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他們用適合自己的方式 攻讀碩士班

碩士多元管道〉學長姐經驗談
文 / 林珮萱    
2011-09-19
瀏覽數 18,900+
他們用適合自己的方式 攻讀碩士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除了最普遍的一般考試入學,想晉升碩士階級,甄試、跨國雙聯學位、在職專班,都是選項之一。如何準備入學、求學過程又有何利弊呢?本文精選出三種學生案例,暢談他們的就學經歷,希望他們的故事是一解你疑惑的良藥。

甄試入學〉

中央大學經濟系→台大財務金融所碩二生 馬惠茹

自組毒舌評審團模擬問答, 口試怎麼問都不怕

1988年次的馬惠茹,去年從中央大學經濟系畢業後,一舉推甄上台大財務金融所、台大國際企業所、政大國際貿易所、和交大經營管理所,共四所學校創下佳績。

如果再加上另外兩所最後備取上的國立研究所,馬惠茹等於一人推上六間研究所。 在外校生眼中,要推甄上台大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馬惠茹卻能連上兩所,在校成績是首要條件。

大學期間平均成績達95分,連得六學期的書卷獎,馬惠茹不僅拿下系上第一名,還比其他同學早一年畢業,只花三年就完成大學學業。

她回憶,當時推甄台大一同競爭的學生共17位,幾乎人人都是雙主修或輔系,但沒有人像她一樣是提早一年畢業的,三年讀完大學,或許是馬惠茹的另一種優勢。 但更重要的還是她為了推甄,所下的準備功夫。

因為光是要瞭解每個系所口試時會問的問題,透過網路搜尋、向學長姐和師長請教,馬惠茹一共蒐集至少250道面試問題,並找了四位同學組成推甄讀書會,大家輪流扮演主考官,模擬面試情境,定時密集的練習中英文自介、互相出考題,甚至當起毒舌評審,故意挑剔彼此回答的破綻。

「大家就假想如果我是教授,還會怎麼追問下去,一直不斷演練出更好的答題方式,」就是要在推甄面試時短短的10分鐘內,呈現出最好的一面,讓教授肯定你是他們要的學生。

推甄三關卡:基本資料、專業領域、英文

融合了六間研究所的推甄經驗,馬惠茹將推甄大致分成三種關卡。

第一種是屬於基本個人資料的部分,她強調備審資料一定要寫得好,「尤其是第一頁的履歷表格,教授們一定都會看,第一印象很關鍵,」馬惠茹分享她的小技巧,是在學校給的制式表格上,自己做分類與編排。

她舉例,表格裡若只要求寫出重要成就,不用死板的按照大一到大四的順序,把成績、社團活動一一條列,而是區分成學業成就、課外活動、或志工參與等大項做說明,讓看資料的教授可以很快掌握到你的特色在哪裡。

根據她的經驗,只要把個人履歷的重點列清楚,口試時教授幾乎都會針對備審資料上寫的資料追問,也就不容易被問到自己沒準備到的題目。

其次是專業類問題。由於馬惠茹推的多半是財金商業領域的研究所,因此對金融知識和時事的瞭解都非常重要。

因為從大學時代就開始接觸股市、認識投資理財產品,參加校內外的商業競賽,如創業和行銷企劃大賽,時常凌晨3~4點爬起來,就為了學看盤。

馬惠茹早已養成接觸財金訊息的習慣,在考試前,更將半年內的財經時事都翻過一遍,果真在口試時被問到對Facebook的相關分析。

對於專業題的應答技巧,她建議可以引用教授們曾發表過評論觀點來說明,這就要靠事前多方留意教授們的著作和投書,但也不能鸚鵡學舌,結論最好要提出自己不同的角度。

第三關則是英文,這是馬惠茹認為最簡單的一關,教授不太會問專業題,多半是基本英文會話,問學生的興趣是甚麼、為什麼想來讀這個所。自認英文腔調也不完美的她提醒,對話的流利度比口音更重要。

此外,在回答時還可適當的強調自我能力的提升,例如介紹到自己喜歡打排球的同時也學習到團隊組織合作的重要。

被問到為什麼要提早畢業,馬惠茹就以一年讀書的機會成本是50萬、早畢業可以工作或出國等效益比多讀一年書還大等方式,還會帶入邊際成本和邊際利益這類財金詞彙,加深教授對她的印象。

保持良好的在校成績、能清楚彰顯個人特色的備審資料、和充分練習過的口試應答,三樣法寶就是推甄勝出的關鍵。

推甄口試時,教授問的問題我沒準備到怎麼辦?

