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三大核心質變,五大嶄新議題

從兩會議題透視2011大中國
文 / 林奇伯    
2011-04-08
瀏覽數 12,650+
三大核心質變,五大嶄新議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北京,是大陸政治的核心。每年兩會召開的3月份,更是全國大小議題的爆發地。直擊兩會期間的北京,等於是預見中國未來的核心議題與關鍵走勢。

今天,儘管大陸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內部社會矛盾也浮出檯面。

在人人以搶錢為目標、基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衡量貧富差距指標)十分接近社會暴動邊緣的環境下,都市裡面出現蝸族、蟻族、甚至住在地下水道裡面的鼠族;官員貪腐問題嚴重到被總理溫家寶直接點名。若不是經濟仍大幅成長,這個社會恐怕早就出亂子了。

但是,對國家的未來,大陸幾乎人人小心翼翼,因為富裕來得太快,深怕失去得也會很快。

今年是十二五的開局之年,溫家寶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不避諱貧富懸殊、城鄉差距、物價指數上漲過快等問題,兩會主軸也定調為貼近尋常百姓生活的「民生」與「幸福感」,因此今年的北京兩會也是有史以來正負面各種議題討論最熱烈的一次。

《遠見》採訪團隊全程參與兩會召開,跑遍全北京城大小會議現場、走入新舊交雜的平民生活角落、觀察數十家當地媒體主旋律報導,綜合出兩會呈現出的三大核心質變、五大焦點議題,提綱挈領透視大陸發展趨勢。

民、官、媒三大核心質變

第一大核心議題,「全民瘋經濟學」現象方興未艾! 過去十年,由中央電視台《百家講壇》領軍的全民集體「文化補課」現象,讓民眾跨越文化大革命斷層,將《論語》《紅樓夢》等古經典當作日常讀物。

現在,大陸則出現「全民瘋經濟學」的奇特現象,不管是計程車司機、報亭攤販、或都會上班族,都能將GDP、人均GDP、CPI(消費者物價指數)等經濟學專有名詞琅琅上口。

不管搭上哪一輛計程車,電台播放的幾乎清一色都是兩會談話性節目。為了凸顯人民參政形象,去年人大首度出現出租車司機、農民工等基層代表,而第一位出租車司機人大代表于凱就出身北京首都汽車公司,會後馬上被拔擢為副經理。

《遠見》記者搭上同一公司的計程車,司機張師傅頗以同事于凱為豪,他自己對大陸總體經濟與北京房價現況也頗有見解,在搭載的30分鐘內就大量使用了專業經濟學名詞深度頗析,總經邏輯思考水準,不比台灣非商學院科系的大學生差,從小窺大,也點出最近底層平民百姓生活的經濟觀點。

「老百姓關心的食衣住行,過去十年食和衣確實改善很多,但貧富懸殊拉大,住和行反而成為奢求,要不是已經居住好幾代的老北京人,現在根本買不起房子和車子,」張姓司機說,物價愈來愈高,如果再不重視人均收入的平衡,群眾的不滿會愈加強烈。

第二,「摸著石頭過河」準備淡出,鞏固核心的「頂層設計」領導模式被確認,成為十二五規劃新政治指標。 「頂層設計」在去年10月十二五規劃建議期間被提出來測試風向,今年3月溫家寶正式在演講中使用這個字眼,表示「要更加重視改革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使得「頂層設計」這個名詞成為兩會代表茶餘飯後的討論焦點。

做為統一口徑的新華社,特別發表評論釋疑,將這個新名詞和當年鄧小平說的「摸著石頭過河」相比擬。

「摸著石頭過河」是以「特區」先行先試的方式為社會主義資本化鋪路;「頂層設計」則反過來,要處理現階段中國各地方、各階層矛盾化加劇問題,大到GDP成長,小到房價控制,都必須透過強而有力的中央級大戰略,統一通過自上而下的措施來解決。

