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昔日台商輕鬆賺30%, 現今兵家必爭

從進口物資到設廠賺內需
文 / 彭漣漪    
2012-07-09
瀏覽數 9,500+
昔日台商輕鬆賺30%, 現今兵家必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得坐30個小時飛機才能抵達的遙遠巴西,到底有多少台僑呢?其實並不多,總數約7、8萬人。多數在賺錢最容易的第一大城聖保羅,第二多在里約。

至於是哪一種人移民巴西呢?1975年從美國拿到博士學位後,直接到巴西聖保羅大學創辦大氣系的前僑選立委、現任中華僑聯總會理事長簡漢生分析,台灣人移民巴西主要有兩波。

第一波是1949年國民黨撤退來台前後,有一些人乾脆撤得更遠,直接把上海紗廠、麵粉廠機器,搬到巴西去。他回顧定居在巴西的七年多時間裡,偶爾看到當地媒體比較,當時有的華商財產估計達5億美元,是巴西最富有的華人,全球排名大概也在百名內。

第二波台灣人移民巴西,則在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與1978年中美斷交那幾年曾出現一波移民潮,跑遠一點的就跑到了巴西。1980年代後,台灣經濟起飛,移民巴西的風潮就不見了,以依親居多,家族中有人在巴西發展不錯,一個拉一個,不少移民家族動輒上百人。

說著一口標準葡萄牙文、已外派巴西近七年的台灣貿易中心主任裘汝鈞指出,1988年開放兩岸交流,台灣人轉去大陸,直到巴西名列金磚四國前,長達20年間,幾乎很少台商到巴西。

早期巴西市場像一片白紙,隨便做利潤都有30%

到了巴西,闖出一片天的台灣人甚多。「反正市場一片空白,隨便你做,」不少台商分享。1982年,原本在台灣經營燈飾的劉國安碰到困局,考慮再三,他花1000美元買了張單程機票前往巴西,先是種香菇,賺了五年錢後,改養雞,養了四年後,碰上電腦開始起飛,他又轉了行。

「我從286電腦開始做,」劉國安說,他進口零組件,最高曾占巴西進口的六成,也曾經代理明基、華碩及新力的產品。劉國安表示,未開放電腦及零組件進口前,大家幾乎是半走私狀態,1990年,巴西開放電腦零組件進口,四種稅加起來稅率達40%~50%,現在才降到20%多。

「20多年前可以賺30%,開放後很多人進來做,利潤剩5%,」劉國安感歎:「混水好摸魚,水清則無魚,」巴西早期較好做。除了貿易,也有少數台商設小工廠,供應巴西當地需求。現任巴西台商會長張永昌,1986年到巴西,那時他的表哥在巴西開拖鞋工廠,雇用3000名員工,「呷好逗相報」,招呼他過來。

張永昌到巴西時,碰到聖保羅當地有人要轉讓標籤工廠,他就買了下來。「當時花的錢,還不夠在台中買100坪的土地,很便宜,」他說,賺了錢,他就再買更新的機器,目前已買到第四代,一台機器上千萬台幣,是全球最先進的。走進張永昌的工廠,一排十多台轟隆隆的機器聲震耳欲聾,近身一公尺都聽不到說話聲,小巧精緻的各種布製服飾標籤,慢慢地從機器口被吐出來。「巴西工人貴又不好管,盡量自動化最好,」他分析。

這個工廠全部做內需生意,幫當地品牌做標籤。他從辦公室桌上拿起幾本品牌牛仔褲目錄說:「這是我們最大的客戶。」這些廠商平時下單,一次一款牛仔褲就是幾十萬、幾百萬件的數量,可見巴西人口多,市場有多大,讓他的工廠必須24小時開機器作業。

早期巴西什麼都缺,即使運貨被海關重罰,也全部賣光大賺

更多的台商則是貿易致富。居住在古里奇巴的Rosa Hsieh,原本在台灣經營貿易,1985年她發貨給在巴拉圭台商,價值6萬美元,卻遲遲拿不到錢,不得不飛了半個地球到巴拉圭討債。最後債沒討到,倒是發現了一個新天地:巴拉圭和巴西什麼都缺,台灣則幾乎什麼都有。

當下她就在當地打國際電話遙控台灣,叫員工出這個貨、出那個貨,賺到三倍於台灣的利潤,從此巴西成了她做生意的主力地點。

巴西早期禁止商品進口,鄰國巴拉圭不禁,結果兩國交界的免稅邊境貿易,成了舶來品進入巴西的缺口。Rosa就是靠這個空隙,獲得豐富利潤。

巴拉圭的橋頭市與巴西的福斯市隔一座橋對望,每天早上,巴西小商人徒步過橋到巴拉圭批貨,以人力扛回巴西。全天,整座橋密密麻麻的小商人像螞蟻雄兵一樣,帶著外來的商品餵養巴西境內物資缺乏的人民。Rosa多趟往返台、巴兩地,從台灣帶各種貨品到巴拉圭,如絲襪、禮品,曾經一次拖了17個皮箱的貨,每箱32公斤重,儘管被海關重罰也沒關係,因為貨一進來就被搶光。

兩年後,她把14歲女兒Amy Lo帶到巴拉圭,再兩年,把弟弟、弟妹和他們的小孩也帶去。Amy在巴拉圭認識做貿易的台商Jorge Kang,倆人結婚生了兩個男孩。

後來巴西開放商品進口,Rosa帶著整個家族移民到巴西,選擇公認最安全、舒適的南方之城古里奇巴定居。「我們很喜歡這裡,下半輩子就留在巴西了,這裡台灣人不多,兒子可能會討個巴西人做媳婦,」今年38歲的Amy說,那也無所謂。

全家族平常以台灣人的步調忙碌事業,逢假日就齊聚吃大餐、到處玩,過著很巴西的生活。

巴西內需市場崛起,台商投資與就業領域連動改變

過去十幾年來,巴西國情改變了,不少台商也跟著轉換事業範圍。例如1970年代移民巴西的中南美洲台商總會榮譽會長楊國憲,十多年前開始轉進內需市場,在聖保羅經營HONDA汽車銷售,有兩個賣場。近兩年幾乎所有的國際汽車品牌都到了巴西,光是大陸就有十幾個汽車品牌前進巴西,搶占年銷售360萬輛的新市場。

長住里約的僑務委員胡雲光,最早到巴西經營電動遊樂器,被台商朋友暱稱為「巴西電動玩具之父」。現在搭上巴西公共建設潮與濟貧政策,則參與巴西政府推動的平民住宅建設,投入興建總價約10萬巴幣(約173萬台幣)的住宅。

很多台商來到巴西多年,已說得一口流利葡萄牙文,第二代不是參與家庭事業,就是另闢蹊徑。問他們是否打算回台灣養老?得到的回答多半是:「這裡很好啊,為什麼要走?」

隨著愈來愈多新一波台商前往巴西發展,同時能說葡萄牙語和中文、瞭解當地市場的人才非常搶手。「現在真的處處是機會,」父親做貿易、很小就來巴西的鍾維康表示,包括他和他的朋友,三不五時就會有新工作找上門。鍾維康目前在巴西本田頂好汽車工作,前陣子有家日本廠商問他的意願。

若說以往1960年台灣人移往巴西都像是游擊戰,那麼自從巴西崛起後,近十年來看到的大多是一個個大企業,正規軍前往巴西投資。喬山運動健身器材、D-LINK網通設備、MIO衛星導航,都是2000年後才進入巴西,已建立品牌地位。

至於如何在這個市場成功?那就「八仙過海,各憑本事,」張永昌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