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智利 用FTA打造貿易競爭力

拉美最自由開放的國度
文 / 王怡棻    
2012-07-06
瀏覽數 6,000+
智利 用FTA打造貿易競爭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位於南美洲的智利,與台灣隔著廣闊的太平洋,飛行時間超過30小時。但不少台灣人卻早在生活中「非常智利」。

走進各大生鮮超市,水果架上鮮紅欲滴、脆甜爽口的大盒櫻桃,很多來自智利。海產區肥美碩大的雪白鮑魚,肉質甜嫩的帝王蟹,也是來自智利。連菸酒區一字排開、閃著誘人光澤的葡萄酒,也有數十瓶的產地是智利。 除了吃,台灣知識分子對智利也不陌生。不少人早從諾貝爾獎得主、智利詩人聶魯達的詩作中,建構對智利的想像。

人口1688萬人,人均GDP1萬4000多美元,智利算是一個中型的進步國家。地形狹長,有「把頭枕在安地斯山脈,腳可以伸進太平洋」一諺。 特殊的地型,孕育了發達的農業,自十多年前,智利在農漁產品的生產上,即已站上世界舞台。

農林漁資源豐饒 贏南美波爾多美名

根據智利商務辦事處的資料,南美洲的水果出口中,有45%來自智利,遠勝其他拉美國家。智利不僅是葡萄、西洋梨的生產大國,蘋果與桃子的外銷量在世界也是名列前茅。雖然總土地面積僅75.6萬平方公里,不到鄰國阿根廷的三分之一,但因為南北跨度大,加上獨特的地中海型氣候,讓它在農作生產上別具優勢。

做為瘦長「絲帶國」,長達4300公里的海岸線,更讓智利有「靠海吃飯」的強大本錢,舉凡牡蠣、鮑魚、圓鱈等海產,在捕魚船急速冷凍後,都成為智利賺取外匯的利器。大量的葡萄酒生產,更為智利博得「南美波爾多」的美名。「只要有食品展,智利葡萄酒總會占一席之地,」智利商務辦事處代表鮑世達(Pablo Balmaceda)自豪地說,因為擁有來自法國的釀造技術,讓智利葡萄酒品質佳,且物超所值。

據統計,智利在2011年已躋身第八大葡萄酒製造國,直追澳洲。在秋季走進智利卡薩布蘭加河谷,不但能看到綿延數公頃的壯觀葡萄園,還能嗅到成熟葡萄散發的濃郁甜香。

多種礦產,成為智利吸金寶石

除了農漁產豐富,智利在礦產上與其他拉美國家相較,也不遑多讓。智利有「銅礦王國」之稱,銅礦藏量占世界的三分之一,在鋰礦、鉬礦的生產上,亦位居世界二、三位。「礦業是推動智利經濟成長的關鍵,也是吸引最多外人直接投資的類別,」駐智利代表處經濟組組長李魁德表示,銅礦相關產品占智利出口超過五成,去年智利經濟成長達6%,與國際原物料價格攀升密不可分。而中國大陸對銅礦需求殷切,也讓智利經濟進一步受惠。

智利與其他拉美國家相較,最特出之處不是物產,而是開放的政策。智利台商、中南美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秘書長王然行不諱言,當初他選擇到智利投資,即是看中它的開放與制度化。

零外匯管制,南美經貿最自由的國家

「智利自由化行之有年,進步程度堪稱拉美國家的模範生,」王然行表示,當地沒有外匯管制,貿易障礙低,開放程度遠超過其他鄰近國家。以FTA的簽署情形,可見一斑。智利簽署FTA的積極度與南韓相較,有過之而無不及。據統計,智利已與59個國家簽署了22個自由貿易協定,總計涵蓋全球86%的GDP,包括美國、歐盟、中國、日韓、巴西等各大經濟體,都是零關稅的貿易盟友,未來還有五個FTA將陸續生效。

即便對未簽署FTA的國家,智利的平均關稅也只有6%,與其他南美國家動輒兩位數的關稅相較,算是十分友善。「簽署FTA為智利打開了機會之門,台灣其實可以利用這個優勢,把智利當作進軍世界的跳板,」鮑世達建議。

敞開大門,國內外廠商公平競爭

在法律上,智利對國內外廠商也一視同仁,不設定政策保護本地商,也不用特殊優惠吸引外商。 在智利,幾乎所有產業都開放民營,水電瓦斯等民生工業也不例外。在查逃漏稅上,對所有企業都一樣嚴格,稅務員甚至會直接到店裡巡察,店家若沒給發票,立刻會被開罰單。「我們希望營造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不論本國人或外資都是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用同樣的規則來管理,」鮑世達說。