十二五規劃草案執筆者之一、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劉鶴就分析,「摸著石頭過河」的實驗型發展模式確實已產生許多「發展不可持續」的經濟與社會矛盾,此時的解決方法就是由頂層一籃子來協調推進各種國家級、地方性等錯綜複雜問題,由中央抓出主要目標及先後順序。

第三,當「自由表相」遇上「管制倒退」,媒體開放欲迎還拒。 兩會期間照例是媒體、學者、政協和人大代表大發意見的「言論假期」。今年大會特別開放100多位境外記者員額來顯示中國的開放,但偏巧遇上北非「茉莉花事件」在大陸網路上蠢蠢欲動。

人大會議一開幕,隔天北京市新聞辦就緊急邀集境外媒體駐北京記者召開說明會,發言人王惠措詞數度激烈情緒化,厲聲警告境外媒體:「想要在北京找像中東和北非那樣新聞的人,到最後將是竹籃打水,也是一場空!」

在此同時,大陸媒體又特別要展現有權批評政治權威的氣概,被視為大陸開始走向言論開放的一步,但卻更加凸顯「只打蒼蠅,不打老虎」的形式。

例如,兩會一開議,中央電視台新聞評論員楊禹就拿體育明星、政協委員劉翔開刀,批評他今年沒有提案,根本是來北京沾醬油的「醬油委員」。

但是對於號稱政協委員90.04%提案率的實質品質、提案後續處理等,卻忽略未提。

這種媒體「潛規則」,展現了中國官方仍在摸索緊握媒體尺度但又要展現開放的猶疑。其中,兩會各分組新聞連絡員對待媒體的階級意識就是最佳縮影。

新聞連絡員最禮遇的是國際媒體記者,客客氣氣,點頭頻頻,任何問題都可提問。 第二級則是新加坡、港澳台和大陸新華社、《人民日報》等中央級講華語的媒體記者,表面上口頭告誡採訪規則,實際訪問時仍尊重受訪者意見。

第三級則是非中央級主流媒體的大陸本地記者,在各種會場上有時會被斥喝、動輒警告要通知媒體上級領導,最不受尊重。

五大議題,揭辛亥百年序幕

今年大陸兩會最重要的議題非「十二五規劃綱要」莫屬了,描繪未來五年中國的各類框架和預設目標。 此外,2011年度仍有諸多直指中國發展核心的命題,將引導未來一年內的國家發展與輿論報導走勢。《遠見》雜誌將千頭萬緒的龐雜議題濃縮出具有嶄新意義的五大焦點:

第一,圍繞在「民生」主軸下的全民熱門命題。 在兩會期間,「民生」兩個字天天上遍各大報版面,各部會的記者提問也不斷提及。《新京報》社論就比喻,這是「這次兩會沉甸甸的任務。」

根據官方定調,「民生」就是要在各個面向達到不只國富,還要能夠全民富有,縮小貧富差距和城鄉差距。 所以,包括物價、房價、社會保險、養老金、教育改革、農村金融、個人與中小企業稅負等包羅萬象的矛盾都要緊緊圍繞在「民生」之下,讓全民都有「幸福感」。

政協常委、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厲以寧對於在老百姓特別關心的股票、房價漲勢之下,如何同時保護民生和促進經濟發展,有一番精闢的分析。

他指出,官方應該進一步對大陸股市加強監管,並大量建立保障性住房(類似國民住宅),把限購改為限售,學新加坡的經驗,買房子可以,但是買了之後再賣就要受限制。「假如說一套住房40平方公尺,孩子也長大了,你能不讓他買嗎?」

過去提到房價,大陸學者皆以國家宏觀調控實效為目標,但厲以寧這番言論也代表了大陸已經出現在調控房價的同時,必須兼顧民眾實際需求的呼聲和走向。

第二,從GDP保八,走向CPI(消費者物價指數)保四。 在兩會召開之前,今年1月起各省市就陸續召開兩會,其中最令人玩味的現象是,上海和北京繼去年淡化GDP成長率之後,今年更進一步強調物價控制。

