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如何成為 亞太科技籌資中心?

資本運籌的機會與趨勢
文 / 林士蕙    
2010-12-20
瀏覽數 15,250+
台灣如何成為 亞太科技籌資中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民幣升值,中國大陸購買力增強,是全球金融界關注的重點。如何充分利用人民幣資金熱潮,以及全球資金湧進亞洲市場的風潮,讓台灣成為亞太科技籌資中心?是《遠見》2010第八屆華人企業領袖高峰會上,第9場專題論壇的談論主題。

由於話題當紅,與會人士又是一時之選,使得現場討論交鋒也格外有火花。幾乎所有與會人士,均認為台灣不會在這場新投資熱潮中缺席。

擁有豐厚金融業資歷的胡長燾,曾任世界銀行駐中國副代表,致力於促進各會員國的經濟增長,以減少貧困,對於推動各國偏遠地區的遠距教育、肺結核防治等活動,亦不遺餘力。

此次論壇,胡長燾在席間指出,人民幣一定會升值,因為除了美國,歐洲也加入要求人民幣升值的行列,讓匯率問題轉變為政治角力。這段犀利的言談,翌日立即在海內外華人媒體間被熱烈引用與討論。

另一位與談人李紀珠,則是兩岸金融界名女人,26歲時便取得台灣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曾是當時台灣最年輕的博士。後來並曾在美國名校哈佛、史丹佛大學擔任訪問學者,在國際經濟學界享有頗高聲譽。

此次論壇,她身為金管會副主委,一開口便積極為台商回流「作多」,表示台灣企業回台上市,絕對會受到最好的待遇。

與會嘉賓之一、漢鼎亞太董事長徐大麟,金融界地位不遑多讓,可說是台灣的創投元老。

1986年他受到科技之父李國鼎的影響,成立漢鼎亞太投資集團,引進第一筆美式創投基金至台灣,因而成功投資宏碁、旺宏等著名的科技企業。

他曾因成功扶助亞洲科技業,而被《富比士》雜誌讚賞為全美最佳創投家,在全球創投界,享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論壇上,徐大麟分享了這些年自身對中國大陸的投資觀察。他指出,金融海嘯前,大多是國外資金投資大陸,中國的資金較少。但是海嘯後狀況丕變,八成來自本地資金,僅兩成是外國投資。而台灣在ECFA簽訂後,也應該積極募集人民幣基金。

曾任行政院副院長、央行副總裁的邱正雄,在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時,時任財政部長的他,成功挽救台灣隔絕於這場風暴外,而被譽為「最有才幹的財政部長。」

邱正雄於本次峰會上特別強調,台灣是個非常適合創投業的地方,並預言十年之內,中國大陸的資本市場一定會興起。以下為論壇精采內容:(文/林士蕙)

〈主持人〉周行一:大家好,今天很榮幸來主持。兩岸在MOU的監理限制下,應該好好談一下資本市場的未來發展。

資本市場對籌資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來源,台灣的規模和國際的渠道比較小,也許在競爭上會比較受壓抑,但也有長處,像是法律、文化、公司治理,因此兩岸還是可以互補。先請邱董事長分享。

資本市場,帶動工業革命

〈與談人一〉邱正雄:金融到底對企業發展有多重要?1969年的英國學者希克斯(John Hicks)提出報告:假若沒有英國的資本市場,不可能有英國的工業革命,也就不可能有世界的工業革命。

台灣經驗和希克斯講的一樣,因為有資本市場,所以科技產業能夠發達,連帶使得台灣上市上櫃公司財富比例(負債對淨值比)是世界最低的。

最近加州的梅肯研究院(Milken Institute),在2010年4月發表世界122國家「獲得資本」的調查排名,指標裡有一項是資本市場的世界排名,台灣排名第3,比香港第14、新加坡的23名還高很多,這是台灣很特殊的地方。 但在債券排名,台灣是40名、香港33名、新加坡是23名,大陸27名,換言之,大陸籌資以發債比發股票的多。股市排名大陸是47名,這不代表台灣比較好,但可以顯現台灣資本市場是非常重要。

台灣資本市場發債的途徑有IPO(首次公開發行)和SPO(現金增資),這兩個早期IPO主要借貸資本(rental capital)很多,但從台灣在1997年實施兩稅革命後,借貸資本比重就比較少,所以現在企業自己發IPO或SPO,這使得他們操作很方便,方便去大陸投資。

根據去年一項統計,台灣企業去大陸投資有1000億美元左右,大陸統計是1500億美元,我想應該還要再多一點。

我相信十年以後大陸的資本市場一定會起來,很少有其他地方像台灣一樣,和大陸這麼近、優勢又互補的。

台灣的金融界該怎麼參與?現在還是初步,有人告訴我,日據時代台灣的銀行加上其他,在大陸有50幾個據點,現在只剩4家,2家還沒核准。

大陸四大銀行占全大陸銀行資產的50%,台商要進駐的話,單打獨鬥得花很長的時間,因此除了自己設分行外,還可以利用四大銀行已經布建好的通匯系統。

ECFA後,可募人民幣基金

〈與談人二〉徐大麟:在國外法的分類上,投資可分為風險投資、私募基金、對沖基金和不動產這四個方面上,其中主要是用股票和債券。大陸在金融海嘯前,都是國外的資金進去為主,因為以前他們沒有自有資金,現在很快地轉變,已經變成80%是人民幣投資,20%是美元投資。

為什麼?首先,因為大陸所有重要的投資都需發改委(NDRC)的通過,上市也都要發改委的批准,不管是國外還是國內上市,因此對外資來說,會處於不利的地位。

過去這兩年,大陸又因為經濟成長,因此很多錢,不管是政府的外匯存底、還是社保基金、各個銀行、保險,都風起雲湧地在成立人民幣的私募基金。看報紙就知道,不管是凱雷,還是黑石和其他很多基金,都在尋求人民幣基金。因此ECFA之後,台灣也應該藉此去募集人民幣基金。

