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印度金磚褪成灰,只因未及時調整經濟體質

1. 外資減碼 源自雙赤字嚴重
文 / 王怡棻    
2013-10-02
瀏覽數 12,350+
印度金磚褪成灰,只因未及時調整經濟體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紅了將近十年的印度景氣,已確定今年絕對不會再延續了。這塊曾經閃閃發亮、吸引不少台灣人一探究竟的金磚,如今似乎成了灰撲撲的泥磚。自5月下旬,美國聯準會(Fed)主席伯南克透露減碼寬鬆貨幣的訊息以來,全球熱錢開始乾坤大挪移,從紅極一時的新興市場紛紛撤出,其中,印度的資金出走潮最為迅猛。

彷如搭上雲霄飛車,印度股匯市今年震盪不已。根據統計,從5月後的4個月內,印度匯市一度跌近兩成,頻頻創下歷史新低點。而印度股市也曾達20~30%的跌幅,金融風暴一觸即發。雖然印度央行總裁拉加恩(Raghuram Rajan)9月上台,推出一連串改革方案、大端政策牛肉,股匯市止住自由落體跌勢、逐漸回溫,但比起兩年前對美元1:45,今年的1:65仍是令人心驚。

匯率、經濟成長、信評同步走低

匯率的震盪,讓許多做印度進口生意的商家紛紛叫苦連天,因為在盧比持續跌價的預期心理下,客戶紛紛減少進口,並選擇以本國產品替代,訂單銳減。另一方面,印度的成長動能也亮出警訊。9月初,印度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創下四年半新低,9月中旬,印度總理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也確認壞消息,將今年度經濟成長率由6.4%下修至5.3%,逼近十年低點,過去曾高達9%的成長率已一去不復返。信評機構標準普爾公司(Standard & Poor''''''''''''''''s)還頻頻暗示,將印度已經是BBB-的評級,再度調降。

更大的問題在於通膨。走入印度熙來攘往的菜市場,會發現屬於日常消耗品的洋蔥,已經奇貨可居。從每公斤15盧比,一路飆漲到70盧比,對每餐「無洋蔥不歡」的當地人形成巨大痛苦。「洋蔥危機」不但登上印度各報頭條,更讓人心惶惶。「再這樣貴下去,真的不知道日子要怎麼過,」一位印度婦女皺眉抱怨。

眼見負面消息四起, 連印度總理辛格(Manmohan Singh)都忍不住跳出來,大力保證印度不會重演1991年的金融危機。辛格的喊話還紛紛登上《經濟學人》等外國媒體。說到1991年,多數台灣人不知道,那可是印度人難忘的一次金融風暴。

時間拉回22年前,當時波斯灣戰爭引爆石油危機,國際油價飆漲加上出口不振,讓大量倚賴石油進口的印度,遭逢前所未有的經常帳赤字。盧比大貶,外債規模激增,外資大舉抽離。當時外匯存底近乎枯竭的印度,瀕臨破產。為了挽救財政,政府只能向國際貨幣基金(IMF)伸手求援,並空運67噸黃金做擔保品,才勉強度過危機。

盧比貶值 弊遠大於利

不過對比1991年的慘狀,多數財金專家表示,目前印度外匯存底約有2780億美元,約可支應6~7個月的進口債(當時不到3個月),不至於重蹈1991年覆轍,或發生如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然而,匯率大貶、外資出走,對印度造成的打擊已不容忽視。

「盧比貶值對印度是弊遠大於利,」澳盛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麥奎爾(Glenn Maguire)篤定表示。貨幣貶值本是增加出口競爭力,同為新興市場的巴西、土耳其、南非等國,就以貶值救出口。然而印度電力不足、製造業不振,能出口的商品數量有限,匯率跌對印度幫助不大。

只是,令人好奇的是,最近半年來的熱錢退場趨勢,許多新興市場均受波及,為何印度受創最重,外資淨流出達40億美元?「就像潮水來,潮水去。過去貨幣寬鬆時,印度湧入最多資金,現在資金退場,自然也流出最多,」星展銀行投資顧問部副總裁林雅慧解釋。

