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橫跨時間空間 用藝術和全球溝通的起點

藝術拚第一〉1.政府積極投入資源 國立現代美術館
文 / 王美珍    
2014-02-25
瀏覽數 13,000+
橫跨時間空間 用藝術和全球溝通的起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座美術館,可以承載多少意義與夢想?對於位於首爾的國立現代美術館(MMCA)來說,這個答案可能是「無限大!」2013年11月才剛開幕的國立現代美術館首爾分館,是首爾目前最新的美術館。

國立現代美術館展品研究主室長崔銀珠表示,現代美術館原有兩處,一處在首爾德壽宮內,但規模較小;另一處在果川市(Gwacheon),離首爾約1小時車程,離市區太遠,引起民眾抱怨。「現代美術館,就應該位於市中心,反應現代人們的生活,」崔銀珠說,如同巴黎的龐畢度、紐約現代美術館。於是,在韓國藝術文化界多年催促下,2009年,由當時擔任總統的李明博宣布興建,歷時5年多完成。

在600年政治中心區域啟動文藝復興

新任韓國總統朴槿惠,一上台就展現對這個美術館的高度重視,將此視為任內「文化隆盛」計畫的第一個成果,希望透過這個美術館,達成韓國的「文藝復興」。為什麼這座美術館會受到官方如此高度重視?可先從館址說起。

原來美術館坐落的區域,早在600多年前朝鮮王朝時代,就是王室的寺廟與辦公處所。1920年,韓國被日本殖民時期,日本又在此蓋了一座軍醫院。1960年代後,朴正熙的極權軍事政權,又將軍醫院建築改為情治國安局(Defense Security Command)。因此,這個區域本身就見證韓國600多年的曲折歷史,這個民族的榮耀與恥辱都曾在這發生。「這裡從高度敏感的政治權力中心,轉變為向民眾開放的藝術場域,意義重大,」曾來此參訪的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副教授黃建宏說。

只找本土建築師 保留歷史痕跡

因此,當近幾年來首爾許多新建築,都找國外建築大師增加國際能見度時,惟獨國立現代美術館刻意找韓國本地建築師、弘益大學建築系教授民憲俊(Mihn Hyun-Jun)負責。「不一定國外的建築師效果就好,我們必須選擇真正了解這段歷史的人,」現代美術館國際事務交流經理李榮仁說。

因此,現代美術館的建築結構,保留了日據時代所蓋的紅磚樓,甚至還可以看見當時的樓梯與扶手原貌,再另外接合上新建築體做為展廳,融合舊歷史與新時代。民憲俊說,他的建築理念是盡量保存歷史的痕跡,「讓歷史融入建築中,讓人們在此思索過去、現在與未來。」

除了傳統與現代,國立現代美術館也是「本土」和「全球」的交界點。崔銀珠說明,目前已是全球流動的時代,人們只要坐飛機,就可以往返不同國家。因此,美術館也必須符合全球化。

由於美術館之前在德壽宮與果川的兩個分館,大多展示韓國本土的近現代藝術為主。「從首爾館開始,才是真正開始和國際藝術接軌,和全球溝通的起點!」崔銀珠說。

策展即有全球化的氣度與企圖

從開幕主題展「連接和敞開」(connecting and unfolding)中,館方一口氣邀請來自英國、日本、德國、紐約、印度、韓國等不同國家的策展人,展現全球化的氣度與視角。此外,館方更邀請近年活躍於國際藝術舞台、以絲綢藝術聞名的韓裔藝術家徐道濩(Do Ho Suh),特別為美術館量身打造名為「家中之家」(Home within home)的作品。

徐道濩出生於首爾,後移居美國,因此,這個作品用藍色絲綢做兩間房子,一個是首爾老家、屋頂尖尖的韓屋,外面則是美國西方造型的公寓,由後者包覆前者。這個展品,跟藝術家個人的經歷相同,本身就是西方與韓國傳統的結合。

崔銀珠說,館方的展品從3月春季開始,焦點就會放在「亞洲」。開館時放眼全球,之後聚焦亞洲,都是有意識的規劃。不過,國立現代美術館雖然企圖心宏大,但姿態一點也不高傲。「這是一個沒有圍牆的美術館,」崔銀珠說。不像一般美術館多半有腹地隔離,保持距離感。這個館出入口就有六個,人們從任何一個方向進出都可以。除了展覽,還有圖書館、電影院、咖啡廳、教育工作坊等多種複合式功能,提供民眾參與。

在展示內容上,也強調和民眾互動。以作品「移動花園」(Moving Garden)為例,在展場上製作了一個人工小花園,每天都插上120朵鮮花,民眾可以摘取。但是,遊戲規則是必須把花送給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拍照上傳。在這個行動藝術中,美術館也成了交朋友、心花朵朵開的地方。

另一個數位藝術作品,則將光束投射在地上,光會感應人經過的腳步而產生曲線變化。於是,可以看到許多小朋友在美術館走廊上奔跑,看著自己跑出的線條,玩得不亦樂乎,完全沒有傳統美術館莊嚴肅穆的距離感。

橫跨歷史與現代、本土與全球,還有數不清的民眾參與。這座美術館的未來可能性,當然是無限大!

本文出自 2014 / 03 月號

不服輸的首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全球焦點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