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阿根廷 物產豐饒自足, 貿易保護限制多

面臨嚴峻考驗,引發出走潮
文 / 王怡棻    
2012-07-06
瀏覽數 10,250+
阿根廷 物產豐饒自足, 貿易保護限制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面積台灣一百倍大、人口約近台灣兩倍的阿根廷,被認為是拉丁美洲三大國之一。去年經濟成長率還高達8.8%。但是過去幾十年來,阿根廷堪稱是每隔10年就有一次大波動,上次是2001年底、2002年初的經濟危機,1990年也有一次貨幣危機。堪稱10年之癢,阿根廷景氣近來再出狀況。這次是因為56.74億美元的外債即將到期,去年11月政府開始嚴格管制外匯。

鎖國政策,讓經貿停滯不前

今年4月,阿根廷女總統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突然宣布將全國第一大石油公司、由西班牙雷普索爾(Repsol)公司控股的YPF收歸國有,理由是雷普索爾投資不足,導致石油減產,無法支應國內所需。消息一出,立即引起市場譁然,外企人人自危,擔心成為下一個被宰割的對象。西班牙更提出嚴厲抗議,要求賠償高達105億美元的鉅款。然而面對抗議,阿根廷斷然拒絕索償。

「阿根廷正在走倒退路,」曾任駐巴拿馬大使館經濟參事的淡江大學美洲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黃任佑說。當全球都在積極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阿根廷卻逆向操作,大力擁抱保護主義,不斷築高貿易壁壘。目前,包括美國、歐盟等四十多國都對阿根廷提出貿易申訴。因為自今年二月開始,大幅增加的進口限制,讓幾乎所有海外採購商品進口,都要提前徵得政府核准,嚴重阻礙進口時效,讓每個與阿根廷貿易的國家都苦不堪言。

「三月開學,進口的課桌椅五月還進不來。港口停了滿滿的BMW,也是被新規定卡住動彈不得,」曾實地調查阿根廷市場的外貿協會市場研究處助理研究員張為詩表示,阿根廷的進口替代政策不僅阻礙公平競爭,更違反國際規範。根據「全球貿易預警」(Global Trade Alert, GTA)今年公布的調查,阿根廷近一年祭出貿易保護措施,居全球之首。信評機構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也將阿根廷的主權信評由「穩定」下調至「負面」。

「南美的巴黎」,物產自給自足

只是,在外界多方的壓力下,阿根廷依然故我,原因是,本身資源豐富,不需要倚靠進口也能自給自足。「阿根廷是全球少數有本錢鎖國的國家,」張為詩形容。阿根廷畜牧業發達,有「世界肉庫」之稱。牧場占全國面積近五成,牧草豐美的潘帕斯大草原,隨處可見壯碩的牛群低頭吃草。

得天獨厚的天然環境,更讓阿根廷博得「世界糧倉」封號。目前,阿根廷不僅在玉米、黃豆的生產居全球前三位,小麥出口也占一席之地。「可以說只要種子撒下去,作物就能長出來,」阿根廷台商會代理會長倪憲俠形容。良好的農業環境孕育了發達的食品加工業,加上擁有石油、鐵礦、煤炭、天然氣等資源,讓阿根廷成為南美國家綜合國力較強者。因此1999年阿根廷即成為G20集團的一員,被視為世界重要經濟體。

除了擁有世界第八大的國土面積,相對於鄰國智利,阿根廷另一項優勢是,極少發生天災。豐厚的文化傳統,更增加它的觀光魅力。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有「南美的巴黎」之稱,隨處可見優雅的文藝復興式建築與露天咖啡館,讓人彷彿來到歐洲。熱情奔放的探戈、電影《阿根廷別為我哭泣》,更為其增添了一抹迷人的色彩。

就前幾年的經濟成長率來看,阿根廷表現也十分出色。2010年經濟成長率達9.2%,去年也有8.8%。除了受惠於國際原物料價格上漲、政府建設支出,強勁的消費力也功不可沒。