美國聯準會2008年開始的量化寬鬆政策,讓全球多出3兆美元的資金。當時歐美成長低迷,滿溢的熱錢於是到處流竄,新興國家幾乎不分體質雨露均霑。然而,現在情況又再度翻轉。「由最近歐美國家發布的房市、車市、與製造業數字看,成熟市場明顯回溫,資金自然往安全性資產回流,」瀚亞印度基金經理人林宜正指著一疊統計報表說。

財政貿易雙赤字 經商環境不佳

除了熱錢回到歐美外,印度被外資大舉減碼,也與它經濟基本面體質不佳脫不了關係。「印度是典型雙赤字國家,財政赤字與貿易赤字嚴重,而且外債較其他新興國家高很多,」花旗投顧負責人王進彰表示。長期以來,印度的經常帳一直處於赤字。去年印度出口約3000億美元,進口卻高達5000億美元。印度孟買台灣商會會長盧秉承觀察表示,印度能出口的,以廉價的農作物為主。石油仰賴進口,國人特愛購買的黃金也是進口,只要油價、金價一漲,貿易逆差就會擴大。近年雖然努力增加外匯存底,但在金磚四國中還是吊車尾。

另一方面,印度的預算赤字也造成外資的不信任感,累計外債占GDP比重達20%。「印度稅收少,開銷多,補貼又特多,」《環印度洋大商機》作者林志昊觀察表示,印度政府長年提供窮人油價、糧食等各式補貼,但又不積極改善教育環境,「只給魚,不給釣竿,」稅基自然難以提升。

印度仰賴外資,但經商環境並不友善。印度孟買台商會會長盧秉承不諱言,考慮到落後的基礎建設、道路、水電、網路、交通,再遭遇到繁文縟節、官僚主義、貪污盛行、政策不明朗等,讓很多外資外商在多次考察後,多半以小規模方式進入印度市場試探,而非大舉進軍。

走出泥沼 結構改革才是重點

林志昊表示,過去印度因為地理位置卓越,加上以英語系為主,一直被西方國家視為抗衡中國的一張王牌,因此深受外資青睞。然而在高成長時期,印度卻沒能把握外資湧入的黃金機會,健全經濟結構,以致於資金退場時,問題更加凸顯。「央行利率調控只是一時的,印度必須進行深度的結構性改革,才能走出泥沼,」瑞銀亞太區財富管理研究部主管葉勇俊(Hartmut Issel)直言。

印度政府並非對國家叢生的百病無動於衷。事實上,今年以來,辛格政府已三度調高黃金進口關稅,藉以控制經常帳赤字。同時開放零售、保險、電力、資通訊等12大行業,大幅放寬外資持股比例上限,讓包括沃爾瑪、星巴克等國際連鎖品牌,在經營印度市場上享有自主權。

另一方面更延攬前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家、因預言次貸風暴享譽國際的拉加恩擔任印度央行,擔起穩定匯率、抑制通膨的重責大任。拉加恩也不負眾望,一上台就推出多項「有感」政策,補貼銀行避險成本、放寬貿易商外匯避險規定、並鬆綁銀行發照及開分行管制,激勵股匯市逆勢回升。

然而,明年5月印度即將大選,為印度前景埋下了更多不確定因子。「要整頓,還是要選票?政治人物多會選擇後者,」林雅慧表示,8月時印度政府已推出補貼農民的「土地收購法」,為了爭取選票,類似補貼性質、加深預算缺口的「政策牛肉」,勢必還會陸續出籠。

經濟發展深受政治左右,加上QE退場步驟與聯準會新主席人選未明,財經專家一致認為,印度的波動,預料將持續到明年選舉後,才會逐步穩定。股匯率何時會到低點,還有諸多變數,投信投顧對於印度市場,也多建議採減碼、適時停損。「未來半年,印度恐怕都將維持弱勢格局,」林雅慧表示,印度有發展潛力,長遠來看是「短空長多」,但「多」的這天,還得耐心等待。

本文出自 2013 / 10 月號

台灣珍奶打敗美國印鈔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