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我們要選什麼樣的領導人?

知識經濟論壇
文 / 李誠    
2014-02-26
瀏覽數 17,050+
我們要選什麼樣的領導人?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他演講內容主要比較西方國家的民主與選舉制度與中國大陸的一黨專政制度。他說,他小時候被毛澤東洗腦,認為共產主義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制度,所有的人士都可以各盡所能、各取所需、人人平等。但是在此過程中,必須要進行鬥爭,去除所有的反革命分子與資產階級。

但他長大後發現毛澤東是一大騙局,於是他想盡辦法出國。到了美國,他又被洗腦了一次,這一次民主是全世界最好的制度,民主打敗了共產主義,使蘇聯政權崩潰,其他前共產國家也開始走向民主政治。他們人民生活也開始改進,與繼續推行共產主義的北韓、古巴相比好太多了。

西方國家的領袖與國際組織在過去30年花很大的力量向全世界去推廣民主制度,他們甚至不惜聯合出兵剷除一些專制獨裁的政權,如利比亞、伊拉克、阿富汗。西方國家認為中國大陸沒有選舉的制度,不是民主國家,因此要求中共領袖走向民主與選舉的制度。

李世默說,西方國家的努力使1970年全球只有15個國家屬民主且有選舉的制度,到2010年已增加到115個國家,相當有效。但是,他也指出,西方最徹底推行民主與選舉制度的美、英、法、德、澳洲、加拿大等國的總統或總理都是民選,但是這些領袖被選出以後,1年之後聲譽便會下落,民調支持度會下降到20%甚至個位數。再看這些國家的經濟,有哪一國不是失業率居高不下,國債高舉,薪資停滯不前。

大陸以實力證明 一黨專政沒有不好

李世默說,相反地一黨專政的中國大陸,在30年內不但超英趕美,並且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人民生活有非常大的改進,經濟成長率高,全世界哪一個國家的大企業不想到中國大陸去投資、去設廠、去分享他們巨大的國內市場。再者他們的中央領導人物是從地方、省、到中央部會再到國家領袖,都是從千萬人中千錘百鍊,激烈競爭出來的優秀人士。自鄧小平到習近平,哪一個不是能幹,真正在為民服務的領導人。

他又說,國內外調查亦顯示,大陸人民對領袖的滿意度遠超過西方民主國家人民對領袖的滿意度,人民對國家的前途亦遠比西方民主國家人民樂觀,如此看來誰說大陸的領袖沒有民意基礎。李世默建議西方國家的領袖不要再把他們所認識的民主強行推廣到其他國家,應多花點精力去解決自己國內的經濟、失業與國債問題,少管他人的內政。

民主的問題不在制度,而是選民

民主制度真的不如一黨專政的制度嗎?絕對不是。民主制度可能選出不理想的領袖,但是他們有清楚的任期與罷免制度,一個不理想的領袖可以透過選舉換人或罷免,而且政權移轉一定和平穩定。但是一黨專政的領導人,可以終生不下台,如北韓的金氏皇朝、古巴的卡斯楚。

民主政治的問題不在制度,而是在選民,選民通常只透過總統候選人的數場辯論以及他們不實的政治承諾,媒體前的表現,便決定他們的投票。台灣自有總統直選以來,選民也確實對選出來的總統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有各種不同程度的不滿,民調的支持度也下跌到20%甚至更低。今年台灣又有各縣市七合一的選舉,2016年又有總統大選,台灣的選民如何能在此次作出正確的選擇?

好領導人應有4種健康和3項特徵

現有研究指出,一個好領袖應具備身體的健康、心靈的健康、心理的健康與道德的健康,四者缺一便不是好領導。因為沒有身體的健康,做事便沒有衝勁,沒有精力;沒有心理的健康,便不能容忍不同意見,沒有遠見,只想報復,搞派系;沒有心靈的健康考慮問題層次不高,做事不正直,只求不犯法,不問是非對錯;沒有道德的健康,做事就會抄捷徑,只求達成目的,不擇手段。

有了上述四種健康,他便會有有目的生活,亦即有清楚的人生目標,有與個人價值觀相吻合的生活,有尊嚴、有生產力、有靈性的生活;他會與他人有高品質的關係,亦即與同僚有強力的互倚,有高度的情緒管理力,成熟、穩重與家庭有親密的關係,與他們有高度的溝通能力,他會對周遭事物有正面的看法亦即具有幽默感,自信、樂觀、自律、能適應、具熱誠、有衝勁、有挑戰性的個人目標。

簡言之,一個健康的政治領袖應具備正直(integrity)、勇氣與果斷(courage)與影響力(impact)等三個特徵。正直是指有自信、自律、他顧、不隨他人意見隨便改變主意;勇氣與果斷是指在最惡劣的環境下,在受威脅的情況下,仍能做出最正確的決策;影響力是指領導人的正直,勇敢果斷,會影響到同僚的態度,使他們也具正直、勇敢與果斷的特性,因而對整個政府組織發揮其正面的影響,對社會風氣與價值觀也形成正面的影響。

在2014與2016年的選舉時,選民應以這些標準去評鑑各候選人,不要被他們花言巧語與不實的承諾所騙。媒體也要扮演一個正面的角色,多多報導候選人的特質,而不是負面的報導,以便選民對候選人有深入的了解,做出正確的選擇、如此才能使民主制度真正的落實,台灣才有真正傲人的民主制度,經濟社會也會作快速的發展。

政治評論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