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血液權威, 更為台灣生科注入新血

專訪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 伍焜玉
文 / 游常山    
2011-01-13
瀏覽數 31,400+
血液權威, 更為台灣生科注入新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即將擔任台灣交通大學校長的吳妍華在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伍焜玉第一本科普書《血液的奧祕》新書發表會上,笑逐顏開地推薦這位醫界、生命科學研究領域前輩的首部非學術著作。

在醫學、生命科學專業領域研究了40多年的血液,伍焜玉撰寫出深入淺出的《血液的奧祕》這本連高中生也可以閱讀的科普書,象徵伍焜玉走出學院,將科學知識向下扎根的第一步。

其實他總共有三本科普書計畫。第二本也是和他專業血液研究有關的《阿斯匹靈》,第三本主題則先保密,畢竟這是競爭的年代。

70歲的伍焜玉無論在美國或台灣醫界,都是輩分高、專業成就高的領袖,尤其他是國際知名血小板專家,1985年在美國德州大學主持一個研究團隊,首開人類「前列腺素」研究。

血液研究權威 宋瑞樓的門生

當時伍焜玉的實驗室率先找到人類「前列腺素」和「血小板凝集素」的基因,前者擴張血管,後者凝血保護失血,相互制衡保護人體,而伍焜玉團隊又繼續發現治療感冒的阿斯匹靈可以調控血小板的活性,而成為世界血液研究的領導權威。

因此他相識滿天下,當他「牛刀小試」,發表科普書時,台灣重量級的學者也就齊聚一堂。

例如,台灣肝病研究第一人、中研院院士陳定信,他在台大醫科低伍焜玉兩屆,因為佩服學長的專業成就,特地來新書發表會恭賀。

「我期待這本《血液的奧祕》大大鼓舞台灣的科普閱讀風氣,」陳定信坦白地說,原本編輯要他寫推薦序,但是他的原則是沒有讀完全書沒有辦法寫,編輯限定一星期內交稿他有困難,因此他親自到場,祝賀老學長「跨界成功」。

當年伍、陳兩位學長、學弟在台大內科教授宋瑞樓的門下交錯而過,伍焜玉拿到美國耶魯大學獎學金,很快出國,多年後伍焜玉意外地還能為師門效力,因緣是在宋瑞樓教授的請託下,將宋瑞樓、陳定信研究的「B型肝炎母子垂直感染」的成果,為他們修改符合美國醫界格式,投遞美國「胃腸科醫學研究期刊」成功。

這篇論文發表奠定台大肝病研究團隊的國際地位,台大肝癌研究自此成一家之言,直接促使政府重視台灣大規模防治B肝的政策,日後衛生署能雷厲風行,讓每一位新生兒都施打B肝疫苗,大幅降低台灣肝癌致死率,伍焜玉也有間接的貢獻。醫界輩分小伍焜玉一輩的台北醫學大學校長邱文達也蒞臨新書發表會,以台北醫學大學6000位學生、每20人就可以有一本《血液的奧祕》,當場宣布認購300本,同時還說出自己與血液的一段緣分。

「我的父親是婦產科醫師,當年我被強迫學外科,今天雖已經是腦神經外科,但是記得第一次上婦產科手術台,看到一大灘血,當場就昏了,」記者會上,邱文達回憶。

回台任院長 生科人才跟隨

2006年,當時在德州大學醫學院的伍焜玉,被遴選為國家衛生研究院第三任院長,回台接替退休的前院長吳成文,不只是「鮭魚返鄉」而已,也同時展開他自己生涯的另一高峰。國家衛生研究院在他領導下,最近五年也逐步拿出亮眼的成績單:

首先是2008年,技轉給本土的杏輝藥廠一項「新穎抗癌小分子藥物」,獲得美國聯邦藥物管理局(FDA)通過執行第一期臨床試驗。近幾年來,癌症高居國人十大死因榜首,因此國衛院的新藥研發團隊,將研發癌症治療藥物列為重點目標之一,杏輝藥廠之SCB01A技術,即為國衛院抗癌候選藥物DBPR104的研發。

