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文史哲學群

強調學用合一 愈趨國際化、跨領域
文 / 王怡棻    
2013-01-30
瀏覽數 13,300+
文史哲學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文史哲學群除了包含傳統的中文系、歷史系、哲學系,近年關於研究台灣文學的台文所也開始在大學部設系。

相較於中文系強調經史子集等國學的基本素養,台文系則是以台灣學為研究主幹,著重跨領域整合。 然而不論哪一系,較諸以往在教學上都更注重實做。

「人文社會方面的基礎學科,以往都是重『學』,而非『用』,」陳弱水表示,近年相關系所開始積極增設寫作、翻譯等應用性高的課程或學程,希望學生能夠學用合一。

鼓勵跨領域學習與國際交流

此外,在學分安排上,文史哲學系也逐漸降低各系的必修學分,給予學生在課程上更多選擇的自由。

「當必修課減少,學生在輔系、雙主修、或修習學程的時間與意願就會提高,跨領域教學也補充了單一學系的不足,」陳弱水說。比方,台師大文學院就設有「應用史學」「區域與觀光規劃」「文學創作」等六個學程。

外國學生多,有助國際化

另一方面,文史哲系所也跟上時代腳步,積極往國際化邁進。 除了增聘外籍老師,提供交換學生名額及獎學金,同時也大力招收國際學生來台攻讀學位。

比方來台大文學院讀大學部及研究所的外國學生將近140位,加上約130位的短期交換生,總計外國學生高達260人,台灣學生在校內就能有充分國際交流的機會。

師長解惑

培養活化知識能力 多參與服務性質活動

Q1>我平日還滿喜歡看書的,這樣是不是代表我適合念文史哲科系?

A1 文史哲科系可以粗略分成兩種,一是關於文學與文化的理解,如哲學與中文系。一是關於人文現象、人類生活的探索,如歷史系與人類系。

文史哲科系要念得好,需要具備幾種能力。首先,要有嚴謹的思考力以及靈活的應用力,能充分理解知識內容並加以活化。其次,要對人文現象有一定的敏感度,不要麻木不仁。此外,必須具備主動學習的精神,能夠獨立思考,願意積極探索知識深度,而非只會考試的書呆子。

大學與高中很不一樣,高中是老師會逼著你念,什麼都幫學生準備好。在大學,老師只會給個方向,最多就是開書單,其他就是修行在個人。

文史哲是基礎學科,看似人人都具備這些基本能力,科班出身的差別在於,能將知識活化並轉為創造來源。學生若想加強這些能力,可以多參加討論會、讀書會,在這些活動中與老師、同學辯論,藉以刺激、啟發新的想法。

另一方面,也可以參與服務性質的活動。現在年輕人生活大多局限在學校與家庭,與實際社會接觸得少,藉著參加服務性活動,能夠更深入了解這個社會,促進思想成熟。此外,也可以善用社會資源,比方圖書館、博物館等,進行自我充實。

Q2>我想念歷史系,畢業後當歷史老師,除了在大學時修教育學程外,還要做什麼嗎?

A2 想要成為國高中的教師,必修課與教育學程只是基本,還要先考到教師證,通過國中教師甄試聯招或高中各校的甄選,才會有正式的教職。教師證不難考,只要有讀書大多考得過。主要是第二關,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競爭非常激烈,要取得正式教職並不容易,這也是為什麼社會上有許多流浪教師的原因。

現在經濟不景氣,以畢業新鮮人來看,教師的薪水確實比較優渥,當導師加行政費,一般都有4萬左右,而且未來也很穩定,不用擔心無薪假或裁員的問題。因此許多學生即使一開始沒考上,還是會先去當代課老師,之後再接再厲繼續考。

Q3>除了當老師,念文史哲相關科系畢業後,還能做什麼工作?

A3 念文史哲科系,其實出路不像一般人想像的那麼狹窄。念中文系畢業可以去出版社當編輯,去報社、雜誌社當記者,去各地文化局、民間文化團體工作,或是從事文創相關的產業。

念歷史系畢業可以去博物館任職,做史學專業研究人員,當歷史劇編劇、史料編纂,當出版社編輯,或者是到地方文史工作室工作。 念哲學系的出路,和中文系差異不大,只是少了當教師這一項。文創是很適合文史哲科系學生去走的產業,不過這產業才剛發展,機會比較少一點。

就讀文史哲科系的學生,也有很大一部分選擇考公職,考人事行政之類的項目。 因為念文史哲的學生擅長寫公文,對背誦也在行,比起一般人在考試上占有優勢。

若希望出路更廣,也有不少文史哲科系的學生選擇專業學程、輔系或雙主修,比方雙修企管或大眾傳播,一般綜合型大學在這方面的資源都不少,所以只要有心,未來出路其實相當多元。

Q4>男生念文史哲科系會不會很奇怪?會不會成為異類?

