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會反省的德國人與 不反省的日本人──台灣人呢?

文 / 李誠    
2010-09-01
瀏覽數 33,950+
會反省的德國人與 不反省的日本人──台灣人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1970年代,經濟尚未全球化的時代,歐陸國家的失業率一直比英、美低,但是在經濟全球化以後,美國的失業率開始漸漸下降,自1984年起,美國的失業率便一直比歐陸國家低。

在2000年,他們的失業率甚至比日本還要低,只有4%,而歐陸國家,特別是德、法等國家的失業率一直維持在8%高水準。

學者比較英、美與歐陸國家的經濟政策發現,二地的科技與經濟政策都沒有很大的差別,主要的差別在美國採用非常有彈性的勞動市場政策,英國亦然;但德、法則採取高保障、高福利的勞動市場政策,以致他們的勞動市場非常僵化,失業率於是居高不下。國際組織如世界銀行、OECD均呼籲德、法等歐陸國家改採彈性勞動市場政策,以減低他們國家的失業率。

金融海嘯 德國失業率不升反降

但有趣的是,2008年金融海嘯席捲全球,以美國為首的經濟陷入自1930年以來最大的經濟蕭條,美國的失業率從2008年的5.8%上升到2009年的9.3%,英國亦由5.7%上升到7.7%,但德國的失業率卻穩定不變(7.5%~7.8%),只有很微小的波動。

大家以為德國員工受高保障,雇主很難隨著經濟的波動馬上請員工走人,但經過一段時期以後,雇主還是會關廠或裁減員工,因此失業率必然會上升。但很奇怪的是,經過一年多,德國的失業率仍然沒有上升的跡象,相反地,下降到2010年的7.3%。學者們探討其原因,發現當各國經濟都受重大打擊時,德國出口仍然一枝獨秀,查其原因是因為他們出口以節能減碳、綠色產品為大宗。當各國在推行綠色經濟以因應高失業與維護經濟與環保平衡成長時,德國的綠色產品便可順勢而行。

德國青年自省 發起綠色活動

德國人民為什麼會遠在各國高喊綠色經濟前便從事綠色產品之研發與生產?查其原因是在1970年代,德國的青年人質問他們的長輩,為什麼在二次大戰時希特勒屠殺600萬猶太人,大舉侵略其他國家時,他們不發一語,以致後來的德國青年要承受世人指責德國人屠殺猶太人的罪名。

當時的德國青年也很快地自省:「我們絕對不可以讓我們的後代質問我們為什麼你們當時靜默,不反對經濟發展對於環境的破壞與污染,以致我們這一代沒有一個可以生存的環境?」於是他們發起一個綠黨,發誓要維護環境,務使下一代有一個可以生存的自然環境。

在經過30年努力,德國才有今日綠色產品、綠色經濟的成就,也因為德國青年人的反省,使世界其他國家對他們沒有那麼仇恨與戒心,以致他們可以重新在世界上站起來,在歐洲政經扮演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

日本廣發受難照,抹去加害形象

相反地,日本人對他們二次大戰的罪行完全沒有反省的能力,他們這一代的政治領袖與青年人沒有像德國人一樣質問他們的長輩為什麼他們沒有反對日本天皇與希特勒聯手發動二次大戰,使用極殘忍的手段在中國東北與南京進行大屠殺,使用他國人民從事細菌戰的實驗,強迫良家婦女擔任慰安婦。

他們的領袖從來沒有為這些罪行向受害者道歉、賠償,相反地,他們還要改寫歷史課本,掩蓋這些罪行。更可惡的是,他們對廣島、長崎受原子彈災害的人民,每年大張旗鼓開追悼會、紀念會,向全球各大報章刊登受難者的照片,要把日本塑造成二次大戰的受害者而非加害者。

正因為日本年長與年輕一代都沒有反省的能力,以致雖然他們在二次大戰後經濟建設得很好,是世界第二、第三大經濟體,但是亞洲乃至全球人民對他們完全不信任,不但聯合國無法加入常任理事國,亞洲國家寧願相信一個非亞洲人為主的澳洲為領導,也不願讓日本在亞洲扮演任何領導的角色。

政治亂象,台灣青年可以怎麼做

德國因為年輕人能反省,可以脫離為世人指責戰犯的對象,可以重新站起來成為世界領導國家之一,但是不知反省的日本人,使他們世世代代不為世人所原諒,不為亞洲人所信任。雖然他們經濟很強,但永遠無法扮演亞洲地區領導者的角色。

德國人,日本人給我們一個什麼樣的啟示?民進黨一直是台灣民主政治的重要推手,很多早期的民進黨人士為台灣民主政治做了很大的犧牲與貢獻,使今日台灣的民主政治為各國所稱道與羨慕。

陳水扁當政以後,人民本來希望扁政府可以清理國民黨的貪污惡習,還給我們一個清廉的政府,「清流治國,向上提升」。不料他八年執政天天貪污,為了要維護他的政權,天天從事省籍與群族的分裂,全面推行鎖國的政策,使人民對政府、對軍、警乃至法院的信心破壞殆盡,國家競爭力下降,一個堂堂總統鋃鐺入獄成為國家之恥。但民進黨的年輕人沒有質問扁政府高層官員為什麼當時保持靜默,不阻止陳水扁貪污讓他搞族群分裂?

年輕台灣人是否也該像德國的年輕人一樣自我反省一下,絕對不讓禍國殃民的舊官員再領導民進黨。要塑造一個清廉的民進黨,一個重視環保的政黨,嚴格監督政府在經濟發展與環保間平衡發展。讓下一代有個安居樂業的台灣,高雄楊秋興的脫黨參選是否代表此一現象的開始,這是台灣人民可以思索的一個問題。

(作者為中央大學講座教授兼副校長)

本文出自 2010 / 09 月號

第29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