馬惠茹:我會先禮貌地以「教授所提的這個問題,我雖然瞭解的不多,但我認為……」做開頭,然後想辦法從讀過的書中找出可以套用解釋的理論,只要有自己的一套邏輯和觀點,我認為教授通常不會為難學生,所以就算在專業上是錯的也沒關係。

最糟糕的反應是因為對答案沒把握而呆住,半天都說不出話來的那種。

我曾被教授要求以大環境條件判斷全球景氣何時會復甦、台股會漲到幾點、金價會如何波動、匯率漲跌等,這種對未來預測的假設性問題更是沒有標準答案,應答策略就是態度要篤定,大膽說出自己的判斷。

建議同一個問題也可以將答案分成短中長期去分析你的看法,這還會有另一個好處,就是回答得愈長,教授就沒時間再問你第二個問題了(笑)。

有些教授會要學生說出為什麼要錄取你的原因、或是要學生講自己的優缺點,多數人都覺得這種問題滿難回答的。

一般人會說「我的成績很優秀、語言能力頗佳」,但有教授會直接嗆你「想來讀這裡的哪個不是班上第一名,而且英文嚇嚇叫」,如果只講學業成績,這樣便顯示不出你的優勢了。

我覺得從人格特質,說出你為什麼適合該所,是最好的方式。

如果被問到缺點,那就要從優點開始講,因為任何優點一旦過了頭就會變成缺點,反則亦然。像我的缺點是太過完美主義,優點是個性圓融但不失原則。(林珮萱整理)

跨國雙聯學位〉

元智大學資訊管理所←→澳洲西雪梨大學商學碩士 蔡祐慎

不到三年拿雙碩士,省時又省錢

就讀元智大學資訊管理所的蔡祐慎,透過所上雙聯學位的機制,去年年初,前往澳洲西雪梨大學攻讀商學碩士。

今年即將畢業的他,前後只用了兩年半的時間,就取得國內元智大學和國外澳洲西雪梨大學兩個碩士學位,比起其他同學,不只省了時間、也省了金錢。

蔡祐慎大學主修財務金融系,有過幾次到中國大學參訪的機會,因而開啟他想要出國讀書的夢想。

大三時,到大陸的華中科大做短期交流,「隨便和一個華中的大學生聊天,他們的話題都環繞在要申請哪間大學、托福考幾分,」蔡祐慎印象很深,有位女同學還為了將來要去法國留學,每天騎一小時車去武漢大學旁聽法語課。

見賢思齊的他便下定決定要出國讀研究所,但因為爸媽不贊成,考量到出國讀個學位,至少要兩到三年,時間和學費都是一大問題。

於是蔡祐慎轉而計畫申請五年一貫,希望利用五年的時間拿到學士與碩士,但當年系上卻沒開放五年一貫制度,在選擇研究所入學時,元智大學資訊管理所設有跨國雙聯學位組,可以讓學生兩年就拿到兩個碩士學位的方案,很快吸引到他的注意。

比起其他有提供雙聯學位課程的學校,有些是入學後學生必須經由徵選來爭取出國名額,而蔡祐慎所考取的元智資管所特別設置一個雙聯學位的專門組別,只要在入學時考進這組,就一定能有前往澳洲西雪梨大學讀碩士的機會。

幾經轉折,元智所提供的跨國雙聯學位對蔡祐慎來說,正好是最佳折衷的方案。

澳州互動式的全英課程收獲豐

和他讀同一所的蔡鈞宇,同樣也是雙聯學制的受益者,兩人去年2月一同前往澳洲西雪梨就讀。

國外求學的經驗給了兩人莫大的刺激,由於澳洲西雪梨大學在當地是以就業導向為主的學校,教學十分重視實務。

「老師都是很豐富的工作經驗,我的會計老師在實務界已經20年了,」選修財務組的蔡祐慎舉例,課程規劃會配合當地會計師證照考試的內容做設計,符合學生的就業需求。

在西雪梨大學的一年內蔡祐慎和蔡鈞宇都修了六門課,兩人大嘆雖然聽起來還好,但學起來不輕鬆。

首先全英語授課就是一大挑戰,上課中經常要求學生分享與上台報告,而且幾乎每次上課都會有作業,兩人的語文能力因而突飛猛進。

蔡祐慎解釋,課程多半分兩階段,前一小時由教授講課,後一小時是檢討作業的時間,教授會個別一對一的指導,學生有很多時間可以直接向老師請教。

「若是你不問問題,就會換教授針對作業內容向你提問,」互動性高的模式讓蔡祐慎感到受益良多。

今年2月兩人從澳洲回來後,又用了半年時間寫完論文與通過口試,今年都將順利畢業。

如果你對於出國讀書懷有憧憬、又想用較少的時間和金錢成本取得雙碩士學位,蔡祐慎建議學弟妹,跨國雙聯學位會是另一條不錯的路。

才兩年時間,一年國外、一年國內,能順利完成論文嗎?

