論學生或社會)可以因而受益。多數國家都試圖進行教育改革,但在我看來,他們的方向完全錯誤。

教育體系需要轉型

從我們所面對的挑戰看來,教育體系其實不需要改革,他們需要的是轉型。轉型的關鍵也不是追求一致性,而是要適應個體的需求,發現每個孩子的個人天賦。我們營造的教學環境必須讓孩子產生學習欲望,並自然地發現自己真正的熱情。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必須落實天命的概念,世界各地有許多令人振奮的成功教改,都反映了天命概念的強大力量。

論點就是:我們亟需更完整地發揮天生的潛能,如此不僅能促進個人身心健康,還能使人類社群更為健全。教育應該能夠開發這些潛能,但從我寫書的種種因素看來,事情並不見得如此。許多書中人物都表示,他們走完了整個教育過程,卻不曾發現自己真正的天賦。我們可以說,他們直到離開學校、並且從所受的教育中「康復」之後,才終於發現自己真正的能力所在,而且這種說法一點也不誇張。

我一開始就點出,問題的根源並不是教師,而是教育系統本質上的整體缺失。事實上,若要真正解決教育的困境,唯一的做法就是讓懷抱教學熱忱與創意的老師獲得充分授權,並設法點燃學生的想像力與學習動機。

激發孩子的潛能才是目的

天命的核心概念與原則,對教育的每個重要領域都可能產生影響。首先,21世紀的學校課程必須從根本去轉變。我曾將人類智力的三項特質定義為多元、動態的互動,以及因人而異的獨特性,接下來讓我們探討這個定義在教育上的意涵。

第一、我們必須摒除現行的科目階級制度,如果在各個科目之間給予差別待遇,只是繼續強調已經過時的工業主義,並違逆了「多元」的原則。太多學生的天生才能因此在受教育的過程中,遭到邊緣化或完全被忽視。其實不論藝術、科學、人文、體育、語文、數學,都能在學生的教育過程中提供同等重要的貢獻。

第二、我們必須質疑「科目」的基本概念。世代以來,我們都認為藝術、科學、人文等科目之間,彼此屬於不同的範疇,事實上卻有相當程度的共通性。藝術包含許多技巧與客觀性,而科學的精神也有同樣程度的熱情與直觀性。若認為科目之間彼此無關,就違背了「動態的互動」原則。

教育系統設計課程時,基本概念不應是彼此獨立的一堂堂「科目」,而應是寓意更豐富的「學科」。例如,數學並非只是一套供學生死記的資訊,而是各種理論、實用技能,以及概念,所形成的繁複網絡,也就是一套「學科」。其他如戲劇、藝術、技術等,也都是如此。採用「學科」的概念,才可能讓學科之間彼此靈活互動,達到跨學科教學的效果。

第三、課程設計應該個人化。真正的學習存在於個別學生的頭腦與心靈之中,而不在多重選擇題的資料庫裡。我懷疑有多少學生清早起床之際,腦中只想著該如何提升州內的閱讀評量分數。學習方式因人而異,如果我們的目的是幫助學生找到天命,這一點就更為重要。目前的教育體制並不考量學生的個別學習特性或個別天賦,因此違背了「個別獨特性」的原則。

老師的任務是教學生而非教課

我想,多數出現在本書中的人物都會同意我的論點。他們之所以能夠釋放潛能,就是因為找到了心中的熱情,並且有機會去實踐這份熱情。就像李波斯基說的:最重要的,就是鼓勵孩子們繼續做自己有興趣的事。當我對魔術產生興趣,我得到很大的鼓勵與支持,現在我對魔術的投入程度,就跟藝術創作一樣。

也許有個孩子對籃球很感興趣,但不是想上場打球,而是研究球員的背景資料、哪個球員應該轉到哪支球隊才比較適合等等。這看似無用,但或許這個孩子最後會變成球隊經理呢!如果全班只有一個孩子是歌劇迷,他的興趣也應該獲得認可與鼓勵。最重要的就是培養孩子的「興趣」,不論是哪一種興趣。

天命的概念對教學也有很大的影響。太多教育改革都把教師排除在外,但世上最成功的教育體制均抱持相反的理念,認為應該大量投資在教師身上。其中的原因是,當你的天賦、困難、特殊能力得到他人的認可與了解,你成功的可能性就更高。正因如此,「良師」在許多人的生命中成為如此正面的助力。優秀的教師向來都了解他們的任務不是教課,而是教學生。良師具有個人輔導的功能,教育系統才能夠活絡起來。

標準化或個人化?

天命的概念也可能影響評量制度。教育系統一直以來都因為制式測驗制度,而遭到嚴重扼制;然而,除了幾個特例之外,教育水準並未因測驗的實施而獲得提升,反而戕害了教育體系的重要元素。為了進一步說明這個概念,讓我們把教育品質管制的做法,拿來與另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做比較。

餐飲業有兩種不同的品管制度,第一種是速食模式,這種模式要求一致性,藉此保證餐飲品質。速食連鎖店規定每家分店供應的菜色、漢堡或雞塊的材料、食用油的種類、麵包規格、薯條製作方式、飲料成分,以及供餐程序,此外也規定店面裝潢方式、員工穿著,所有一切都是制式規定。這些速食店對食客的健康通常只有壞處,因為某些種類的速食就是造成全球大量肥胖現象與糖尿病的原因之一。但至少,他們有「一定的」品質保證。

另一種品管模式是米其林餐飲評鑑指南。評鑑單位律定具體評估等級,但並不規定餐廳的經營方式。他們不規定菜單、員工穿著、店面裝潢,這些都是個別餐廳的自由創意。評鑑人員只律定評估等級,至於如何符合評鑑的等級,就取決於個別餐廳的判斷了。

評鑑過程亦非採取一體適用的規則,而是由美食專家進行評量,這些專家深諳門道,知道真正的好餐廳該是什麼模樣。在這個品管制度之下,所有入列的米其林餐廳都有非常高的水準,卻各有獨特的風味。

「因材施教」取代「一體適用」

這就是教育的主要問題之一,各國應該都要採取米其林模式的教育品管,但普遍可見的卻都是速食模式。教育的未來發展所憑藉的原則並非「一體適用」,而是「因材施教」;不是鼓勵群體思考或「去個人化」,而是以靈活的方式深入探索人類多元的潛能。為了我們的未來,教育必須與天命的概念結合。

我們若真心想落實教育改革,必須了解時代的腳步,跟上新時代的潮流,才能乘著時代巨浪往未來而去,否則便只能被巨浪吞噬,沉沒在舊時代的死水裡。無論對教育系統,或受教育的人來說,這都是攸關成敗的關鍵。

2014年06月

找到你的特色高中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2年國教高等教育閱讀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