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高鐵新城

高鐵一通,蚌埠成了上海的新廠區
文 / 邱莉燕    
2012-04-11
瀏覽數 7,950+
高鐵新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位於安徽省北部的蚌埠,隨著京滬高鐵開通,和北京、上海、南京、蘇州等發達城市,在同一個舞台上亮相。

偌大氣派的蚌埠高鐵站,位於城市的最南邊。站前的學府路,有60公尺之寬,加上候車大廳離地面有5公尺高,使得整座車站看起來就像一隻「黃金眼」。

它也正在輻射對周邊區域的經濟影響力。圍繞著蚌埠高鐵站,投入26.5億人民幣興建的高鐵新區,在9.2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形成規模龐大的產業和居住聚落。蚌埠是京滬高鐵的中間大站,平均每20分鐘一班,每天有47班列車對開。

正所謂「火車一響,黃金萬兩」。原本是一片綠油油農田的高鐵新區,三年之內拆遷整地,從無到有蓋起一幢幢的高樓大廈。

大學城、高檔住宅區、動漫產業園,加上美麗的龍子湖湖濱公園,讓這座新區既現代化又優美宜居。

沿著學府路,一側是安徽財經大學和蚌埠醫學院等四所高等院校,另一側是美輪美奐的公寓大樓,路邊的廣告牌上寫著:「跨入高鐵時代,入住龍湖春天。」

更遠處,是低污染的的產業區,入駐有投資10億人民幣的加中國際商會歐美科技城,以及大陸最大的動畫製作公司、水木動畫投資的中國兒童電子商品基地。大陸服務外包十強、來自上海的晟峰軟件投資的現代信息服務業綜合園區也在此落戶。

事實上,不只是高鐵新區巍然崛起,整個蚌埠都因高鐵而「鳳凰涅槃」。

因交通,從漁村變政商中心 從地圖上看,京滬高鐵在蚌埠轉了個大彎,而在這個轉彎處的城市,原本萎靡不振的經濟發展也來了個大轉彎。

以前,蚌埠是帶著「腳鐐」在發展。一個戰鬥機的軍用機場限制了城市的擴張,而機場的搬遷和高鐵車站的建設,讓這裡獲得了解放,摘下了「腳鐐」。

「京滬高鐵的開通,給蚌埠插上了騰飛的翅膀,」蚌埠市長周春雨說,這是蚌埠第二次因為交通而蛻變。

一個世紀以前,津浦鐵路在1911年通車,淮河岸邊的一個普普通通的小漁村蚌埠,一夜之間成為津浦線上的大站,並在短短30年內,一躍成為20世紀初安徽北部的政治、經濟乃至金融中心。

剛好時隔百年,京滬高鐵成為蚌埠再次崛起的契機。

周春雨指出,上海、北京知名企業,包括台資企業,今年在蚌埠掀起了一波波的投資熱潮。

上海台商百樂門在今年1月20日才來考察高鐵站和新區。不到半年就決定投資20億人民幣,興建大型餐飲娛樂中心,7月已正式開工。未來跟著一起進駐的,還將有頂鮮101餐廳和誠品書店。

百腦匯、大潤發也已敲定店址,今年會開張。富邦金控也正積極運作,計畫參股改制後的蚌埠農村商業銀行。陸資企業如黃河集團、特步國際,也鎖定高鐵精華區拿地,要蓋五星級酒店。

「這些都是高鐵帶來的,」蚌埠經開區管委會主任喬桂元說。

製造業進駐,當農民工的家 除了服務業外,蚌埠也因為京滬高鐵,承接前所未見的製造業轉移。

加入「京滬高鐵俱樂部」,安徽省共有四個代表——蚌埠、定遠、滁州和宿州,其中蚌埠對產業的吸力最大。

台玻集團已在6月底定案,即將注資1.2億美元,成立玻璃纖維工廠。而正準備簽約落戶蚌埠的台灣高科技公司,還包括奇宏科技的電腦散熱系統廠、兆晶科技的LED藍寶石基板廠、牧東光電的觸控面板保護玻璃廠。光是這三家的投資總額,就高達4億美元。

「產業的轉移非常迅猛,」喬桂元強調說,以前總要辛辛苦苦四處跑「引」資,現在是輕輕鬆鬆坐在家裡「選」資。 把工廠從沿海轉移到內陸,腳步最快的是伊諾華橡膠,董事長黃長發當初便是看到一篇高鐵的報導,而選定蚌埠。

「高鐵幫我們找到一個合適設廠的地方,」原本設廠在浙江平湖,生產自行車及電動代步車等輪胎的黃長發,發現工作多年的資深大陸幹部,陸續返鄉,讓他警覺到人才流失的嚴重性。

於是,萌生「在當地設廠,雇用當地人」念頭,他從唐山找到滄州,也考察南京和蘇州,然而這些地方農民工都是外地來的,只好再往內陸找,最後發現了蚌埠,這裡正是農民工的家鄉。

高鐵將使蚌埠成為安徽最大的交通樞紐,更加強了意願。「除了京滬高鐵,還有京福(北京到福州)高鐵會在蚌埠交會,」黃長發說,有了高鐵,與平湖廠往來只需3小時,客戶很容易到蚌埠驗廠。

