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動手做」是強項用心投入就能擁有一片天

專訪|國立新化高工校長陳啟聰
文 / 蔡坤龍    
2013-06-07
瀏覽數 7,200+
「動手做」是強項用心投入就能擁有一片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擋風玻璃上的雨刷奮力揮舞,趕不盡千軍萬馬般的五月梅雨,汽車駕駛座上的國立新化高工校長陳啟聰向來健談,此刻卻是靜默,他四下張望,臉上出現些許焦慮,尋找著一家績效亮眼的專業安全眼鏡公司。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記者整理著資料,口中喃喃自語:「今天採訪的主題應該可以定調為『搶救技職教育』……」

陳校長突然回神應了一聲:「對,一定要搶救技職教育!」這句話道出了許多技職學校老師和家長的共同心聲。

兩大教育落差 形成台灣產業隱憂

近年來,政府的教育政策明顯減弱技職體系,一方面縮減高中技職學校,另一方面卻廣開升格之門,讓大量專科升格為技術學院,技術學院則升格為科技大學。

盲目的擴張教育政策,加上「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觀念助威,導致目前的技職教國立新化高工校長陳啟聰。

職校教育面臨危機,追根究柢,除了政府失當的教育政策外,家長、學校及業界之間,存在著兩個「落差」,也是重要的原因。

育往「有學無術」的方向發展,職場基礎技術人員原本穩固的地層逐漸被掏空,台灣產業可能會出現一個「沒有黑手」的巨大黑洞。

這應該就是陳啟聰大喊「一定要搶救技職」的原因。

落差一:國中畢業生對技職教育的認知落差

根據陳啟聰的觀察,現今的國中畢業生約有六成的學生是聽從父母或師長意見而選讀高職,畢竟國三學生能確認自己性向的人還是少數,因此父母、師長在這方面的影響力會比同儕大;另一方面,一些家境較清寒的家庭,父母會希望孩子選讀技職學校,將來可以及早就業,能夠減輕家庭負擔。

大約有兩成的國中畢業生,則是依照自己的性向選擇就讀職校,這類學生大部分是因為不愛讀書,但他們對美容美髮、餐飲、機械、電腦資訊等實作技藝有高度的興趣,選讀職校,可以接觸實作課程,讓他們對上學不再有畏懼感。

有些學生為了跟「死黨」在一起,而選擇與同儕就讀相同的學校;有些則屬於「亂槍打鳥型」,不管錄取哪間學校,都隨緣就讀,但這並不表示他們在學校就會虛度光陰,因為還是有就學期間忽然「轉大人」的例子,在職校裡確立了人生目標,並積極學習與生涯規劃有關的技能。

問題出在,不管是上述的那一類學生,他們在國中階段對於技職教育都普遍缺乏認識,主要是因為國中階段的老師大部分是師範或普通大學體系出身,對技職教育沒有足夠的學理和經驗,也就無從給予學生充分的資訊與建議。

先打破技職「二流教育」刻板印象

為了填補這個缺口,位處台南市新化區的國立新化高工申請教育部競爭型計畫--「高中職適性學習社區均質化計畫」,計畫內容為提供社區國中的師生及家長到高中職校園內進行各種觀摩學習,包括職涯試探、學術探索、特色教學參觀、校園環境導覽、職涯達人介紹等,讓國中端的師生和家長早一步了解職業學校,縮短認知落差,打破技職學校是「二流教育」的錯誤刻板印象。

另外,學生進入職校後,若還無法確認自己的學習興趣,校方會建議先選讀「綜合高中」,可以在高一階段進行試探學習,並由師長從旁輔導,高二之後才進行學程分流,學生可自由選擇「學術學程」或「職業學程」。

根據新化高工輔導室的觀察,新生最難適應技職教育的地方,是缺乏「自主學習」的態度,因為大部分學生在進入職校之前,都過於依賴師長提供的學習課程,屬被動式學習。陳啟聰表示,在職校裡,很多領域必須靠學生自己主動探索,在探索中找到需要的資訊,進而確認適合自己發展的方向,並從中獲得學習樂趣。

鼓勵學生參加技藝競賽與技能檢定

為此,新化高工安排多元課程,讓學生伸出觸角去學習,並且鼓勵學生勇於嘗試,發現自己的老師學校怎麼輔導老師學校怎麼輔導興趣與能力。另外,校方也經常邀請傑出校友返校演講,提供「職校出頭天」的實際案例,指引學弟妹心的方向;而培訓學生參加校外競賽及技能檢定,不僅能增廣視野,更能夠增強職校生的自信心。

新化高工除固定每年參加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工科技藝競賽外,近年來更積極參與全國技能競賽。近4年來有14人在工科技藝技賽獲得金手獎,31人獲得優勝;全國技能競賽決賽則取得2金、2銀、2優勝佳績,另有2人獲選為備取國手。

在技能檢定方面,新化高工全校乙級技術士證照張數,97年為22張,到101年已大幅攀升到102張,成效卓著。未來目標是讓每個學生在校三年內,至少可以取得乙級及丙級技術士證照各一張的能力。

落差二:業界對技職畢業生工作能力的期望落差

台灣的博士生畢業擺攤賣雞排,成了教育界與職場的話題新聞,這個問題不只發生在高等學歷,技職學校也無法避免。企業界普遍的心聲是:「我們要的是會生蛋的母雞,不是剛孵出來的小雞!」