經濟成長率亮眼,背後充滿隱憂

張為詩表示,阿根廷曾在十年前破產,高通膨讓許多人畢生財產一夕蒸發,在「錢不值錢」的預期心理下,阿根廷人寧願把握實質的「資產」,買名車、精品、名牌服飾等,一點都不手軟。雖然近年的經濟成長亮眼,然而今年第一季成長率已下降至4.8%,2月工業產值比去年同期下滑0.8%,更有多家研究機構預測該國經濟將在年底衰退,前景並不樂觀。

主因在於阿根廷雖天災少,人禍卻不少。倪憲俠指出,政府的限制進口策略,雖說是幫助國內廠商,但並非所有原物料阿根廷都有生產,不少本地商也深受其害。他舉例,做腳踏車橡膠的機器,以前可以開五台,現在原料欠缺,最多只能開一台。

走進當地雜貨店一看,貨架不是空空如也,就是零星擺放一些賣相平凡的國產品。「除了本國貨,其他東西都很難買到,」張為詩說。一般認為進口限制,只有進口商會受影響,事實上,出口商也被牽連。倪憲俠表示,小出口商出口通常要併櫃,但因為港口碼頭被塞滿,貨物根本無法裝卸,遑論出口。港口工人沒法搬貨賺錢,也都跳出來抗議,但政府仍未有改善動作。

外匯管制嚴格,進出口商哀聲連連

為了確保貿易出超,阿根廷制訂「1對1進出口等額」的規則,要求當廠商進口到阿根廷一定數額的貨物,就要負責將阿根廷等額的商品出口到國外。BMW、KIA等車商只好賣起黃豆或葡萄酒,以換取在阿根廷出口的額度。宏達電等多家手機廠商,也只好在阿根廷南方的火地島設置智慧型手機組裝廠,以符合政府規範。

限制進口外,更引人憂慮的是外匯管制政策。倪憲俠指出,因為債務即將到期,為了確保屆時有足夠的美金可支付,所以嚴格限制民眾購買美元。自5月9日開始,民眾購買外幣的上限,由薪水的40%壓縮到25%,政府不但緊盯旅行社的換匯,連民眾在機場都會被政府盤問「為什麼要出國?」

嚴格的外匯管制讓廠商難以進口,也讓黑市的美元價格狂飆,黑市價格與官方價格相差近35%,形成雙重匯價。管制更引起民眾恐慌,根據《MarketWatch》的報導,短短一週內,存戶從銀行提取的存款將近 5.18 億美元。

高通膨帶動工資上漲,雇主喊苦

在高成長的背後,阿根廷的高通膨也引發社會問題。官方通膨數字是10%,然而民間觀察,至少在20%~30%間。根據當地《號角日報》的統計,與2007年相較,阿根廷健保費漲了207%,學雜費增加了295%,一家四口的食物費用更暴增491%,遠超出薪資增幅(187.5%)。

因為官方不願提供真實通膨數字,IMF決定撤離在阿根廷分部,連《經濟學人》也忍不住以「阿根廷,別為我撒謊」為題諷刺。通貨膨脹連帶逼使工資上漲,自去年以來,工資已經連漲三次,但仍跟不上通膨。目前鐵路、鋼鐵等各大工會都在與資方協議調薪幅度,而國會議員更是率先為自己加了一倍薪水。

在薪資談判僵持不下的情況下,雇主也是滿腹苦水。事實上,在長期左派執政的阿根廷,當老闆並非易事。阿根廷工會強大,若雇主與員工有糾紛,法官多站在勞工方。加上政府喜歡放假,若重要假日是在週二或週四,往往會多送一天讓員工連放四天。放假雖然討好勞工,但假日太多讓生產線停擺,也減損了企業的競爭力。

在危機中等待曙光

雖然目前阿根廷形勢不佳,然而危機或許就是轉機。倪憲俠回憶,2002年時阿根廷也曾經歷一次嚴重的大崩盤,房價跌到史上新低,然而才短短三年間房價已恢復,2007年時,房價更超越崩盤前高點。也因此,今年危機已讓房價重跌三成,反倒是進場機會。此外阿根廷土壤肥沃、資源豐富,基本面還是有基礎。駐阿根廷台北商務文化辦事處經濟組組長曹四洋則建議,若產品在阿根廷市場占有率夠大,可考慮在當地進行組裝,以避開進口限制並享受政府提供的優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