這兩天談了很多台灣的影響力,像是科技、智慧財產權,都是讓台灣去創新、去和世界接軌。

但在風險投資要成功,特別是提到創新的時候,一定要有充足的資金去支持。

事實上,以過去20幾年我們在台灣做創投的經驗來看,風險很高的話,就需要政府支持,像稅或是獎勵,才能讓風險投資興盛起來。

我再講一下私募股權基金。它本身有幾個很重要的觀念,具有主控、購併的權力,可以公司資產做借款抵押、可以介入、建議更效率的經營。

昨天張忠謀也提到,在技術取得上滿困擾的,要是公司公開上市櫃後,所有人都可以買下他,像你可以去把SONY買下來,SONY的技術就可以為你所用,這是全球化下私募基金的好處。

最後,因為世界愈來愈有錢,資金流動很充沛,基金在低利的狀況,光靠利息沒什麼賺頭,用能力去賺錢也很難,用錢去賺錢會比較容易了。管理基金的服務業,也將是台灣可以考慮發展的產業。

制科技創新和產業籌資平台

〈與談人三〉李紀珠:剛剛徐董事長提到,外資在大陸通過發改委同意是很難,但在台灣很簡單,因此我們非常歡迎台商回台上市。

一開始邱董事長提到,台灣的資本市場對台灣科技業有很大貢獻,我反過來講台灣的科技業,確實豐富了台灣的資本市場,並創造了很大的特色。

海嘯後,因為亞洲恢復比較快,大量資金流向亞洲,去年就有200億美元流向亞洲市場。正當大量歐美資金湧入,剛好兩岸簽了MOU和ECFA,台灣的資本市場可以是個引導。

以台灣的金融主管機關的角色來講,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抓住這波潮流,然後槓桿ECFA、讓台灣的資本市場在全亞洲爭取到它該有的地位。

比較一下亞洲資本市場,台灣相當突出,科技產業占所有上市公司占了47%,市值占55%,占每天交易量的70%,這是除了擁有諾基亞的芬蘭外,很難找到的特色。

也因為台灣產業這麼重視科技,匯集最豐富的產業分析人才,也培養了最懂欣賞科技產業的投資人。類似的科技產業,在香港、新加坡上市,台灣的IPO是比較高的。

相較於香港大多是金融產業和不動產,日本產業很平均,但外國公司想上市很困難。利用這波各國注意到亞洲時,我們希望利用現有的優勢和發揮應有的潛力,打造台灣資本市場,成為亞洲的科技和創新中心。

我們做了很多努力,像開放大陸的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可以來到台灣,增加更多資本動能。也把遺產稅降到10%,期待吸引每年大量流出去400億資金。

同時也充實了新的標的商品,不但鼓勵台資企業回台上市,也可以開始連結大陸股票市場的商品到台灣,讓希望投資大陸市場卻又擔心直接風險的投資人,能利用台灣的平台,分享投資大陸的果實。

和大家報告一些還不錯的成果。2010年證交所預計可吸引海外25家公司來台灣TDR(台灣存託憑證)或IPO,可望是第一次海外上市數量超過本地上市,而且其中超過一半都是科技公司。

這些優勢和機會是在顯現的,因此我們更具體地訂了「科技創新和產業籌資平台方案」,訂定未來四年目標,並希望加緊腳步,爭取台灣應有的地位。

國際齊合作,經濟才能續成長

〈與談人四〉胡長燾:一週前,我參加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在華盛頓召開的年會,當中也參加了G30(30國集團)的閉門會,在此和各位共享。

這個年會是金融行業的盛事,那幾天有三、四萬人在華盛頓,旺盛了當地的經濟,旅館餐廳都爆滿。

國際貨幣基金的主席每次演講都說:「金融危機看起來已經過去了,但恢復非常緩慢,而且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因此如果要維持成長,就是每個國家都必須合作(cooperation)。」

在他的演講中,「cooperation」至少提到20次。這表示,不是一個國家自己做得好就可以維持成長,合作再合作,就是這次重中之重的觀點。

另一個關鍵字是「China」,每五分鐘就會被提到一次。年會後,我參加了G30的閉門會,會中,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做了美國經濟預測,歐洲中央銀行行長和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也都報告了中國的情形。

大家知道,伏克爾(Paul Volcker,前美國聯準會主席)是我的老師,在私下聊的時候他分享說,基本上要是政府官員像是行長類的,都是比較樂觀。

如果跟其他人,像美國前統計局長費爾斯坦(Martin Feldstein),他是現任美國經濟復甦委員會委員,就比較謹慎。他認為,美國失業率是9.6%,還是很高,雖然經濟已經復甦,但能不能堅持,還是有很大的問號。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和以色列兩國的財長,他們在金融危機時做了即時而大膽的改革,因而度過危機。

資本市場要好,是靠信任,有政府和政府之間的信任、政府和企業之間的信任。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台灣和大陸簽了ECFA後機會比以前更多,相信包括高盛在內的投資銀行,未來都會找機會給台灣帶來更多發展空間。關於匯率,以下是我個人觀點。說到人民幣,大家都說是美國給中國壓力,但我參加那麼多會議以來,發現不只美國,包括歐洲每個國家都給了壓力。

人民幣已不只是金融問題,更多是政治問題,中國也以此心態處理。我個人覺得,人民幣是一定要漲的,只是漲的時間和幅度,你們的猜測說不定比我更準確。(洪綾襄整理)

2010年12月

2010華人峰會專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