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全球繃緊神經台灣相關 部會積極度有差別?

面對H7N9新型禽流感來襲
文 / 黃漢華    
2013-05-02
瀏覽數 9,900+
全球繃緊神經台灣相關 部會積極度有差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3月31日,上海發生H7N9禽流感致死病例,成為繼1997年香港H5N1後,第二起禽傳人致死的病毒,全球再次繃緊神經。

根據大陸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資料,截至4月26日,已有112起病例,23人死亡。4月24日傍晚,連台灣也淪陷了。

台灣疾管局公布第一起確診病例,成為大陸以外全球第一個出現疫情的國家。

衛生署立即追蹤和他接觸過的139名人士、開放H7N9特別門診和隔離病房、簽署合約醫院,最快能在7月研發病毒快篩試劑,還要加速研發疫苗。

這次,大陸衛生單位也不敢掉以輕心。過去全球十次大規模流感疫情,有七次在大陸發生。面對H7N9疫情,大陸已抱持資訊公開態度,尋求國際合作。

4月份他們和歐、美、澳合作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發表疫情論文,此外,大陸也邀請世界衛生組織專家前去了解疫情,並將病毒株送往香港、英國檢定所、世界衛生組織的參考實驗室檢驗,更迅速在4月上旬公布病毒基因序列,供全球共同研究。

「大陸官方每天都提供透明資訊,晚上還上傳資料,值得肯定,」台大流行病學與預防醫學研究所教授金傳春肯定。

對照大陸的開放作法,台灣農政單位因應禽傳人、甚至人傳人的禽流感,態度卻總是不夠積極,這次也不例外。

本次H7N9,在候鳥、雞身上呈現低病原病毒,沒有病兆,也不會大量死亡,卻能致人於死,打破過去農委會官員宣稱「禽流感疫情只有高病原才能感染人類、造成雞隻高死亡率,才需要擔心」的迷思。

農委會去年爆發隱匿H5N2禽流感疫情,引起社會恐慌。這次能否掌握H7N9,在台灣已爆發第一起病例後,已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疫情嚴重 卻未主動收集資訊

相關專家初步觀察,目前農委會似乎沒有記取教訓。截至4月24日,除了動植物防疫檢疫局監測雞、鴨、鵝、豬飼養場,從過去的一季一次增加到每月一次,以及輔導業者自主消毒,監測寵物鳥和候鳥外,並沒有主動收集大陸的動物疫情。

而且疫情發展一個多月來,農委會沒有按照「海峽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共同防治傳染病的精神,接觸大陸農業部,也沒有派遣專家專程前往考察,只有家畜衛生試驗所疫學研究組組長李淑慧在4月11、12日,到成都參加2013年狂犬病年會時,順道到上海觀察半天。

「我去了上海的三佳傳統市場,」她說,因為沒有聯繫大陸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只能像一般人,在市場裡觀看上海民眾的採購習慣。 相較農委會,政府其他單位卻積極多了。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經過十年前SARS的沈痛洗禮,此次對H7N9保持高度警戒。為了掌握第一手資訊,聯繫大陸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已在4月上旬安排兩位專家到上海了解疫情。

不只於此,疾管局天天發布新聞,公開大陸最新疫情和國內監測資訊,還在網路教導防疫措施,更和國際多方保持聯繫,美國已經同意,一旦製成H7N9流感疫苗株,就會送到台灣。

衛生署也主動出擊,依照「海峽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向大陸索取病毒株,在國際生物安全的規範下,20日上午運抵疾管局實驗室。

相較於衛生行政單位的積極,農委會這次是否慢半拍?

行政院應設專業防疫委員會

國家衛生研究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所長蘇益仁就說,候鳥是禽流感的傳播源頭,如果接觸鴨、鵝等水禽,鴨鵝和雞一起吃喝生活,雞就可能染上病毒而影響人。

「9月以前,應禁止傳統市場現宰活禽,」蘇益仁提醒農委會,H7N9帶有Q226L血凝集蛋白,如果突變,可能會結合上呼吸道,導致人傳人。到了9月,候鳥南飛,禁宰活禽可以減少禽傳人的途徑。

