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讀者回響

文 /    
1989-11-15
瀏覽數 6,450+
讀者回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教授應發揮清流功效

大學教授要開「號子」,如果大家都認同那是資本市場的一環,則啊必在乎他們是不是在淌渾水。

何況,問題的關鍵應在於這批清流的能耐何在?面對令人擔憂的股市怪現象,這批專家學者可曾獻心盡力?新上市或增資股公開承銷,吸引百來萬的投資人申購,中籤率不過千分之一二,如此勞師動眾卻只能「圖利」數十人,彌足珍貴的社會資源就這樣虛耗了。

對於教授開號子樂觀其成之餘,甚盼他們除「創造利潤」之外,更能肩負社會責任,隨時針對股市歪風(如前述申購狂潮不過是冰山一角!)提出真知灼見,以善盡清流之使命。

台中 龍斌

落實軍中教育

拜讀貴刊十一月號遠見讀者回響中「軍中仍有理想青年」一文,給我很大啟示。

民國七十三年左右,國防部曾提出「重質不重量」政策,這對未來國防有很大強化作用,值得喝采。但我在軍校五年多的體認,覺得效果不彰,素質一期比一期差。軍校生是未來國防建軍的重要幹部,但軍中卻不知加強素質,只會紙上談兵,而不以行動來加強。學校單位也只會要求背一些不切實際的八股文,為了長官來賓的參觀而花上無數時間、金錢、體力去準備,等於是拿學生來做秀。

軍校何不拿這些金錢來充實教材設施、留時間給學生充實智識、或是多分析社會動態,讓學生瞭解社會的變遷;畢竟他們一生不是只在軍中貢獻,總有一天還是要和社會接觸。不要讓他們成為政府、社會的一大負擔!

屏東 軍校生

讓大學不再孤芳自賞

貴刊十月號一則描述前台中市長張子源的市政專題,反映出目前的民主政治中派系的大勢力現象。

土地問題的直接受害者,是許多辛勤不倦、努力存錢以購屋的市民。這種不公平、不人道的金錢遊戲,竟在文化城中發生;而位於台中市的東海、逢甲等大專院校似乎一點也沒有發出關心的反應。

我的疑問是:一、這些院校設址台中的教育目的何在?二、這些院校沈默的老師們,如果沒有關心、批評周遭環境的知覺及勇氣,那什麼是他們的教育宗旨?

他們如何教育出關心社會國家的知識分子?如果教育機構與社會是河井不犯,我們何必將他們設址社會中,還不如建在玉山上、日月潭旁,做個孤芳自賞的石頭。

希望貴刊能策畫一則關心我們教育方針、功能的專輯,讓大學不再是孤芳自賞,而能走入社會、教育社會。

英國 何丕倫

是不是情緒反彈?

貴刊十月號專訪薛毓麒先生,其愛國熱忱躍然紙上,令人欽佩。但是薛先生對有關中韓互惠段所述,未免過於主觀,「凡是碰到韓國要到我們這裡來做什麼事情就恨透了」,正如先生所說「不過後來變了,我們是和他們競爭了」,現在我們更是向他們求助了;只怕不是恨韓國,而是對政府政策恨鐵不成鋼的移情反射吧!

就以蔚山艦來說吧,韓國造艦的曲折過程以及魄力,國內報章均有論述。反觀我國自民國六十幾年,即開始執行忠義計畫,派員出國學習軍艦設計技術,但十年後的今天,我們的自製軍艦在那裡?如今在時不我予的情況下,卻侈言向韓購艦最有利,但對國家的國防及經濟整體政策可曾顧及?

至於「後來中船發表聲明,它會造軍艦,但和我們要的不同」,造艦乃是依照貨主需求來設計的「定貨生產」工業,豈會有「和我們要的不同」之事?如今政府又有向歐洲採購的意圖了,是政府對艦艇的需求變更了,抑或歐韓的軍艦是一樣的?

因此,個人以為這是人民對政府決策人士沒有魄力、沒有擔當的一種「情何以堪」的情緒反彈,薛先生僅站在外交立場的看法,或未窺全貌,當然個人亦不可能窺全貌,但如能從各個角度來探討,或有助於釐清事情。

高雄 胡定宇

馬英九的赤子之心

八月號「政壇白馬--馬英九」一文,很生動。可惜漏了馬先生的一則故事。

當血洗天安門事件發生,國民黨在陽明山發起一億美元支援大陸同胞時,馬先生捐贈了一萬美金。這是他返國擔任公職後的辛苦積蓄,大部分來自他六年來一小時三百元的兼課收入。

只要他一直有這顆赤子之心,他的言行就不容易被污染,他就會變成一條清流。

台北縣 鍾明

本文出自 1989 / 12 月號

第04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