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國最富有自由思想的先鋒-邱宏義談代表方勵之領人權獎

文 / 遠見編輯部    
1989-12-15
瀏覽數 12,250+
中國最富有自由思想的先鋒-邱宏義談代表方勵之領人權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美國太空總署任職的丘宏義博士是方勵之的同行兼好友,方勵之在「天下文化」出版的「我們正在寫歷史」一書,已由他譯成英文本,九0年春將在美國出版。方勵之在獲甘迺迪人權獎後,特別請丘宏義為代領獎人,本刊專訪丘博士談這次頒獎實況。

祕密安排

問:請談一下你代表方勵之教授接受人權獎的經過。

答:十月十二日我接到甘迺迪基金會一位負責人的電話,要我於下週二與她見面。這位女士Caroline Croft問我是否願意代表方勵之教授來領今年的人權獎。我笑笑問:「是誰建議給我這麼高的榮譽?」她笑而不答,但接著說,他們已經請了一位知名人物,去拜訪過現在住在北京美國大使館的方勵之教授(我知道以後還會有碰到這位神秘人士的機會,因此並沒有再追問)。

Croft說在大使館內,方氏夫婦的居處極為神秘,只有一個人知道(當然連方氏夫婦加起來共有三人)。一切自方氏夫婦房中送出來的廢物都是高度機密資料,在特製的銷毀機中秘密焚毀。後來才知道許多頒獎的細節都是方勵之親自安排的,包括請來觀禮的人士,以及請到甘迺迪夫人(Robert F. Kennedy的遺孀),用晚餐的中國客人及天文界客人。

問:你不擔心領獎以後會得罪中共,影響以後你去大陸講學?

答:能代表現代中國不屈服於暴政之下,而在學術界中頂尖人物的方教授去領獎,是至高的榮譽。實際上,我同方勵之教授在一見面後馬上成為好朋友的原因,是因為我欽佩他非但有勇氣不屈服於強權的壓力之下,而且聰敏過人,工作態度認真努力,在學術界中有極高成就。

暗流變主流

再說句真心話,我對中國並沒有什麼好的印象和懷念;每次回中國大陸,都是滿懷希望而去,而以頹喪、抑鬱的心情回來(相反地,儘管台灣有許多令人不滿的地方,我每次去台灣再回美國,離開時的心情比入境的心情要好)。還有,做人一定要有原則,代表領獎是我反對中國共產黨暴政的一種表現方式,一切後果以後再說。

問:能請到波蘭工運領袖華勒沙擔任貴賓演講,非常難得,他在美國旋風式的訪問引起了全美國的重視,你對他的看法為何?

答:為什麼人們對華勒沙先生這麼尊敬呢?八年以前他冒了生命的危險,在波蘭組織工會,向共黨政權挑戰,置本身安危於度外,用種種的機智,在共黨政權的體制內,逐漸形成一股無法抵抗的暗流,逐漸表面化成為一股主流,而使共黨政權屈服解體。

波蘭之後,加上戈巴契夫的改革,使得最近一年內,東歐共黨國家的人民紛紛組織起來。終於,在這幾週內,使得東歐共黨政權兵敗如山倒,其崩潰之快,使自由世界人們措手不及地來歡迎這種想像不到的迅速勝利。終於,在不費一槍一彈的鬥爭中,人民獲得最後的勝利。

得獎人行動不自由

這勝利不是來自數十年來歐洲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萬億以上美元的軍備,而是來自以華勒沙領導的,用和平的方式加上堅強的意志和機智的反叛。因為他的功績,這次來美國接受美國總統頒發的自由獎章(Freedom Medal)。他應邀至國會參眾二院演講;他是一八六0年以來第一位以平民身分得到這種榮譽的人!他從未在大學裡唸過書,可是這次來美國,有六十二所大學要給他榮譽博士學位。最可貴的是他功成身退,不願擔任波蘭總理職位。

問:甘迺迪參議員在這次頒獎典禮上,說了那些話讓你印象深刻?

答:他講得非常生動。讓我譯述一段他的講詞:「今天來參加典禮的一位貴賓 來自波蘭格旦斯克(Gdansk)船塢的電氣匠。他幫我們解開鐵幕的大鎖,推開鐵幕,這就是華勒沙先生(掌聲,聽眾起立致敬)。他的出現,使我們深深瞭解到現實的可畏。又一次地,接受這人權獎的人無法享受他的基本人權之一--行動的自由,親自來領獎。一九八六年波蘭政府也不許當年兩位得獎者來領獎,那個政府在今年已經滾蛋了。

現在中國政府做同樣的事,也將會遭遇到同樣的命運。今天我們來尊敬一位偉大的人,他代表全中國大陸人民發出要求自由的聲音,他就是方勵之。

他是中國大陸最有成就的學者之一,世界聞名的天文物理學及宇宙學權威。他本可以不問世事,很安逸地在中國大陸從事他的研究。可是他深信他心目中的英雄--大科學家愛因斯坦說的一句話:「只有為別人活著的生命才是有價值的。」因此,中國最聰敏的頭腦,也變成了中國最富有自由思想的先鋒。」

問:你代表方勵之教授領獎時,講了些什麼話?

答:獎座是以羅伯甘迺迪的人頭銅像為象徵。甘迺迪夫人把銅像交給我時,按西方的禮節我吻了她的面頰以表謝意。此時掌聲如雷,聽眾又一次起立熱烈鼓掌,表示對方勵之的敬意。

我代表方勵之講的謝詞很短,但是我希望在這短短的兩句話中可以表達出方先生心中的意思:「我代表方勵之教授,向基金會致高度的謝意,謝謝這麼高貴的獎。由於目前歐洲急速變動的局面,我深信在不久的將來,方教授可以來美國,親自向紀念基金會道謝,並向美國人民道謝他受到的偉大支持。」

一個小意外

問:整個典禮過程中有沒有什麼意外?

答:有一個小意外。典禮結束時,奏中國國歌,一開奏就聽到「三民主義……」。此時坐在前排的高希均教授立刻向我示意。演奏完畢我輕輕告訴甘迺迪夫人說是奏錯了國歌,這是中華民國台灣的。她大吃一驚,但是見慣了大場面的她,馬上向我微笑,雙手一攤說:「世界上沒有完人。」他說國歌是由音樂師選的,所以我相信絕對不是「台灣間諜」攪出來的。我看了會場一眼,都是美籍,沒有華人在內。

後來在公共電視播出時就沒有國歌這部分,我問了我的弟弟丘宏達,他說是中共自己不好,國歌換了好幾次。起初是「義勇軍進行曲」,後來又改以「東方紅」代替,最後有一陣子用「義」的調而無詞,現在又回到「義」調及詞了。可是仔細聽下來,第一句詞就是對中共本身極大的諷刺:「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問:參加這次典禮後有什麼感想?

答:我對這個典禮的主要印象是西方民主精神在生活中的根深柢固;以甘迺迪夫人地位之高,財富之盛,除了待人接物沒有一點架子以外,她真正地願意幫助受迫害及不幸的人。

甘家的兒女們,和平民一樣的生活,一樣的努力求學,一樣的努力工作。但特別感覺到他們有一種以「天下為己任」的使命感精神。

民主的沉思

當晚在甘府的宴會中,有不少是美國政府中的高級官員,可是並沒有看見一輛由納稅人付款並有司機的公家車輛出現。我希望在台灣要穿防彈衣才敢競選公職的準民意代表們,和坐公家車輛去吃晚餐,或其他不應當去的場合(如酒家)的政府官員們能仔細想一下 民主是世界性的,不應當有中國自己的不同標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