蔡祐慎:因為國外的碩士沒有要求一定要寫論文,所以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元智資管所的畢業論文,我是等從澳洲回來才開始寫的,但論文主題必須在事先準備好。

申請跨國雙聯學位的同學,多半是第一年留在台灣的學校修課,第二年才出國。我是在出國前就先和指導教授談好研究的方向,找到論文主題,有需要時出國還可以邊找些相關資料。

如果想要兩年就畢業,等出國回來才開始找題目的話肯定辦不到。

另一方面也因為我在元智研究所該修的課,已經在出國前先修完,回國後就專心寫論文,在半年內完成沒問題,所以才能在今年9月順利畢業。(林珮萱整理)

在職專班〉

光林電子工程師→中央大學光電科學與工程所碩士在職專班碩三生 張淑君

迎戰職場變化, 知不足而後學的效果更好

本身是台中人的張淑君,畢業於雲林工專、也就是已升格更名的虎尾科技大學,主修機械科,專科畢業後便投入職場工作,從事的正是生產車床和工具機等機械相關產業。

從助理工程師開始做起,協助畫機械設計圖,憑著在專科學到的扎實技術,加上有職場實務歷練、邊做邊學,兩、三年後張淑君升上工程師,隨著工作經驗累積、換過幾家公司,職場表現漸漸遊刃有餘。

以她目前就職的光林電子,工作年資已有十年。

照道理說,在同一家公司和職位待久了,會主動提出要轉換部門的人應該不多,因為工作內容不同、所需的專業技能自然大不相同,多數人會擔心不能勝任新職務,但張淑君就是屬於少數的那一派。

在光林工作邁入第四年後,公司內部負責做光學產品的工程師出缺,得知這項消息,張淑君主動要求從她原先所在的機械部門轉到光學部門。

「本來我都是負責做機械設備的,當時對於怎麼做光學產品根本一竅不通,只有一個想法是想學新的東西,」於是張淑君硬著頭皮、從零開始,除了在工作上請教同事,自己也廣泛找尋各種學習資源,只要有看到哪裡有開課就去學。

利用在職專班,學好基礎學理

目前工作地點在桃園的她,為了這些演講和論壇活動,張淑君多次往返台北、新竹、台中等地。

像是清大有開設幾何光學的學分班,教授光學原理、折射概念等,有一學期的時間,張淑君一週有兩、三天下班後必須到清大去上課,卻也不以為苦。

張淑君笑稱,可能剛好她的工作分量適中,不會每天都忙到焦頭爛額,有時下班回到家沒事做,就只能看電視也滿無聊的,心想不如就多去上課學新東西。

另一方面,她其實也很幸運,任職於一家相當鼓勵員工進修的企業。

「有些學校或基金會辦光電科技相關的短期培訓課、研討會等,只要向公司提出申請、主管認同這對工作技能有幫助,公司甚至會贊助經費讓員工去參加,」8月中旬才剛到台中參加完三天進修課程的張淑君說。直到五年前,張淑君發現自己更需要系統式的學習。

畢竟有時講座和研討會上聽到的資訊都太過片面,與其經常這樣東一堂、西一堂到處去聽課,乾脆利用在職專班,好好將該學的基礎學理完整備齊。因此她便準備報考中央的光電科學與工程所碩士在職專班。不過張淑君可是考到第三年才考取,前兩年的落榜,一方面是口試時表現的太緊張,二來也因為她缺乏光學類的實務作品,書面資料分數較低。

依張淑君的經驗,筆試的部分只要將系所規定的參考書讀熟,系所網頁也會列出歷年考古題,掌握這兩種資料,要通過筆試並不困難。

針對在職生口試與書面資料的準備,著重在工作成果的呈現,例如張淑君便舉出職務上所做的光學透鏡成品,說明如何設計、研發,以及為什麼想念光學所、想做哪些研究、希望如何促進工作技能的成長。她認為,教授們最在意考生的求學動機和能力提升的未來性,「他們很希望看到所學能與職場結合。」今年即將升上碩三的她,回顧所學,許多從前常用到的公式,都是因為透過上課、由教授從源頭開始講解,而認識到它和物理原理和推導過程。

「雖然從前只會背公式也能完成工作,但如今感覺思考模式被打開了,」張淑君說,像她現在做的透鏡比以前穿透率更高、品質更好,就是因為過去只會用一種模式製作,有學理知識當後盾,現在懂得發展出新的研發技術。知不足而後學,1973年次的張淑君是最好的實踐者。

邊讀邊工作會不會很辛苦?在職生是否比較容易畢業?

張淑君:我算是跨領域學生,所以確實讀得很辛苦,因為光和電在教什麼,我兩種都沒學過。

第一學期還搞不清楚學業份量有多重,一口氣選四門課,我們所又是在平日上課,等於我週一到週四晚上都有課,一週有四天下班後要去上課。

等於晚上9點半下課,回到家整理一下東西、洗好澡已經11點了,還得花1~2小時讀書、寫作業,我的第一學期幾乎天天凌晨1、2點才睡,累得半死。

結果,第一學期只有兩門課有過,另外兩科被教授當掉。所以不要以為在職專班會比較好過,甚至有些課會當掉1∕3到1∕2的學生,至少中央大學的教授們沒有對在職生放水。

不過因為我很清楚知道我為什麼要讀書,雖然很累但從沒有想要放棄不讀。 之後便調整策略,每學期我都只修兩門,不要把自己累垮,也更有時間好好吸收課堂教的知識。

提醒修讀在職專班的人,要好好規劃時間安排。不必急著畢業,學到你要的東西最重要。(林珮萱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