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3億人的富裕計畫

新型城鎮化 解決中國城鄉差距問題
文 / 邱莉燕    
2013-03-29
瀏覽數 23,200+
3億人的富裕計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影響人類的超級大事:中國城鎮化

「新型城鎮化」,一個生硬的新名詞,突然變成2013年大陸官員專家和媒體熱烈討論的字眼。

來到成都雙流機場的書店裡,架上光是以「城鎮化」為封面故事的就有3本,內容提到的文章高達8本,更別提每天的報紙都以顯著的版面報導新型城鎮化。

在3月18日結束的中國兩會,這個議題也被廣泛議及,第一天開會便收到100多件提案。內容涉及新型城鎮化怎麼做、戶籍與土地制度怎麼改等。

新型城鎮化,已經成為當下討論大陸未來發展的最熱門字眼,被普遍認為是新一屆大陸政府推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

大陸在每年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是觀察未來一年經濟政策走向最權威的風向標。

2012年12月15、16日該會在北京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均出席了會議。

會議中提出了2013年經濟工作的主要任務,是積極穩妥推進城鎮化,著力提高城鎮化品質。

新型城鎮化 擴大內需的關鍵

「城鎮化是中國現代化建設的歷史任務,也是擴大內需的最大潛力所在,」會後發布的文件指出。

3月新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舉辦上任後第一場兩會記者會,再次強調了新型城鎮化的重要性。

「中國城鎮化規模之大,為人類歷史所未有,」李克強說,這不僅對中國的發展很重要,而且會影響世界。

在李克強的擘畫中,這不僅可以帶動巨大的消費和投資需求,還能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李克強強調,大門已為農民打開,讓他們進城從事二、三級產業,也可以留在農村,通過適度規模,增收致富。

事實上,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早就提過類似觀察。

他指出,21世紀將影響世界的兩件大事,一是中國城鎮化,二是美國的高科技。他認為,城鎮化主要是創造需求,對中國擴大內需,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城鎮化會造成很多經商的機會,」在大陸投資頗多,旗下大潤發量販店是大陸第一的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表示。

以中國大潤發為例,現在去四線城市設一間,隔三年四線城市就變成三線城市,土地升值了,客人也變多了。若是設在三線城市,過幾年三線也會變二線,也是同樣土地增值,來客數變多。

「我們很高興,因為大潤發賣的是很普羅大眾的東西,」尹衍樑微笑著說。

2030年城鎮化率將達70%

自從去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著力提高城鎮化質量」後,大陸許多省市領導馬上「心領神會」,紛紛喊出了目標。

在制訂未來5年的城鎮化率指標上,安徽省力爭達到55%,河南省表示要提高到52%以上,廣西壯族自治區要由目前的43.53%提高到53%,湖北省的標準最高58%,雲南省則希望由眼下39.3%,一口氣到48%等。

2013年,可說是新型城鎮化啟動元年。按照大陸國家發改委透露,目前正在編制《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規劃》,順利的話,上半年有可能完成。

根據統計,中國城鎮人口已從1978年的1.72億人增加到2011年的6.91億人,城鎮化率從17.9%提升到51.3%。2012年更已達到52.57%,城鎮人口突破7億。未來目標是每年增加1個百分點,到2030年達到70%左右。

這數字背後代表兩個重大意義。一是大約有3億農民會變市民,一是新型城鎮化工程,將在往後20年持續延展,甚至是30年。

城鎮化:縮小城鄉、

貧富差距,帶來商機

許多人好奇,城鎮化為何突然成顯學?主要是改革開放30年來大陸的城鄉發展嚴重不均,已成為嚴重的社會不安問題。

例如積弊已久的戶籍遷移限制,導致城市人口與農村人口之間巨大的不公平。

根據燕京華僑大學校長華生所言,大陸外來進城人口已有約2億人,他們在城市工作很多年,正常的情況下,應該已經安居。但實際情況並沒有。不少人不能享有社會保障與公共服務,就是因為沒有城市的戶籍。