加上黃長發想從外銷轉內銷,京滬高鐵開通後,舊有的京滬鐵路將轉作單純的貨運線路,貨運能力將大增到一年1.3億噸以上,對經營內需市場極有利。

「我最大的市場,一在天津,一在長三角,都能透過京滬鐵路運送,」黃長發說。 2009年,伊諾華在蚌埠的生產線正式投產,目前年營收約5億人民幣,二期擴廠正規畫中,他預估三、四年後,光是蚌埠廠便能做到8億人民幣。

內需大餅,吸引各路人馬

黃長發對於高鐵有更大的想像,他還想搶攻內需市場。「我還想租或買高鐵附近的T-bar看板打廣告,晚上用LED燈照,」黃長發說,一年有1.2億人在京滬高鐵上移動,只要有1∕10的人瞄了伊諾華的廣告一眼,「我就賺到了,我就很有可能成為消費者指定要買的零件。」 與伊諾華僅隔一條街的賀特士國際,則是另一位「被高鐵打動」從沿海遷移的台資企業。

走進賀特士的製衣廠,工人專注地趕製銷往歐美的羽絨服,從裁剪到縫製,細分成多道工序,布料像流水般在工作桌上流動,最後做出一件件鮮豔的外套。

年營業額2000萬美元的賀特士,主產羽絨服、滑雪衣、登山裝和自行車衣,無車縫線的獨家技術,為它贏得世界第一大羽絨服哥倫比亞,以及世界前兩大滑雪衣品牌Spyder和Obermeyer等重量級客戶。

沿海經營成本年年上升,賀特士亦展開內陸遷徙。兩條高鐵交會的蚌埠,像石頭變珍珠,在賀特士眼前閃耀。

「高鐵對我們很重要,歐美客戶很快就能來蚌埠看工廠,」賀特士國際總經理黃國欽說。

黃國欽舉例說,歐美客戶從國外飛到上海,搭京滬高鐵只要2小時就能到蚌埠,出站後30分鐘就到工廠,看完廠,再搭高鐵返回,還能在上海請客戶吃飯。

勞動成本低,也沒用電限制

勞力成本更低,也是考量點。嘉興的平均工資是每人每月2500人民幣,蚌埠只要1800元,「一人差700元,一個1000人的工廠,每個月可省多少?」黃國欽說。

此外,讓沿海台商苦不堪言的「限電」,在蚌埠也不存在。事實上,蚌埠是「皖電東送」的重要通道,電力供應充足。

最後一個綜合考量,蚌埠是黃國欽轉攻內需最便捷的城市。目前,他已積極在內地推廣自有品牌「聖伯納」,明星產品是稱為iVest的電子背心。

「生產中心在蚌埠,搭著高鐵,我的行銷可以往外輻射,北到北京和東北,南到上海、福州,」黃國欽說。展望未來,蚌埠已訂定了三年「城市大建設」,將強力推進全市超過100項、總投資超過1000億的建設。

在高鐵進行曲的伴奏下,這座城市正在彰顯從未有過的生機與活力。

獨家專訪蚌埠市長 周春雨: 產業向高鐵沿市轉移, 蚌埠基礎好配套全

今年44歲的周春雨,是大陸少見的年輕市長。前年11月才從馬鞍山市長調任為蚌埠市長。「就是為了高鐵,中央希望他趁機重振蚌埠,」多位台商如此判讀。

戴著金框眼鏡的周春雨,履新不到一年,便成功引進台玻、奇宏、兆晶、牧東光電、百腦匯、大潤發等台資企業。從名單看,他除了善於招商,更善於招好商,名單上大多是附加價值高且低污染的產業。在京滬高鐵蚌埠首發前三小時,周春雨特地接受《遠見》專訪,暢談高鐵效應,以下是訪談精華:

有學者研究,世界產業的轉移有四次大的浪潮,第一次是歐美向日韓轉移,第二次是日韓、台灣、新加坡向大陸沿海轉移,第三次是大陸沿海向沿江轉移,特別是沿著長江轉移。

第四次轉移,也就是目前正在大規模開展的,便是產業向高鐵沿線城市轉移,學者還研究,第四次轉移將是規模最大和技術水平最高的一次轉移。前三次轉移,都是為了降低成本,而沿著京滬高鐵的轉移,除了追求降低成本外,更多的是追求產業的優化布局。

因為高鐵,原本很遠的距離現在變得近在咫尺,企業能讓資源在更大的空間裡配置得更好。所以,這一次的產業轉移質量更高。

科技、教育、文化也起飛 像蚌埠近來承接的產業,除了勞力密集型的,還包含科技、教育和文化的新興產業。

很多產業把總部和研發機構放在像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再把生產和培訓基地放在蚌埠,既降低成本,又打開了新的發展空間。

但也不是每一個高鐵沿線的城市,都出現產業轉移。這還要看城市有沒有實力、配套是否齊全。

蚌埠基礎很好,首創了很多中國的第一,輕工、化工、紡織,科教人才也豐沛。內功好,加上高鐵的機遇,所以承接的產業轉移比別人更多更快。

蚌埠對台商的政策優惠已超過外商,歡迎來投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