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政大X書院授權學生 創造更好的學習方式

90後學生怎麼教?
文 / 王美珍    
2014-04-30
瀏覽數 18,550+
政大X書院授權學生 創造更好的學習方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你對以下的教室場景覺得有些詫異,代表你有可能有點過時了。週五早上9點,政治大學藝文中心的創意實驗室,大約30幾名同學正在上課。這次課程內容,取了一個有趣的名字「英雄獻聲」,同學必須和其他人分享「我是誰?」有人用一封書信、也有人用一首搖滾樂曲表達自己,每個人的形式都不同,展現各自的鮮明性格。

台下呢?不若傳統的課堂,這裡沒有講台與硬梆梆桌椅,取而代之的是抱枕、沙發與木質地板。聽講中的人,有人盤腿、有人伸腿、斜倚著沙發,吃點東西也可,一邊上網也行,其自在程度宛若在自家客廳。更令人訝異的是,課堂進行中,忽然聽見烤箱「叮」一聲!原來,這裡還有一個開放廚房。當大家說故事時,就讀法律系二年級的江俊杰,正在幫大家做早餐。他也是這門課的學生,只是,他選擇廚房作為他的學習場域。

這,是一門正式的學分嗎?不用懷疑,這是政大頂尖大學計畫下,以培育創造力人才為主的「X書院」,正實驗著過去台灣大學教育中前所未見,新世代師生溝通與學習方式。

動手做 培養面對未知的勇氣

當許多大學教師反應現在年輕人不好教、上課睡成一片時,此計畫已進行到第八年,去年共136人報名,不限科系,從中選出50個人,是政大新生最熱門的搶手課程。X書院計畫主持人、政大廣告系教授陳文玲,一直教授創意相關課程。同學都直呼他「文玲」,就像稱呼自己的朋友。

陳文玲說,所謂的「X」,代表的是「未知」,希望培養學生面對未知的勇氣,及找到新的可能。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動手做」。這裡沒有一定的教材,而是分了許多專案,包括X畫室、X食堂、X專輯、X旅行、X漫畫、X攝影等,學生必須選擇一個專案,搭配專業工作坊學習。週五是共同時間,一起腦力激盪、發表,分享。

為什麼強調「做」?陳文玲說,政大學生過去往往被認為抽象思考能力強,卻眼高手低。於是,她開始思考能不能「眼也高,手也做?」「在這個快速變動的新時代,很多事情已經無法用理論解釋。未來不是想出來的,而是做出來的,」陳文玲說。

因此,每一年的學生,都必須在自己的領域裡完成一個「X」作品。例如,參加專輯專案的學生們,今年計劃做出一張專輯。從寫歌、唱歌、演奏到錄製,都一手包辦。參加「X專輯」專案的哲學系三年級徐容說,自己喜歡聽音樂,但完全沒學過任何樂器。為了完成計畫,她從零開始,上網學習,向朋友請教,慢慢學看譜、記譜,目標是寫出自己創作詞曲的歌。

學習不在課堂上 而在生活裡

有人曾問,這樣的訓練對就業有幫助嗎?陳文玲說,起碼學生比較不害怕未知。遇到事情,就知道動手做、解決!其實,X書院某些專案,已開始踏出微創業的一小步。例如,X食堂,就由同學研發餐點,已對外接單,野餐一人收費100元,目前客戶大多是學校行政人員與社團。 另一個精神就是「賦權」(Empowerment),把權力下放給學生。不僅課程內容學生可提案,連下一屆招生工作也由學生負責。

招聘組由四位學生各自企劃一個主題。例如,廣告系二年級的鄭乃蓉負責「菜菜子工作坊」,主題是田野與土地,希望徵選者至少要知道如何把一株植物養活。更特別的是,招聘組的學生不只負責發想主題與宣傳,決定誰能入選X書院的評審,也是他們,不是老師。

不過,由學生挑起招生徵選大樑,還是有很多同學不習慣。鄭乃蓉說,當她舉辦第一次招生說明會時,活動將結束時有學生問:「之後還有正式說明會嗎?」她問:「什麼是正式?」學生說:「就是有老師在的那種。」「我們看了看彼此,相視大笑,沒有那種!」鄭乃蓉說。

其實,政大推廣「書院」教學新實驗共有三個,除了X書院、還有人文思辨的博雅書院與國際觀的國際事務書院。修讀這三個書院的學生,必須強制住宿。這是仿效國外許多學校,認為大學不發生在課堂上,而在生活裡。前幾年,陳文玲甚至一起住進宿舍,成為同學的室友。她觀察,這些同學刷牙、洗臉、睡覺都在一起,晚上就在宿舍討論彼此的專案,學習很自然的變成生活的一部分。最近,同學們還想自己種菜,正向學校提案中。

當學生自主權愈來愈高時,對於權威不再輕易接受時,是否老師愈難教?陳文玲並不這麼認為。她笑說,這幾年教書愈來愈開心,因為學生愈來愈奇怪。自認從前也是「怪」學生的她,很欣賞現在學生活潑、多元、敢表達,「我常常覺得,他們的世界好有趣喔!」

她表示,現代的教育與過去最大的不同在於,網路讓學生取得資訊的方式很多元,每個人也都有一套判斷資訊的方法,教育提供的角色不再是單向傳播,而是提供不同知識、想法的「連結」與「平台」。

適當去階層化的溝通 才能激發最好想法

然而,課程進行中,學生總有需要糾正的地方,該怎麼溝通?陳文玲認為,如果老師一味壓學生,就算是對的事情,學生也不會聽。她的體會是,只有當老師不抱持著「我一定是對的」時,學生反而聽得進去。為什麼?「因為,我真的不一定永遠是對的啊!」她說。

曾經替台積電、麥肯廣告、奧美廣告等企業上創意課程的陳文玲認為,和年輕人溝通,與企業溝通的原理類似。許多組織是主管往下壓,員工就只做表面配合。雖然組織必然存在階級,但在某些時刻鬆綁,單純回到「人」的角色,進行「一致性溝通」,才能真正激發出最好想法。

陳文玲認為,對年輕人溝通也是如此,世代間一定有差異,大人的經驗有使得上力的時候,年輕人同樣也有,「我們這一代人的功課是怎麼和年輕人合作,一起創造更好的可能!」

政大X書院, 怎麼用新方法教年輕人?

1.不強調理論的抽象思考,而強調「動手做」

2.教育現場不是教師單向傳播,而是眾多「連結」的平台

3.賦權給學生,學生有參與課程企劃、招生的權力,同時也要學習負責

4.老師與學生,各自經驗皆有可運用之處。若不堅持自己是唯一正確的,學生更容易接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