「這2億人的身後,是他們的家屬,其中包括8000萬的留守兒童,」華生在《財經國家周刊》如此寫道。留守兒童是父母均外出打工,學籍只能在家鄉的小孩。

縮小城鄉與貧富差距的特效藥

還有貧富懸殊問題。中國國家統計局在2013年1月首次公布了2003年至2012年社會收入分配的基尼係數。

數據顯示,中國基尼係數於2008年最高,達0.491,其後逐年回落,2012年為0.474。通常認為0.4已是警戒線。這是由義大利學者基尼(Corrado Gini)提出,數值在0~1之間,數值愈大表示收入差距愈大。

針對以上問題,新型城鎮化正是解藥。「可以縮小城鄉差距和貧富差距,減少社會矛盾,」長年研究大陸經濟的長沙台商協會副會長許福源說。

舉個最淺白例子,農村發展地方特色產業,能就近提供工作,農民無須外出;或是農村發展休閒旅遊,讓城市人到鄉村度假,皆能帶動更好的發展。

城鎮化是中國最大的內需潛力所在,也幾乎已是共識。

以外貿出口為導向的經濟增長模式,支持中國經濟過去30年的高速發展,但這個發動機已現老態。

內需躍而代之,讓中國6億6000多萬農民富裕起來,提高他們的購買力,是振興經濟的關鍵。

「城鎮化率每提高1%,可拉動中國GDP增長1.5個百分點,」富邦大中華成長基金經理人許興豪保守預計。

許興豪說,這是進階的「城鎮化2.0」,將搭配產業聚落發展,具體核心產業為製造業西進與農業現代化,進而衍生基礎建設、金融、醫療、教育等其他需求,可以說商機無窮。

商機無限 將帶入30、40兆資金

大陸媒體報導,中國發改委的城鎮化初稿已完成,未來10年將可拉動人民幣30~40兆(約台幣144~192兆)的巨額投資。

上海證券所預估效應更為巨大:如果城鎮化率每年提高1%,將帶來人民幣7兆元的需求。相當於台幣33.57兆元(頁249表2)。

新型城鎮化也將帶動中國產業升級。專家指出,與美國、日本等相比,中國城鎮化突出的矛盾是「工業化超前,城鎮化滯後」。

2010年,全球城鎮化率為50.7%、工業占GDP比重為25%,城鎮化率與工業化率比值為1.95。

中國的這一比值為1.05,顯示工業化程度很高,但缺點是工業項目發散,集聚度不高,導致服務專業分工不足。

因此,新型城鎮化顧名思義是「新型」,將更加重視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經濟高效。

另一方面,將農民集中安置,還可以節約出巨量土地。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宏觀室主任黨國英計算了一個數字:中國因新型城鎮化釋放出上億畝土地,其中優質耕地在5000萬畝以上。於是,可為農業的大規模耕作奠定基礎。

中西部、三四線城市為發展重點

大陸中西部、三四線城市,還有小城鎮在這一波浪潮中,由於原本的城鎮化程度不高,機會反而更突出。

「在城鎮化進程上,中西部地區未來將是重點,」震旦集團常務董事兼執行長林樂萍觀察說。她預估,湖北、四川、重慶、河南、山西等將藉此機會,大力推動基礎設施及相關領域投資,吸引更多內外資本。

今後農村人口的轉移,也不可能再像過去一樣,集中湧向北京、上海、廣州,而會就近在中小城市「消化」。

根據中銀國際推算,新型城鎮化於未來10年中,每年平均新增2.5億平米在居住樓面的需求。而未來落戶城市的人口,有六成以上居於三、四線城市。小城鎮的角色,亦將在新型城鎮化戰略中,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

把握新型城鎮化帶來的機遇,已是大陸各大小城市的努力方向。例如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接受《遠見》訪問時就點出,今年2月下旬,國務院批准了南京區調整,包括四個老城區合併兩個區,兩個郊縣升級成新的城區,如此贏得改革先機,發展往往就能突飛猛進。

當農民到城市會帶來兩大需求,一需要房地產配套,二是生活的服務,總是要吃喝拉撒睡,所以發展服務業大有潛力。商機,就在眼前。

本文出自 2013 / 04 月號

全球飆大學,台灣怎麼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