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法政學群

加設總複習的課程,強調知識融會整合
文 / 王怡棻    
2013-01-30
瀏覽數 14,150+
法政學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法律就是這樣一門貼近生活的學科。糾紛要靠法律仲裁,商業行為要靠法律規範,正義要靠法律伸張。法官、律師高薪、高社會地位的形象深植人心,也因此,法政學群一直是莘莘學子積極選填的熱門類別,錄取分數居高不下。

法政學群包含法律、政治、公共行政、外交等科系,其中以法律系最受學子青睞,開設的學校也最多。

雖然學生在選擇課程時,難免以國家考試為依歸,然而各大院校的法政學系並未故步自封,在教學與課程上不斷進行新的調整,以符合社會需求。

其中一項新的趨勢,就是加設「總複習」的課程。政治大學法學院院長郭明政表示,過去民法分成民法總則、民法債編總論、民法物權、民法債編各論等多門課程,雖然教學上能深入,但缺乏統整。「總複習課程就是把一塊塊切割的知識拚起來,加以融會整合,」郭明政說。

另一方面,法政學系在教學上也更注重實務導向。在原本的課程內容中,導入更多案例教學,同時延請具多年實務經驗的業界人士來為學生上課、分享心得。

此外,在開設的課程上也走向多元路線。比方東吳大學法律學院,一學期就有400多門課供學生選擇,其中關於智慧財產權、國際法規等課程,尤其切合社會需要。東吳大學法學院院長洪家殷表示,近年各系法政學群的必修學分都有降低,就是要讓學生更能依興趣選擇自己想深入研究的方向。

師長解惑

邏輯好之外,證照、外文加分,具正義感受青睞

Q1>電視上的法官、律師好威風,但我不知道自己適不適合念法律系,可以給我一些指引嗎?

A1 適合念法律系學生,通常個性是屬於實事求是型,不是那麼「風花雪月」「傷春悲秋」。法律系要念得好,基本上必須頭腦清楚,邏輯觀念強。

法律的本質屬於理哲學,必須要有清晰的思惟,用條理分明的方式進行推論分析,才能解決問題,因此,邏輯好的學生念起來比較輕鬆。

對於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的學生,往往最能從法律系課程中得到共鳴。關心勞工問題的學生可以深入勞工法,關心政治的可以研究公法,對商業運作有興趣可以攻國貿法、證交法。只要有關心的對象,多能找到法律系相應的專科。

念法律,還有很重要一點是要具備正義感,除了能清楚判斷是非,還要有熱心、熱血堅持他認為對的事物。 法律是一項工具,容易被人濫用,如果為了金錢濫用法律,反而是社會的禍害,所以老師往往格外欣賞具正義感的學生。

Q2>律師、法官等國家考試好像非常難考,通常要什麼時候開始準備?

A2 國考確實不容易,大多數學生是大學時代就開始準備考試。在東吳,很多學生是大三開始規劃,台北大學更早,新鮮人剛進大一,學長姐就會叮囑他們開始準備。

過去國考的錄取率確實很低,但是現在考試院已經逐漸放手,比方2011年律師高考錄取人數已由原本的500~600人增加到1000人,未來甚至可能成為資格考,錄取不再像以往那般困難。

不過,就另一面來看,過去法律系學生只要考上律師,就形同拿到鐵飯碗,未來不只要有執照,還要靠經驗實力及外語能力才能出頭。

Q3>法政學群課業似乎有點重,是不是該把100%的時間放在讀書上?

A3 死讀書往往事倍功半,法律系學生其實應該善用時間、增加對社會的瞭解,比方可以參加法律服務社,利用週末去偏鄉做法律服務,為民眾解答法律疑惑。

畢竟書本是死的,當能夠運用所學為人排難解疑,知識才會出現它的價值。許多學生都反應,法律服務的經驗帶給他們很大的成就感。

Q4>法政學群畢業生除了去考法官、律師,還能做什麼?不同工作薪水差異有多大?

