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9名台灣青年 跨國學習企業社會責任

台灣愛普生綠領計畫 探索日本311復原之路
文 / 呂愛麗    
2012-10-02
瀏覽數 31,550+
9名台灣青年 跨國學習企業社會責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希望畢業之後當紀錄片導演」「我想要改變主流商業模式」「社團成立的目的是培育改變世界的青年」「我計劃創辦一個屬於青少年的媒體,」9月間,9名台灣年輕人,在日本見習旅途中,分享對未來的憧憬。

他們有的剛升上大學,有的已完成碩士學位,對人、對環境同樣有著一顆熾熱的心。這9名台灣青年可是經過一番過關斬將,才始獲得到日本參訪的機會。

原來他們一同參與了台灣愛普生(Epson)於今年暑假舉辦的「綠領精英培訓計畫」。從100人當中,經過筆試、面試,最後脫穎而出。

本項計畫的目的是為了讓台灣培養關懷環境,願意投入推動企業社會責任的年輕學子。無怪乎,9名學生分享的經歷不是與環境有關,就是對公益活動或社會正義議題的關懷。

自小生長於澎湖,台大電機系的許祐群去年因為失戀,想要到印度流浪,苦無經費,於是發起「送書到印度,帶愛回台灣」的公益計畫。沒想到讓他贏得了一項公益比賽首獎10萬元。

他不僅曾經是全球最大學生組織AIESEC台大分會的專案經理,跟隨一名學長一同創始了一個社團,名為「傑克魔豆」。成立宗旨是培育改變世界的青年,主張「先相信,再看見」,還辦「影響力大會」,邀請素人或關心社會議題的人來演講。

用科技為社會帶來改變

許祐群斬釘截鐵表示,畢業後,不希望跟隨學長姊腳步,進入科技大廠當爆肝工程師。創業或許是一條路,最好可以利用科技為社會帶來改變。

與許祐群一樣抱持想要改變社會的張海德是團員中年紀最小的。總是被團員取笑他有一張老成的臉,走起路來十足大老闆的模樣,18歲的張海德剛考上中山大學企業管理系,已迫不及待想創業。

他為自己印製了名片,名片上的職稱竟然是「改變供應商」。張海德解釋,他最希望改變的是目前主流商業模式,因為他相信環境和企業是可以並行發展的。張海德對環境的關懷始於高中時代,參與了國內某個環團發起的白海豚環境信託。

不論是許祐群或張海德,這9名青年成長於不同的環境,對土地的關懷卻一致。到日本參訪東北愛普生的經驗,使他們更確定,環境與企業永續,並不相違背。9位年輕人看到的是一家重生的工廠,如何善盡社會責任。

東北愛普生位於日本山形縣酒田市,創立於1985年,生產製造噴墨印表機的噴頭,以及半導體矽晶圓等。員工人數約有2400人,是目前日本最大的製造廠。

訪山形縣 見習日本災後重建

提起山形縣,許多台灣人的第一個反應是「阿信的故鄉!」的確,這裡是電視劇《阿信》取景的地方,也是描述親情至深,催淚電影《送行者》的拍攝場景。

當地人向外來訪客介紹山形縣,總會拿著當地地圖問一句「你覺得這像什麼?」仔細看,就像人的側臉,酒田正好是眼睛。

這隻眼睛在去年311強震中也受傷了。東北愛普生亦難以倖免。酒井明彥記憶猶新,事發時,他正在東京新宿火車站;20天後正式接任東北愛普生社長職務。

面對災後重建,這是他在愛普生集團逾20年最大挑戰之一。強震破壞工廠設備,4月7日,好不容易約50%的機械設備重新啟動,豈料,當天深夜又發生餘震,再度斷電。生產晶圓的工廠,足足花了2個月才再度投產。

儘管生產線終於穩定,至今仍面臨電源短缺。日本在能源使用效率的表現一直是國際的楷模,現任首相野田佳彥於去年底出席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時即指出,日本的能源效率為世界平均水準的三倍。

Epson絞盡腦汁 控管用電量

效率再高,還不足以應付缺電挑戰。東北愛普生因此推動「夏電12」措施,對電源使用錙銖必較,包括日常使用空調設定在28度、嚴格管控每一機台運轉。

今年夏天,總共節電1500千瓦,比起去年減少5%。區區5%,看似不多,卻已是很多人絞盡腦汁在每一個細節上的成果。下一步,結合雲端控管,希望再創造更多節電空間。

東北愛普生特別安排學生走入廠房,實際觀察節電設計。儘管有部分學生是學管理、經濟的,對技術卻不陌生。因為台灣愛普生已經為他們舉辦過二天課程,請業界專家分享各種節能技術。

年輕人在訪察過程中提出諸多技術問題,讓東北愛普生的工程人員最終不得不說,許多細節是機密,不方便透露。

台灣愛普生總經理李隆安本次也陪同9名學生到日本參訪。他表示,現代台灣年輕人具有很多想法,「不像自己年輕的時候,不知道想做什麼。」讓學生親身了解日本社會在震災後,如何恢復秩序,結合社區的力量,快速重整。

就讀於台北科技大學,經營管理系三年級的陳年在9名學生當中,顯得沈默寡言。陳年很坦白地說,當初是為了想要到日本而參加綠領計畫。

他曾經擔任多項國際活動的志工,包括2012台灣世界展望會、2011台北世界設計大會等。有感於台灣社會對青少年議題關懷不夠,他在校園內發起公益創新講座「微講堂」,模仿國外的開放空間會議,廣邀有興趣者聚在一起,隨意發起任何議題。強調每個人在各自的領域都是達人,也有故事值得分享。

他甚至不諱言,參加愛普生的綠領計畫,對於企業到底能做什麼,剛開始也是半信半疑。所幸,東北愛普生使他改觀。

CSR帶動當地產業共同發展

除了積極投入節電,東北愛普生也施行廢棄物回收。半導體製程所產生的一項廢棄物是污泥,以往這些污泥都直接運送到日本其他地區的肥料廠。現在,結合當地其他企業,透過酒田海港,一同運送,實現船舶共運。據了解,自實施了這項計畫之後,運輸排放的二氧化碳降低了70%,周邊的企業也節省運輸成本,是雙贏。

「CSR不是為了消化預算,而是能帶動當地產業一同發展,」陳年認為,這值得台灣企業學習。然而,這堂課的代價很高。來到酒田市一年,酒井明彥發現,這個擁有10萬居民的小城市,尤其車站周邊已出現衰敗跡象。

除了持續推動節能減碳,他現在最希望做到的就是吸引已經外移亞洲其他國家的日本產業回流。接任東北愛普生社長職務前,他認為,生產製造首重成本控管。但是,一場核災徹底改變了他的想法。

從福島愛普生接收了300名避難者,後續有100名選擇留下。這100人的境遇,促使酒井明彥思索,除了成本,企業經營應該還有什麼?「當一個人失去了工作的地方,生活無法維持,工業也無法成立,」身為酒田市最大的企業之一,酒井明彥把創造就業機會,當作自己的責任。

若與中國大陸便宜十倍的勞動成本比較,酒井明彥相信,提升產值足以彌補落差。東北愛普生的產值已經提升三倍,所有生產技術和設備都是自己開發。至於日圓強勢對出口不利,酒井明彥認為,這是政府要解決的問題。

東北愛普生的經驗,給予9名台灣青年最深的感觸是,企業不僅能與環境共存,更要把員工當資產。這趟學習之旅,已在他們心中種下企業該如何落實社會責任的種子。

本文出自 2012 / 10 月號

當日本買釣魚台 台灣正在買日本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企業社會責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