這樣的期望落差讓人想到德國的師徒制。實踐大學高雄內門校區會計資訊系講師陳逸民表示,德國的師徒制發源自西元十四、五世紀,年輕人想要謀生,就必須參加某種職業的行會,在行會裡拜師學藝,甚至住在師傅家中,亦步亦趨學習技藝,師徒情同父子。

陳逸民指出,工業化後的德國,政府立法在教育體系裡實施師徒制,德國的小學生讀完四年級,就可進入農工技職學校的初級部,初級部畢業的青少年,就大致確定了一生的職業道路。

二戰之後,師徒制的精神進入企業,各行各業向國家的教育部門提出人才需求,國家則根據企業需求在職校裡設立特殊學科,學校負責培訓學生取得職業證照,學生畢業後立即進入企業上班,透過國家機制,企業與職校無縫接軌,讓教育資源的效用極大化。

瑞士的師徒制與德國接近,他們甚至將目標定在高中生就必須具備就業力。

五大方向著手 解決學用落差

但在台灣,企業對職校畢業生的工作能力卻有著一定程度的期望落差。對此,陳啟聰表示,最主要原因在於,業界的技術和設備等條件日新月異,技職學校無法跟上腳步。陳啟聰進一步指出,解決學用落差的問題,可以從以下五大方向著手:

首先,應重新定位職校,加強實作能力:近年來,職校的教育目標隨著升學主義起舞,課程設計以考試學科為主,實習課程已無實質效果,應該重新建立職校核心理念,讓實習科目成為教學重心。

其次,則應先訂定能力標準,有助課程設計:結合產、官、學界,訂定公正的標準,作為證照檢定及學校課程設計的依據,讓職場需求、證照檢定及學校課程具有一致性。

第三,因應地方產業,職校調整類科:現行全國職校開設的科別中,共有20科被界定為「產業特殊需求類科」,學生可享免繳學雜費優惠,學校若能自行提出特殊需求類科申請,更能滿足地方產業需求。

再來,則是推動企業認養,產學合作升級:企業提供學生實習設備與場所,優秀學生畢業後即進入企業服務,縮短在職訓練時間。另一方面,教師亦可在業界進修或交流,增進教師實務經驗,共創產學雙贏。

最後是延長實習時間,完整接觸職場:企業提供較長的實習時間,讓學生可以完整接觸職場,學習相關技能及職場倫理,相關安全規範及保險事宜,一併到位。

邀請國中師生進入高職校園觀摩

為了讓技職成為國中生的熱門選項,新化高工在台南市政府教育局協助下,辦理「社區國中行政團隊專業經驗交流研習」,邀請鄰近各國中校長、主任、教師,深入了解高職各類科的特色與發展;針對學生,則利用舉辦「社區國中創意研習營」、「生涯規劃融入課程徵文比賽」等活動的機會,廣邀學生進入高職校園,增進了解。

至於在家長方面,陳啟聰表示,新化高工今年首創與新市國中家長會合作,邀請國中家長於週六假日到校參訪,由校長及各科主任進行校務及各科特色簡報,並參觀工廠,反應熱烈,明年將會續辦。另外,新化高工也透過網路傳達技職體系的特色,讓國中端的學生與家長,可以突破時空限制,了解職校。

用心投入學習 就能擁有自己的舞台

此外,新化高工也經常邀請傑出校友返校勉勵學弟妹。民國66年機械科畢業的蔡江東,目前為「冠南有限公司」董事長,專業製造安全眼鏡。

他是農家子弟,自小立志創業,新化高工畢業服完兵役後,考上高雄工專模具系夜間部,騎機車到台南火車站搭火車到高雄,再從高雄火車站騎機車到學校,每天的通勤時間3小時,回到家經常是午夜時分。

蔡江東在就讀工專階段就開始創業,規模逐漸擴大,目前員工百餘人,以國外訂單為主。事業有成之後,他不忘回饋社會,長期資助家扶中心及母校清寒家庭學生。他勉勵職校的學弟妹,成功的關鍵不是讀什麼學校,而是用什麼態度學習,他說:「8小時之外不學習的人,是最先被社會淘汰的人,世界上最恐怖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事業穩定後,蔡江東仍繼續學習,重返校園完成碩士學位,於2004年進入澳門科技大學行政與管理學院,研究工商管理,2008年完成博士學程。對藝術他也下過苦工,寫得一手好字,除了事業之外,書法是他最值得驕傲的回憶。

85年電機科畢業的陳舜宜原本考上以升學為目標的台南善化高中,因上有一個姊姊,下有一個小他10歲的弟弟,身為長子的他一心想及早就業,減輕家庭經濟負擔,高中一年級毅然休學,重考後選讀新化高工。在職校階段,他認真學習電機基礎原理及基本實作,畢業退伍後進入大同公司擔任基層維修人員,經過10餘年歷練,目前已升為業務副理,負責大宗業務的接洽與安裝。

陳舜宜勉勵職校的學弟妹,在校期間儘早培養技能興趣,並用心投入,將來在就業市場上,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舞台。

新化高工校長陳啟聰說:「兩位傑出校友的成功經驗說明了一件事:『動手做』是技職生的強項,只要不怕辛苦,就能儘早習得一技之長,追求穩定生活;若覺得有進修的必要,也可以重返校園,繼續深造,打造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2013年06月

我的人生贏在技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