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彩線台北:愛恨交集的夢土

文 / 蕭富元    
1990-09-15
瀏覽數 9,050+
彩線台北:愛恨交集的夢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屏東坐火車北上,沿途各個鐵皮覆頂古舊簡陋的車站以及著輕衫、操閩南語、步伐悠閒的中南部人愈退愈遠。最後,穿梭不息的紅男綠女沒入新穎富麗的台北車站。

正如同有人形容巴黎和法國是兩個國家,有人說在台灣實際上也有兩個國家:一個是台灣;另一個是景觀、文化,甚至是日常通用語言都和台灣迥然分明的「台北國」。

隔開台北市和台灣省的淡水河兩岸就相別天壤。河的南邊是工廠林立、草根味濃的台北縣,北岸是高樓櫛比、都市化的台北市,宛然兩個不同國度。

僻處台灣東北角的宜蘭縣,一名小公務員到台北開會,乍見會議廳鋪設的豪華地毯以及先進的麥克風系統,半戲謔、半開玩笑的自況:「好像第三世界的人來到第一世界。」

「借問路邊的大姐,繁華都市台北從那兒去?」物質匱乏的五0年代,一曲流行的「孤女的願望」唱盡當時一般人對台北的憧憬與神往。繁華富麗的聯想始終纏繞著台北,在台灣人民拼手柢足累積財富的過程中,「台北」兩字蘊含了金錢、機會以及功成名就的寓意。

正因台北有夢,儘管雜蕪冷酷,傾全國力量堆砌而成、匯聚所有資源於一身的「聖城」,依舊是一座大磁場。

台灣唯一的中心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0 / 10 月號

第05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