台灣全程自行開發的抗癌藥物,能打入美國聯邦藥物管理局,可說是空前紀錄。

其次,在招募國際人才方面,伍焜玉已說服王陸海(癌症、分子醫學領域)、譚澤華(免疫學)、黃嘯谷(氣喘專科),以及國衛院副院長何英剛(毒物學)四大院士級專家返台服務,還吸引了數十位美國名校的助理研究員寧取台灣竹南,不願留在異鄉,帶動了生命科學領域的「人才逆轉潮」。

這些在美國、歐洲研究被肯定的傑出學者,回國任職於國衛院,不只自己的研究找到穩健的實驗基地,更能指導國內生命科學領域的博士、碩士班學生,合作大學達六所(清大、高醫、國防、中央、中興、中國醫藥大學等),共有十個研究所的12個學程,都可以長駐竹南,讓國衛院培養本土人才。

建6大學術網 聯合各領域學者

更突出的,在伍焜玉將近五年的領導擘畫下,國衛院也建立起六大完整的「醫藥學術網路」:台灣癌症臨床研究合作組織、老年醫學研究網路、感染症網路、心血管疾病研究網路、登革熱研究網路、物質(毒癮、酒精等)成癮整合型計畫,這六大項目都是台灣目前最急迫的。

因為醫學和生命科學,不像物理、數學、電機等領域,是單一學者閉門造車就可以有創建,醫學研究需要有「臨界量」(critical mass)的人力投入,否則很難有突破性的進展。

另外,生命科學還有跨學門研究的特性,例如肝癌研究必須掌控B型肝炎的「流行病學」與內科結合,才能有防治效果。

在這種勞力密集、知識密集的雙重需求下,台灣在醫學研究無法面面俱到,必須找重點做,「轉譯醫學和臨床醫學是國衛院的一個研究重點,」伍焜玉說。

所以伍焜玉領導的國衛院,同時向世界搜尋資源,讓台灣能跟上世界最熱門的研究領域。他也讓台灣默默耕耘已久的醫學工程領域和世界接軌。

例如,國衛院的醫學工程組過去幾年來,主軸在生醫影像研發上,並成立二個整合型研究計畫:介入式磁振造影技術(interventional MRI,簡稱iMRI)與多功能分子影像平台(Multi-Modality Molecular Imaging Platforms),同時開發新型治療儀器。

2011年起,醫工組就會與美國醫學工程公司Aurora長期合作,推廣幾項 MRI技術。

測血小板新法 奠定權威地位 回國定居不到五年的伍焜玉何以能有世界級的人脈,來提升國家衛生研究院的全球串連網路? 這和他的個性有密切相關。「他精力充沛,凡事劍及履及,想到就做、毫不遲疑,」台大醫學系同學、在芝加哥Rush醫學院又同事過的多年伙伴郭耿南醫師指出,個性積極進取是伍焜玉的一大優點。

和他同屬「院士級」的張文昌則推崇伍焜玉「敏感性高,重要的新發現訊息掌握得很好。」

不只積極進取的個性讓他成功,回溯伍焜玉在執世界生命科學領域牛耳的北美洲,能有這樣大的影響力,一切要從37年前那篇改變他專業方向的論文談起。

1974年,知名的國際醫學專業期刊《刺胳針》(Lancet)刊出台灣旅美青年內科醫師伍焜玉和他的指導教授傑克.霍克(Jack Hoak)合寫的論文:《循環中血小板凝結測試新法》這是鯉魚躍龍門的一步。《刺胳針》和《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是美國最重要的兩份期刊,伍焜玉一投即中。

37年來,國際醫學界還在沿用這套命名為「伍-霍克」(Wu and Hoak Method)的血小板測量方式,是世界上被引用最多、影響力最大的血液科論文之一。

當時他服務的美國中西部愛荷華大學醫學院,立即升他為助理教授,這速度也是空前的。

台大醫院醫師陳耀昌,後來去美國進修,也曾在伍焜玉的實驗室學得這個血小板的新測試法,故此創見很快就傳播到台灣醫界。

之後,他從中西部的農業州愛荷華大學醫學院轉戰區域中心芝加哥,擔任芝加哥大學Rush醫學院的血液部主任,1984年在德州政府勵精圖治、提升醫學院競爭力的招募英才行動中,被挖角到德州大學醫學院,展開這一生的事業高峰。