A4 在20、30年前,念文史哲的男生確實不太多,往往只占1/10不到。

但近幾年社會氛圍已大不相同,學生愈來愈能按興趣選擇系所,因此讀文史哲的男生也增加很多,比方台大歷史系男學生就占了近一半,男女比相當平衡。

學長姐領路

課程引人入勝 常忍不住修太多學分

帶路學姐∕ 李貞誼 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三年級

蓄著俏麗短髮,有雙靈動大眼的師大國文系大三生李貞誼,和一般人印象中長髮飄逸、只喜歡與書為伍的中文系女生很不一樣。外向、活動力強的她,不但積極參與系學會、系籃球隊,辦理書展演講等「國文週」活動,還主動加入國文營的活動股,用演戲的方式讓高中生領略文學的魅力。

「國文不只是死板板的四書五經,它其實可以用很活潑創意的方式呈現,」1992年次的李貞誼肯定地表示。母親是國文老師,李貞誼自小就在充滿書香的環境中長大,家教的潛移默化培養了她對閱讀的興趣,同時充實了她的文學涵養。

雖然高中就讀屏東女中語文資優班,學測國文成績還是滿級分,但個性活潑的李貞誼坦言,當初選擇讀國文系也是有所掙扎。在高三時,她申請上師大國文、中興中文,及高雄大學企管系三系,原本她屬意念商。然而在與家人、師長討論後,她考量地緣因素、學校名聲以及自己的數理能力,最後決定來台北「見世面」。

台北沒有讓李貞誼失望,師大國文系也沒有。她表示,國文系的課程分為古典和現代,有些課程名稱看似刻板,但在老師生動的教學下,引人入勝程度往往超乎想像。「國文系的課比我想像的還有趣,讓我常忍不住一學期修太多,差點超出負荷,」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文學不只是書 呈現多元

回顧大一大二的課程,李貞誼印象最深刻的一門是「文學概論」。這門課的期末報告叫「我的文學夢」,學生可以用多元的方式呈現自己的想法,而所謂的「文學」也不局限於一般印象中的書本及電影。於是李貞誼選擇把她第一次來台北,面試師大國文系所看到的點點滴滴,做為這次作業的主要元素,藉著文字、影片與照片訴說當時融合期待、興奮、不安的心情,受到師長好評。

這次作業讓她體會到文學的廣闊性,「觀察周遭事物與文學一樣,都能讓人的心轉換,改變想法。」而文學的呈現,也不只是單一的文字,影像、圖畫、照片、甚至紀錄片都是管道。

魔王課程不輕忽

除了活潑多元的選修課程,李貞誼不諱言國文系也有吃重的基本功要練。其中,李貞誼覺得挑戰最大的莫過於聲韻學。「因為聲韻學要背的東西非常多,要花非常多時間下去念,」她皺起眉頭說。雖然如此,她也認同把身為國文系學生,一定要把基本功練好。「聲韻學讓你了解最基本的音律,在分析唐詩、宋詞、元曲時都少不了它,」李貞誼笑著說:「而且有背就是你的,要用隨時可以用。」

重現文本精華學習溝通

另一門必修課「現代小說」時,則讓她體會到在同學腦力激盪後、以全新面貌重現文本的趣味。李貞誼說,當時的分組作業是要用類似拍電影方式,呈現或重塑特定的文本。以10人為小組,要抽取可以代表文本的精華部分,自編自導自演,並拍片、剪輯後製,最後在課堂上放映給全班觀賞。

李貞誼那組負責的文本是袁哲生的「秀才的手錶」,故事中秀才總是為了等郵差收信的時間頻頻看手錶,然而沒有手錶的敘事者,憑著聽郵差車鈴的聲音,時間反而抓得比秀才還準。反諷人們一味講求效率精準,實際上被手錶制約還不自覺。

「在改編時,我們就不斷思考要怎麼改,才能保留作者原意,卻又貼近現代生活,」李貞誼回憶,經過同組同學多次密集的開會討論,大家決定把「等郵差」改為等垃圾車,演出時果然引起全班的共鳴。

「從仔細閱讀文本、與同學分析討論,到重新撰寫腳本、實際拍攝演出,乃至最後的剪接,一連串都是創造的過程,」李貞誼也因為這些歷練,對上台不畏懼,也更懂得如何在眾人面前侃侃而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