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施工與品保 全交包商,趕進度忽視基本動作

核四大問題2〉還沒發電就不斷出狀況
文 / 王美珍    
2013-03-08
瀏覽數 10,700+
施工與品保 全交包商,趕進度忽視基本動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能否想像,核電廠的「不斷電系統」,竟然斷電了? 這誇張的狀況,就發生在核四。2010年3月,一號機的主控室發生電容器燒毀。原本提供緊急電源的「不斷電系統」竟然斷了電,導致主控室一半的盤面沒有燈號,就像開飛機機師看不到一半的儀表板。令人不禁憂心,萬一是運轉中的電廠,造成的結果將會如何?

事後發現,造成主控室盤面燒毀的肇因,只是一個微小細節未落實。原能會核管處處長陳宜彬說明:「那套不斷電系統安裝的房間,設備裝了,卻還沒有裝空調,而且充滿灰塵。導致工作環境溫度太高,電容器就燒掉了。」

到底核四的工地現場,管理如何?

原能會多年前曾經邀請日本核能管制監督機構(JNES)來核四幫忙查核。視察後,日本人寫的報告竟說:「該工地不安全,擔心日方人員有人身安全的風險,因此,不能確定以後是否還能來協助。」 然而,一座核電廠工地,就算是在施工中,也應該非常井然有序。「日本的工地,就差沒打蠟!」陳宜彬說,見微知著,從小地方就能看出管理得好不好。

施工交由包商 缺乏監督品質堪慮

幾年前,曾來台勘視核四工地的前美國奇異公司原子爐設計師菊地洋一也曾在接受訪問時指出:「怎麼看都不覺得這是可以運轉的電廠。生鏽的鋼筋散在四周,工程管理也都交給下游包商,也沒有人好好監工。」

「核能工地必須遵守的核安文化與訓練,要特別嚴謹,安全不是開玩笑的,」曾擔任奇異與貝泰顧問的前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林宗堯指出,當他第一次進核四廠時,發現工地主任竟然是來自火力電廠,完全沒有核電廠的背景,「台電把蓋火力電廠的人來蓋核能,會看不出來現場問題在哪裡。」

關於施工與品保要求,前三廠與核四的標準可說大不同。核一至核三時,施工是由台電核火工處下負責,是台電自己的工人。監工部分,國外顧問公司至少會派50、60位顧問在現場。

然而,到了核四建廠時,台電的核火工處的工人已經整批消失,該單位「只剩官,沒有工」。

原來,民國60幾年時,核三廠蓋完後核火工處還有2000多個工人,原預定接著蓋核四廠。然而,隨著核二、三廠分別於1984、1985年加入發電行列,台電的備載容量率一下上升至55.4%,當時的經濟部長趙耀東遂決定暫緩核四興建。

「幾千個工人不可能白白養在那沒事做啊!」台電核技處處長姚俊全說,考量人力閒置,決定不再自己養工人,讓原本負責核能施工的人力完全消失。 焊接出包 將產生致命危險 於是,等到核四要興建時,只好將施工交給包商,並由包商負責第一線品保。只是,自己監督自己,怎麼可能沒有死角?

其實,在前三廠時,台電原有嚴格的品保制度,員工皆引以為豪。以前品保有多嚴謹?林宗堯舉例說明,當時,所有的廠商焊接時,銲條不是用自己的,而是必須和台電領,台電會審查焊工資格,至少要有乙級技術士,認定後才分下銲條。並規定銲條燒到尾巴後要交回來,完成後派人去照相。但現在這些工作都交由廠商處理。 「我擔任核四安全監督委員七年來,焊接一直在出狀況,幾年下來沒斷過。不僅焊道亂七八糟,生鏽的銲條到處亂放,」林宗堯說。 林宗堯提醒,不要小看任何一個工程。「焊接是致命的!焊接沒弄好,管路會斷裂、會漏水,萬一造成水沒有進去反應爐,就會沒有辦法降溫,最嚴重會造成爐心熔解,如福島核災,會造成輻射線大量外洩。」

《遠見》訪問了核三廠的一名資深員工阿金伯(化名)提到過去建廠的經驗,「只要是高級技術,如反應爐、汽機、發電機,都有國外顧問過來,指導施工。因為以前國外都蓋過一樣的廠,都有程序書,我們就照著步驟來。」 「以前,我們要做什麼工作,有一張單子列出來,做完全部都要簽名,將來有問題就找你。」阿金伯說,現在就算去找民國60幾年的資料,都還是可以找到他負責哪幾條管路。

但現在,阿金伯說:「核四都是包商自己弄,已經沒有簽名了,出了問題也不知找誰!」 年輕員工 學歷好卻不懂現場工程 不能期望包商自我監督,照理台電應該負起責任。然而,核四的現況連前三廠老員工都搖頭。

「現在核四亂得很,我們這些年紀大,已經都退休光了,現在考進去年輕的很多,」曾經被派去支援核四的前三廠之一的老員工張叔(化名)說。

問他,新血素質如何?「英文是很好啦!」張叔說,年輕學歷高,有事習慣在電腦上面模擬,一直在辦公室看原文書,可是卻不懂現場。 他提到核四廠曾發生的電纜重拉事件。

「電纜包商都算一尺多少錢的,包商在外面隨便量,如果太長了,就藏在上面的電纜托架上,拉愈長,領愈多錢。」這些脫軌演出一開始都沒有被發現,等到全部拉完後,才發現電力線和控制線全部都擠在一起,要全部重拉。

「年輕人沒有蓋過電廠、施工過,也不知道怎麼處理。他們都沒有經驗,一昧倚賴包商,包商做錯了也不能怎麼樣,」張叔說。 張叔對《遠見》說,現在年輕人最大的問題,在於沒有心,「我去支援過一次,就不想去了。本來前輩是要去解決他們的問題,結果他們都叫師傅做。我去了,也改變不了什麼,講了也不聽。」

然而,電廠內有心的年輕人,卻不見得能發揮理想。立法委員田秋堇也曾接獲民眾檢舉,一段台電負責監工的年輕員工與主管的錄音檔。從錄音檔中聽出,負責監工的台電員工不滿包商的品質與進度,為盡把關之責,不願意核發工程款。沒想到,竟因此被主管勸說:「這樣會被包商告!」「更爛的廠商都已經發款項了!」催促年輕員工儘快給錢。 若錄音檔正確屬實,台電明明是業主,面對包商卻很難硬起來,監工的力道令人疑慮。

火車頭已到高雄 沿路車廂卻掉滿地 在全國緊盯進度下,核四趕工也影響施工品質。

核四員工私下表示,前任台電副總施弘基逼日期逼得很緊,「他要求我們的日期,如果沒完成,不管你是經理、課長,直接就降成技術員。後來,因為怕被罵,許多問題反而都不敢反應。」

林宗堯也表示,測試應有程序,應該要把100多個系統的程序書寫得完備,由周邊至核心逐項檢查。然而,為了趕進度,台電採取「里程碑式」的工程管理法,測試跳躍進行。例如,台電之前模擬噴水系統,是若遇危險事故,可以噴水,共有22個系統同時運轉。但模擬卻連程序書都還沒有,「看到噴水了,台電拍了很多照,可以交報告,不代表可以用哪!」 陳宜彬則聽過台電員工對趕進度的形容:「如同火車頭已經跑到高雄,但是沿路車廂掉滿地。」

在《核電員工的最後留言》一書中,曾任職於福島核一、核二廠的日本配管技士平井憲夫指出:「核電廠會發生事故,從來就不是設計階段的理論層面出問題,接下來的施工、建廠才是大問題。」這,正是給台灣核四的一大警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