中央兩會期間,剛好公布了2月份物價增長幅度達到4.9%,為中央所設定的全年物價上漲「保四」投下震撼彈,中國總體經濟命題正式從「GDP保八」走到「CPI保四」。

但值得注意的是,大陸經濟已出現「一國兩型」的窘境,中西部地區經濟體質尚待增長,國家整體目標轉向讓經濟落後省分。 來自青海的政協委員毛虎成就特別指出,由於青海許多民生物資是「本地不產,外地供應」,物價反而更高,上漲趨勢相較也更形明顯。「經濟發展落後緩慢、工資收入低,老百姓的承受壓力就很大!」

第三,網路自由與言論管制的矛盾正式躍上兩會官方檯面。 兩會正好遇到「茉莉花革命」醞釀在北京王府井集結,在避免風吹草動、管制言論的同時,兩會又特別強調以「微博」蒐集民意,營造開放形象,甚至出現政協與人大代表爭相在網路上蒐集民意的熱況。

人大代表、液晶面板大廠TCL集團董事長李東生首開風氣發出微博論點,吸引超過6萬人次回應;兩會開議之前,有近300位代表註冊微博帳號廣徵提案。 在這種既要表現開放,又要控制言論的氛圍下,兩會官方罕見在第一場政協的開幕前記者會上,就特意安排由王府井所在地的北京官方媒體「北京電視台」記者提問,直接由發言人趙啟正定調:「網路水軍」和「網路民意」不同。

他指出,2010年中國大陸的網路使用者已經達到4.57億人,表達觀點和參與政治確實影響力愈來愈大。但隨即話鋒一轉,意有所指地說,「有些人隱身於普通線民中間,發帖留言,其背後有機構利益,目的是左右輿論,誤導受眾,甚至影響政府決策,值得注意與警惕。」

第四,預告辛亥100年,邀請台灣共同慶祝。 今年兩會期間剛好遇上孫中山先生逝世86周年紀念,3月12日當天多位政協委員、人大代表特別赴北京中山公園悼念。

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孫中山的曾姪孫子孫必達、辛亥革命在武昌開出第一槍的總指揮吳兆麟孫子吳德立,都正好是這一屆的政協委員。

中共官方已經定調為,辛亥革命是僅次於毛澤東建國的中國歷史上最重要的人民反封建王朝專政革命。

兩會並在一開始時就提出兩岸共同舉辦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活動的提議,企圖在台灣慶祝建國百年時能夠掛勾,並取得歷史詮釋權,「辛亥統戰」提前開跑。

第五,兩會在北京召開,但大陸各省市關心的焦點並不一定與中央同步。 由於人民代表大多數是由各個省市選出,各地媒體也隨著「地方團」進京,相對於中央媒體的政治性,地方記者更關心的是切身議題。

以上海為例,一胎化議題並非今年兩會焦點,但包括上海衛視在內的多家媒體卻大力關注在有限度調整一胎化的討論,理由是上海都會區許多人經濟已獲得長足改善,富裕與小資階層普遍渴望能生下第二胎,所以媒體高舉「避免國家未富先老」的旗幟,在地方率先熱議起來。

又如河南省是農業縣,特別重視農田小型水力工程,地方政府就利用兩會期間由中央電視台製播〈聚焦兩會.見證履職〉特別節目,由河南人大代表在棚內排排坐,並把SNG現場拉到河南新建了水力灌溉工程的農田裡,由農民「老白」連線提問,凸顯人大代表在北京議政成果。

又如深圳今年要舉辦全國大學運動會,將大部分記者人力派在政協體育小組的分組討論上,企圖在廣州亞運之後凸顯自己的重要性。 大陸正在改變,今年兩會的聚焦議題特別新,也特別多。未來幾年也將順著這些主旋律邁進。

本文出自 2011 / 04 月號

一個人的經濟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