行政院長江宜樺在4月25日要求,實施禁宰活禽提早到5月17日,是否太慢?能否落實?各界仍在觀察。

事實上,因應H5N1,早在2006年,農委會當時曾決定執行禁宰活禽,可是因應民眾喜歡現選現宰土雞,電動屠宰場設置不夠,攤商和養雞業反彈,加上選舉壓力,延到2008、2010年,都無法實施,最後以「疫情趨緩、順應民眾消費習慣」,無疾而終。

面對多變、難以捉摸的禽流感,許多人呼籲,農委會必須放下本位主義。

一位學者就說,禽流感是人畜共通的疾病,農委會不應片面詢問動物疾病專家,必須廣邀人類流感專家,共商對策。「行政院應該設置人與動物流感防疫諮詢委員會,」這位學者一語道破政府現階段迎戰禽流感的盲點。

21世紀時常出現新型流感,病毒基因在雞、鴨、豬等動物體內經過變異、重組,形成人畜共通的新興疾病,禽傳人的禽流感便是如此。人畜共通的疾病愈形增加,凸顯疫情公開愈顯重要。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就說,禽流感是過去從未見過、現在難以掌握、未來不知發展的疾病!

去年初,中、南部養雞場爆發H5N2高病原性禽流感,台灣成為全球首見的感染國家,事發至今超過一年,雖然還沒有傳出禽傳人事件,但是農委會卻遲遲沒有公布病毒基因序列,影響台灣國際聲譽,值得檢討。

「國際間已經有學者表示,台灣不要把獨有的H5N2高病原性禽流感,傳到他地!」台大流行病學與預防醫學研究所教授金傳春發出警語,急著想了解病毒的她形容自己好像瞎子,對H5N2一無所知。

「H5N2在台灣出現已經十年,農委會至今拿不出防治對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研究員林岱瑾失望地表示。 H7N9來勢 應端出處理對策

國內養雞場陸續在2003、2008、2009、2010、2012年發生H5N2疫情,農委會只強調不會傳給人。

殊不知,這十年間病毒已從低病原轉變為高病原,台灣成為世界唯一的高病原區,必須研究病毒基因,才能了解演變經過,農委會卻始終沒有公布。

農委會身為國家動物防疫的最高研究單位,擁有全台灣最精密的生物安全等級第三級(P3)實驗室,只有他們才能分析H5N2病毒基因序列。

但是,查詢國際通用的基因銀行網站,五次疫情當中,只在2003、2008年公布低病原病毒的部分基因,到現在還沒完成全部研究。

諷刺的是,為了保障民眾健康,國內研發H5N2疫苗的動作,顯然比公布病毒基因還要迅速。

國衛院在4月中旬宣布,已從農委會取得數十株H5N2病毒,馴化成減毒的疫苗株,挑選最適合做疫苗的三株,可以在9月完成疫苗株,只需半年,國衛院就能自行生產疫苗,是國人首度從研究到生產的創舉。

即便如此,農委會還是遲遲沒有公布H5N2從低病原轉為高病原的過程,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想要了解緣由,依據「政府資訊公開法」,已在2011年1月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對農委會提起行政訴訟。

執行長朱增宏回憶,2010年3月,他接到匿名檢舉,指稱台灣已經發生H5N2高病原疫情,於是向農委會申請歷年禽流感病毒檢體、動物實驗數據、專家會議紀錄、流行病學報告、通報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等資訊,農委會都以「公務機密」為由拒絕。

後來,朱增宏向行政院提起訴願,仍以相同理由被農委會駁回。如今,歷經15次的開庭,農委會依然故我,他正等待5月15日的宣判。

朱增宏的疑慮沒有錯誤,果不其然,去年爆出H5N2高病原疫情,前防檢局局長許天來因為隱匿疫情而下台,但H5N2防疫措施仍不了了之,農委會沒有進一步因應,連防檢局長職位也懸缺超過一年。

4月29日,防檢局長終於有了人選,由國際處長張淑賢接任,過去負責將台灣農業推向國際、嫻熟談判事務的她,沒有動植物防疫經驗,在外界一片錯愕聲中,接下這項難鉅任務。

隨著國內發現第一起H7N9病例,國人擔心疫情能否控制?秋冬前夕,農委會必須端出禽畜安全對策,畢竟這是攸關全台民眾安危的大事。

本文出自 2013 / 05 月號

跟著安倍賺日本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