A4 念法律系畢業,工作確實是以律師、法官為主流,許多學生最大目標就是考上國考。念政治系、外交、公共行政等系畢業出路比較分散,有去當國會、議會助理,進入政治公關公司、民調機構調、學術機構、非營利組織,考公職的也不在少數。

法官的薪水優渥,大約有10~12萬之譜,最高法院還到20萬。律師就差很多,因為現在市場競爭,剛進事務所的菜鳥律師,一個月可能只有2萬多,不過如果表現好,加薪速度很快,一下就能有三級跳的成長。

國考不只有法官、律師兩種,還有法制人員、檢察官、檢察事務官、調查局人員、司法事務官等,在司法加給後薪水約6~7萬,至於法院書記官薪水約4萬上下。現在,專利已經成為高科技公司的新戰場,因此法律系畢業生的一個熱門出路就是到高科技業當法務。 台積電、宏碁、鴻海等科技公司都有專門法務部門,其中,台積電有60~70位法務人員,鴻海的法務部門甚至超過400人。在科技業當法務人員薪水相當不錯,普遍來說月薪都超過10萬新台幣,年終還有獎金。

法務長年薪在2000萬上下,下一層級的法務經理年薪也有400~600萬。

此外,法律系畢業生也可以往金融業,如銀行、證券、投信投顧等機構發展,比方南山人壽法務長、國泰人壽總經理等都是法律系畢業。

學長姐領路

生活上都用得到法律,又能幫助弱勢族群

帶路學長∕ 黃永吉 東吳大學法律系三年級

「法律是一個實用的學科,生活上幾乎處處用得上,」東吳法律系三年級學生黃永吉有感而發地說。

個性謹慎,說起話來字斟句酌的黃永吉,高中就讀台中一中,原本念的是自然組,因為想讀法律,在和家人溝通後,決定轉考社會組。

十分關心新聞事件的他,表示決定考法律系,是因為常常看到弱勢族群因為經濟能力有限,請不起優秀律師,即使有理、證據充分,在打官司時卻還是吃虧。

「看到許多不公不義、弱勢有困難得不到幫助的社會案件,我就想,若自己念了法律,或許能稍稍改變這樣的狀況,」1992年生的黃永吉認真地說。

在系上十分活躍的他,曾擔任東吳法律營的總召。 從規劃活動、設計課程、邀請講師、到後續招生全程參與。

「一方面學著把法律知識融入活動遊戲裡,同時學習與人共事之道,」黃永吉認為,對法律系感興趣的學生可以多參加「法律營」。

因為,從營隊中了解法律系在學甚麼,有甚麼用途,就能避免想像與現實差距過大,導致選系錯誤的困擾。

邏輯思考強者最適合就讀

經過法律系課程兩年多的洗禮,黃永吉深深感覺,法律系適合邏輯思考強的學生就讀。「法律重思考,若想不通卡住其實很痛苦,」他表示,讀法律條文本來就需要相當的理解力,解法律案例就像解數學題一樣,要用強大的邏輯進行分析。也因此,考試不是寫得多就會高分,而是要寫到重點,才能得到老師的青睞。

黃永吉坦言,念法律系一個必要的心理準備,就是要能忍受準備考試時枯燥乏味的生活,因為除了多數課程有考試,要當法官、律師、檢察官,全都要歷經漫長的準備才能順利通過考試,取得資格。「學習過程不乏有趣部分,但必修課一定要花時間、用心投入,才能讀得好,」黃永吉由衷地說。

考試多申論題,無法臨時抱佛腳

雖然黃永吉對法律系的課程深感興趣,但他也不諱言系上的考試非常多,課業不算輕鬆。

「幾乎每堂課都有期中、期末考,而且全是申論題,沒法臨時抱佛腳,」黃永吉說,法律系每門課環環相扣,如果前一門課底子沒打好,往往會影響下一門課的學習狀況。而且法律條文必須溫故知新,保持熟悉感,否則「忘光了再重背,相當浪費時間,」黃永吉勸誡。

課程循序漸進,一門比一門深入

東吳法律系大一課程包括憲法、民法總則、刑法總則等基礎課程,大二包括民法債編、民法物權、英美侵權行為法、刑法分則、行政法等進階課程。「基本上,課程安排是循序漸進,一門比一門深入,」黃永吉表示,許多人認為法律系重背誦,實際上理解比死背更重要。也因此,上課專心聽講格外重要。「課本內容死板,但是在老師講解下往往會變得生動有趣,也會比較知道重點在哪裡,」黃永吉分享經驗。

其中,黃永吉對「公司法」課程尤其感興趣。他表示,台灣是商業社會,公司法課程詳細解說了公司的組成,股東的權利義務,以及設立、運作、解散的規範。幾堂課下來,「對商業世界的運作更了解,感覺相當踏實感,」他說。

此外,「刑法」課程也讓黃永吉印象深刻。他表示,當時學校是請具備深厚實務經驗的檢察官來上課,檢察官在課堂上舉了諸多現實發生的案例,同學們聽了仿若身歷其境。「上完課後深深感覺,很多狀況都是以後可能遇到的,而法律知識就能幫上忙,」黃永吉認真地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