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以台秘密軍事合作

文 / 文現深    
1990-02-15
瀏覽數 37,400+
以台秘密軍事合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台灣,許多人都聽過以色列和台灣祕密軍事合作的傳聞。最常提到的是海軍「雄風飛彈」,是以色列天使飛彈的仿製品,但都沒得到公開證實。

這次「遠見」到以色列訪問,意外地進一步獲悉以色列國防工業和中華民國之間的若干軍事合作。因為國情不同,猶太人並不像台灣一樣在乎與沙烏地阿拉伯的外交關係,有些話談起來反而比較坦率。

一切都機密進行

在有一萬五千名員工的以色列航空工業公司(IAI,實際上也研發飛彈和電子戰系統,連廠區都和桃園的中山科學院有點相似),「遠見」晤見了一位滿頭銀髮的高級主管,在談論以色列武器發展之餘,他竟然透露常常到台北辦事,到中山科學院,還曾兩次見過李登輝總統。

談到台灣國防重鎮中山科學院,他對中山人的素質和努力毫無保留的讚許,但也批評「中山」野心太大,甚麼都要做,有時力量分散,反而做不好。

IAI和台灣的軍事合作關係,可追溯到民國六0年代退出聯合國後,國軍追求武器的自力更生,分散採購來源。以色列剛好在這個時期大力擴軍,希望藉軍品外銷,分攤武器研發成本。雙方一拍即合。但顧慮到中華民國和阿拉伯國家的友好關係,一切都在機密情況下進行。

第一件重要合作成果,是仿天使飛彈系統(Gabriel weapon system)製作的「雄風飛彈」。早期因為技術不夠成熟,「雄風」並不成功。所以早期部署在國軍鑑上的,根本不是「雄風」,而是原裝「天使」,在素質上足以壓過對岸共車使用的仿「冥河」艦對艦飛彈。

事隔多年,中山科學院培養出飛彈技術的良好基礎後,才有了今天屬於國造的「雄風」和「天弓」飛彈。

在戰鬥機發展方面。民國六0年代美國拒絕出售幽靈戰機給台灣,當時國軍對中共仿米格二十一發展出來的新型戰機相當擔憂。於是求助於以色列,並派人實地試飛IAI製造的幼獅戰機(Kfir),原本考慮由IAI協助在台製造,自稱是「國產」戰機。但當時行政院長孫運璿憂慮可能損害與沙烏地阿拉伯外交關係等因素下,終告作罷。空軍轉而加速從事現役戰機的改良計畫。否則,在「經國戰機」出廠以前,中華民國可能就擁有仿幼獅的「國造」戰機了。

美國技術的後門

此外,國際傳播媒體每隔若干年,總會報導以色列、中華民國、南非曾合作發展原子武器和它的載具--中程飛彈(中華民國的「天馬計畫」)。但這些報導的正確性.全部沒有得到證實。

在海軍武器系統方面,國軍曾秘密購買過少量以色列飛彈快艦,又根據以色列的系統發展陽字號驅逐艦的「武進二號」計畫,但兩個計畫並未完全成功。

在主力戰車方面,以色列曾經派人來華推銷麥卡瓦第三代坦克(Merkava III)中馳名世界的反飛彈裝甲,但因為要價太高,並未成交。

直到今天,以色列和台灣的武器合作關係仍然不斷,雙方工程師維持經常往來,尤其是美國限制對華武器銷售的質與量,軍方與以色列合作,無疑打開了一道獲得美國技術的後門。

在以色列最高科技重鎮Weizmnann Institute,「遠見」記者巧遇兩位台灣留學生。他們談話相當審慎,經過查證,原來是中山科學院送到以色列受訓的工程師,至於工作細節,他們不顯透露。

不過,Weizmann Institute並不偏心,也收中共研究生,反映以色列和海峽兩岸的雙面國防合作。猶太人不放棄做大陸軍火生意的機會,中共也樂於增加一道美國科技的後門,加上以色列在幾次戰役裡力挫蘇聯武器的經驗相當吸引,雙方於是在八0年代秘密合作(秘密性,是因中共也顧慮他們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

(以色列很清楚國際之間,功利遠重於道義。在伊朗與伊拉克戰爭期間,以色列一直是伊朗的武器採購顧問,從中收取顧問費,至於伊朗回教什葉派對以色列的敵視--在利害當頭下也暫擱一旁。)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香港政府拘搞一位以色列軍火商人,稍後判入獄兩年,理由是持有五本以色列人秘訪中國大陸時持用的菲律賓假護照,這批人可能是去了中共華北工業公司談軍火生意。

美國國務院曾經有報告指出,以色列曾協助中共改良所擁有的九千多輛T54戰車,發展一0五公釐戰車砲。

成都也有少獅

美國「新聞週刊」也曾報導,以色列少獅(Lavi)戰機量產計畫取消後,正把技術錯售給南非和中共,有些西方人士已經在成都飛機工廠見過一架和少獅幾乎一模一樣的戰鬥機。

華盛頓郵報甚至指出,IAI的專家曾經協助改進中共「東風三號」飛彈的導向系統。未料到中共把「東風三號」賣給與以色列敵對的沙烏地阿拉伯,引起以色列政府公開抗議。經過權威的英國詹代防衛週刊估計,中共與以色列雙方武器交易額聽計已高達三十億美元。

在利害當頭的武器市場,太依賴美國並不可靠,太依賴以色列也並不高明,相信猶太人也認為,台灣在提高本國軍事科技賣力的同時,分散武器與技術採購來源,是永遠的原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