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同一篇《背影》讓學生讀出不同的滋味

專家建議3〉香港閱讀理解教學推手 湯才偉
文 / 何佩珊    
2014-04-10
瀏覽數 7,400+
同一篇《背影》讓學生讀出不同的滋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遠見雜誌》特別專訪曾任香港教育統籌局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高級研究主任、教育署督學,現任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教育研究所「優質學校改進計畫」學校發展主任的湯才偉,他堪稱是推動香港閱讀理解教學的重要推手之一。

湯才偉指出,過去香港的教學與評量作法與台灣類似,但在2000年教改後,取消了傳統範文教學和考試,讓學生接觸更多課本以外的讀物,還有非文學性的教材;另外也加入生活化、需要綜合多種語文能力的新評估方式。種種考試方式的轉變,也讓香港教師更重視閱讀策略教學,更強調深層的理解,包括綜合、批判、創造等一般被形容為「高階思惟」的能力要求。

四色提問 緊密連結閱讀與生活

湯才偉提出教學方式轉變的實際案例「四色提問」。不同過去教學只重視文本資料,四色指的是表面、深層、感受與創意。表面和深層都有明確答案,所以湯才偉稱為黑、白兩色。前者是所有閱讀的基礎,必須先了解表面文義,後者則是在理解文本表面後,進一步探討文字背後的意義。

雖然舊式的教學也談深層理解,但多是要求學生記憶前人的詮釋,「只是讓學生在考試時,把別人的話再說一遍」,他說,學生無法培養出自己的能力。現在的深層理解更強調學生的思惟過程,可以應用「回指閱讀」的方式,要求學生重視文本內容間的關聯,不斷對上下文進行練習和答問。

相對於「表面」「深層」都有明確的文本可做根據,「感受」「創意」則是比較主觀的問題。湯才偉用紅色來代表感受,希望學生理解文本外,還有較大的發揮空間,老師可以觀察學生的感受。以朱自清的《背影》為例,傳統的教學方式可能會告訴學生,這篇文章是表達父親對兒子的愛,不允許學生有其他的感受和想法。但有可能學生內心的實際感受是:朱自清的父親為什麼不直接把錢給兒子自己去買呢?

讓閱讀成為有意義的思考過程

學生的感受沒有對與錯,老師可藉此讓學生說明理由,讓學生將課文與現實生活做更緊密的連結。

最後一項創意,旨在以文本為基礎往上做更多發展,同樣沒有明確答案,所以湯才偉用彩色來代表。同樣以《背影》為例,當學生理解課文內容後,老師可以問學生:文中的孩子應該如何回報父親呢?讓學生嘗試在文本之外做更多的延伸性思考。

一個好的讀者不能只是看完,而是要在閱讀過程中不停思考還有什麼問題,什麼方法可以解決?讓閱讀過程變成有意義的思惟活動。他形容就像是媽媽炒菜一樣,在炒菜中會發現問題,藉由調整調味料、火勢大小等,最終炒出一定水準的佳餚。如果是女兒炒菜,可能只會依照媽媽說的步驟一一完成,不懂得因應實際狀況做調整,致使最終結果與媽媽煮出來的水準相去甚遠。

有關教育方式的轉變,近年來分組討論、戶外教學等作法在香港或台灣都愈來愈普及,不過湯才偉觀察學校的教學情形發現,很多時候只是流於形式,卻忽略了分組的意義、方法,以及討論題目選擇的重要性。

分組討論不要流於形式

與其讓學生分組討論1加1這種有明確且非常簡單的問題,不如改成最終答案是5的問題,讓學生思考、討論如何可以導出這個答案,才能有比較大的學習和討論空間。分組時,也要注意學生間的程度差異,舉例來說,若將小學生與高中生分在同一組,小學生勢必會失去思考與表達的機會。

當然,新的教學模式勢必比傳統方式花費更多時間,過去一堂課可以教完的內容,現在可能要花上二至三堂時間,無法達到學校對教學進度的要求。但湯才偉提出反思,課文教得少,不代表學生就學得少,如果每篇課文都教得好,學生也真正學會了,這種能力自然可以移轉到其他課文上。

此外,每位老師都有自己的想法,考試方法未必相同,甚至學校管理者的觀念也會改變,這些都是推動閱讀理解教學的阻礙。因此,湯才偉特別強調「由上而下」的重要性,應該著重在「學校改進」,而不只是「課程改革」。

2013年09月

教育特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