根據美國「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公布的2012全球經濟自由度評比(2012 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智利在184國中排名第七,分數比美國還高。開放競爭,對智利有益無害嗎?王然行回憶,剛大幅開放時,當地本土傳統企業因驟失保護,抵不過外商競爭而紛紛倒閉,但也因為競爭,促使企業不斷進步,讓智利人得以享受更現代化的生活。

物流、資訊流完善,跨國組織獨鍾

比方智利很早就建立完善的ETC電子收費系統,繳通行費就和繳水電費一樣容易。「一台車可以申請一個條碼,條碼一刷就知道車輛資訊與待繳款項,」王然行表示,智利連收費站的感應器都比台灣的靈敏,即使時速120開過去還是能被確實扣款,車主完全不用減速。

而智利航空(LAN)得以成為南美洲最大的航空公司,被評為全球第三佳的航空公司,也必須歸功高度競爭的企業環境。智利的開放透明,也延伸到各種資訊的流通上。比方上網就可以查到在智利大多數企業進出口的內容品項及交易對象。相對於其他中南美國家,智利的治安較好,政府也算清廉。「比方在智利通關時不會被官員刁難索賄,在其他拉丁國家常發生貨櫃不見或被綁走的事,智利很少發生,」李魁德形容,政經穩定的智利,是個「讓人安心的環境」。

也因此,許多跨國企業、聯合國機構、大型國際組織的拉美總部都設在智利。在外交上,智利的外國領事館也較鄰國完整。「祕魯、厄瓜多人要辦澳洲簽證,都要來智利辦,因為唯有智利有常駐的澳洲大使,」王然行說。

南美資優生,經濟成長與中國匹敵

智利的競爭力反映在各個指標上,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世界銀行(World Bank)、經濟學人信息部(EIU)的評比,智利都是南美洲最穩定安全、適合經商,且擁抱自由貿易的國家。安永(Ernst & Young)將智利及中國、印度、俄羅斯、巴西並列為成長最快速的經濟體。在「2012年全球經商環境報告」(Doing Business 2012)中,智利「開創企業」的難易度,由62名大幅躍升至27名,總排名39,更為南美之冠,超越巴西。 智利首都聖地牙哥,也被世界經濟論壇(WEF)評為國際企業建立業務最具競爭力的地點之一。

雖然智利擁有自由開放、穩定進步、國際化程度高等其他拉美國家欠缺的優點,但也不乏其先天及後天的限制。例如,智利人口較少,不到2000萬人,內需市場有限,加上位處板塊交界帶,注定了多地震海嘯的命運。 內需市場有限,勞工保護嚴格 2010年智利發生芮氏規模8.8級大地震,受災人數高達200萬人,經濟損失超過296.6億美元,讓許多人仍心有餘悸。

不過最讓外資望之卻步的主因,仍是智利的勞工法。王然行表示,智利的勞工法偏向保護勞工,對資方十分不利,「若沒有長期在市場中作業,很難明白要如何變通。」比方,智利的產假長達四個半月(18週),比台灣多了一倍有餘,工會勢力龐大,勞資糾紛頻仍,若雇主解雇勞工的理由不夠充分,不但會吃上官司,還得付出大筆賠償金。而在強大的勞工保護意識下,勝訴的往往不是資方。

此外,智利勞工勤奮度與亞洲勞工有相當差距,加上智利偷竊風氣猖獗,「聘一個人,往往還要找另一個人監管」,不符成本效益,因此在智利的台商多從事批發零售業,投入製造業的極為罕見。

人文習慣特殊,不諳西語難經商

對新進者而言,智利的市場特性也與歐美大相逕庭,過往的經驗不易在智利複製。連家樂福、Home Depot等大型跨國企業,都在智利鎩羽而歸。「智利當地人文習慣特殊,對很多外資公司來說,常常很難照商業常理判斷並決策,」王然行表示,在別的市場的成功模式,在智利常常會出現反效果。比方家樂福為了減少購物車損失,採用其他國常用的投幣拿車、還車退幣的方式,沒想到引起智利人反感,銷售一落千丈。

即使是在智利深耕多年的小商家,也發現生意愈來愈難做,因為近年大陸商人蜂擁進入智利市場,使台商原本的優勢盡失。「你賣中國進口的便宜貨,但大陸人比你更能找貨源,賣得比你還便宜,要競爭很不容易,」李魁德坦言。而在語言上,智利通行西班牙語,所有合約都是以西語書寫,日常溝通也都是以西語進行,一般人英文能力有限。不諳西班牙語不但造成生活困難,在經商上更是不利。 因此台商開拓智利時,除了地理遙遠,語言障礙也是必須克服的挑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