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江宜樺:拒絕邊緣化,開放才能突圍

台灣未來3〉行政院院長談前景
文 / 何佩珊    
2013-12-11
瀏覽數 5,350+
江宜樺:拒絕邊緣化,開放才能突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大會主題是「打造華人幸福經濟」,江宜樺特別以政府兩大經濟施政主軸——自由經濟與創新經濟,跟現場領袖們分享。演講中,他多次表達對於台灣可能在世界自由經濟發展過程中被邊緣化的擔憂,更表示自己是以時間急迫、不容蹉跎的心情,率領著執政團隊設法突破難關。以下為演講精華摘要:

目前政府正全力拚經濟,願景是由兩個主軸構成,第一個是「自由經濟」,第二個是「創新經濟」。這兩件事,其實大家對內涵多少有所知悉,我今天要特別強調它們的意義。自由經濟,意味台灣要打造成一個自由經濟島,要不斷持續前人開創的自由貿易與自由經濟道路,希望能夠進一步、更加自由開放、更具競爭力和彈性,希望台灣不在世界自由經濟發展的過程裡被「邊緣化」。

剛剛說的這些,我相信每個人都非常熟悉,但對許多懷疑台灣是否該進一步追求自由經濟的人來講,仍然沒有深刻感受。所以,我在這裡用兩個最近看到的小故事,說明台灣如何正被邊緣化。

今年10月10日的國慶演講上,馬總統提了一個數據,比較去年台灣、新加坡、韓國這幾個競爭激烈的貿易國。在貿易額中,新加坡和韓國每100美元,分別有63美元和34美元享有自由經濟貿易優惠,台灣只有4元,而且這4元是與中國大陸洽簽ECFA後才有的。如果每100美元只有4元享有和其他地區的關稅優惠,請問我們的競爭優勢在哪裡?這是十分令人警惕的數字!

拚經濟 別怕與大陸交流

即使如此,還是很多人懷疑台灣要進一步開放自己的經濟體。他們擔心的原因不外乎,如果和其他地區、尤其和中國大陸有過於密切的交流,有主體性喪失的疑慮。可是,在區域經濟不斷形成的時代,在全球自由經濟密不可分的格局裡,我們怎麼可能一方面想和全世界先進經濟體交流,另一方面又要自絕於中國大陸市場?

有些人對於和中國大陸交往有疑慮,這是難免的,因為全世界只有中國對我們仍有明顯政治、軍事上的企圖心。但這不代表我們可以在經濟貿易上和中國一刀兩斷,更不代表我們一廂情願地想要打入世界經濟市場,卻可以不理會中國大陸。

再舉個例子,稍早我到高雄拜訪一家醫療器材公司,我很訝異地聽到,這家公司近幾年之所以大幅成長,是和我們採取自由開放的經濟政策息息相關。該企業主說,因為ECFA,他們進入中國大陸的關稅可以減4%,創造了比前一年增加30%的貿易額。他肯定地告訴我,ECFA對具有競爭力的產業極為重要。

開放過程中,難免有競爭力不足的產業會受影響,但如果一直因為擔心這些,而不去勇敢開創屬於我們優勢所在的世界,就會自絕於這個世界。而台灣過去的成就,一直是靠著不斷地自由開放,才獲得今天的幸福和繁榮。身為執政團隊,沒有任何理由在這條道路上退卻、猶豫,這也是為什麼政府這麼重視自由經濟。

扶植創新創業 要打通環節

另一點要報告的是「創新經濟」。政府這幾年非常在意創新和創業,稍早看到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的一席話,讓我覺得很感動。如果企業家都像他一樣,把自己覺得能有所貢獻的力氣拿出來,面對社會、講明白,我們一定會知道自己的處境是什麼。

台灣並不是沒有機會,但台灣一直用比較傳統的方式面對未來。這是一個充滿變數與挑戰的世界,如果我們無法調整思惟去激發創造力,甚至在制度上、社會文化的氛圍上,改變過去對產業跟人才的看法,就不可能比得上其他真正重視創新創業的國家。

台灣民間活力無窮,但創業過程常面臨兩大困境,一是政府法規過時、卻又無所不在,束縛了創造力;第二是有創意的年輕人,無法得到足夠資金。我想利用擔任行政院長的時間,和閣員好好解開這兩個癥結。如果我們不用全部力量鼓勵創新,並在制度和政策上協助創業,那麼台灣可能會繼續淪於「口號治國」。

我的心情其實和李開復一樣,他即將接受化療,但是在他暫別之前,他要大家聽到他的肺腑之言。我雖不是身罹重病,卻是用同樣時間急迫、不容蹉跎的心情,在率領著團隊。我常告訴同仁,不妨將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或是一生中想要貢獻國家社會唯一可能的三個月。我們是用這樣的急迫感與自我要求,希望讓台灣不要蹉跎,讓台灣往前邁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