研究心臟病有成 受美國人愛戴

1994年,他定居的美國德州休士頓市長藍尼爾(Bob Laniel)更把每年12月9日定為「伍焜玉醫師日」,當時更是旅美華人圈子中絕無僅有的榮譽。

原來他對於白種精英社群的「心腹大患」──冠狀動脈疾病也做出貢獻。這些群體醫療計畫,申請到華府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連續多年的研究計畫,不只實質挹注德州的醫學研究經費,還提升了德州州民的健康。更讓休士頓除了美國航空太空總署(NASA)之外,也成為醫學研究重鎮。

心臟病是美國人的心腹大患,幾乎平均每二位成年人就有一位有潛在或實質的冠狀動脈疾病。1987到1989年,伍焜玉被德州大學醫學院賦予重任,執行樣本數高達1萬5800多位,從45歲到64歲美國熟齡公民的「社區動脈粥狀硬化風險研究計畫」,針對幾個關鍵要點,抓出美國資深公民的血栓風險,有效提高心臟病的預防,對這個美國第三大州、土地是台灣17倍大、人口和一個荷蘭差不多的「國中之國」,貢獻至大。

同時,他也做了一個研究,「停經婦女的荷爾蒙治療與各式心臟病的關聯」,發現美國人常服用的口服避孕藥,的確明顯提高血小板的活性,間接造成血栓,讓美國婦女增加心臟病風險。

這項婦女心臟病與荷爾蒙療法,成為世界上被引用最多的研究之一,使得伍焜玉聲望更高。2004年時,美國統計,他是全美論文被引用次數最多的前十位科學家之一。

種種傑出貢獻讓他打入美國各種精英醫學團體,包括極難被有色人種醫師打入的「內科醫學會」,長達十年之久。伍焜玉離開德州大學時,還被特頒「榮譽教授」。

在異鄉功成名就 還是想回故鄉

2006年,這位出身高雄市鹽埕區的醫界精英,回到台灣,接下國家衛生研究院第三任院長。

返鄉路,一切如夢。近40年的滄海桑田,高雄舊居、愛河邊國賓飯店旁的童年住處,剛回國時,97高齡的母親還住在裡邊,3年後母親以百歲高齡謝世,前塵舊夢封鎖在那鄰近愛河的小小屋子。

「很多人要來買這房子,我還要整理,我台大時期的書都在這裡,」正對著苗栗竹南的綠野平疇,他回想起他離開時候還是一個熱鬧的工業城市,如今卻是一個觀光大城。

在那棟老房子裡,甚至還埋藏著他的作家夢。

將近半世紀前,他是台大醫學系的新鮮人,高雄到台北300多公里的距離和貧窮的家境,讓他必須自力更生,他以翻譯英文投稿當時最紅的《皇冠》雜誌,賺取稿費維生。1967年,伍焜玉拿到美國耶魯大學醫學院全額獎學金,與妻子聯袂出國,成家立業,異域攜手奮鬥近40年。

伍焜玉卻把榮耀歸功於妻子的無私奉獻。 嫁給這樣優秀的醫師,原本在台中東海大學時期也是生命科學專業的石隆津,在美國數次搬家中,很自然地無法兼顧家庭和事業,於是離開本行,相夫教子。

當二個兒子都進入醫學院後,「空巢期」的主婦,其遺傳血液中的藝術細胞又復活了。

石隆津出身藝術家族。她是光復初期女畫家、台灣美術史上號稱「三地門之女」的傑出女畫家陳進的外甥女,「我還當過她畫的模特兒!」石隆津回憶往事說。

在德州,她去修美術課程,邁向人生的成熟階段,她不知不覺步上姨媽陳進的後塵,成為畫家。以抽象畫為主,她的作品也引起經紀人注意,但是她一張也捨不得賣。

但有幾張寫實畫,卻真實反映出夫妻倆在美國奮鬥的一步一腳印。在一幅很舊的油畫中,畫中人是伍焜玉,背景是美國首都華府燦爛的白色櫻花,油畫特有的既朦朧又濃烈的油彩,抓住那一刻的真實光景,那時伍焜玉已經以血液研究在美國成名了。

此地何地?美國早已經是家,兩個兒子都住在美國,成為內科醫師,次子遺傳他們的藝術天賦,也想以寫作成名,還在努力寫小說。

但是,台灣畢竟還是故鄉,此刻伍焜玉繼續貢獻他的專業和人脈。且讓我們期待他把國衛院推上世界一流的專業舞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