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西溪別墅的漫畫家 朱德庸:在這裡,可以把藏在 靈魂深處的東西畫出來

文 / 邱莉燕    
2010-09-01
瀏覽數 18,200+
西溪別墅的漫畫家 朱德庸:在這裡,可以把藏在 靈魂深處的東西畫出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世外桃源就是工作的地方,將是多麼美好的事。唯一比這件事更美好的,就是此處免費給你用20年,從今年4月起,知名漫畫家朱德庸和太太馮曼倫,開始擁有這種美好。

2007年,園區剛開始建設時,杭州市政府左手指揮建築工人,右手就立刻發邀請函給朱德庸,請他無論如何抽空來看看。在中國,朱德庸是動漫界舉足輕重的一個名字。 朱德庸去了,雖說是無條件提供給他工作室,其實心裡還滿怕麻煩的。但是西溪濕地的美,說服了他。

「我算是很早去挑的,」朱德庸說,此行是很獨特的看房體驗,傳統的產業園區,總是一棟又一棟高聳的辦公大樓,櫛比鱗次挨在一起,但西溪創意園卻完全顛覆了這種布局。

他看到的是很多雙層別墅,各自矗立在一片水鄉澤國之中,與自然景觀融合在一起。別墅之間分隔得很遠,擁有絕對的隱密性,彼此或以水道或小橋相連,優雅得像一首詩,卻生機勃勃。

傍水而居,像住在3D電影院

西溪創意產業園內,所有的別墅總共40幾幢,從100坪到211坪不等。他和太太每一幢都看過,雖然比其他的藝術家挑得早,朱德庸卻沒要最大的那一間,「我要那麼大幹嘛!」

他們最後挑中第42號別墅,鍾情的是後陽台有一大片湖。開門見水,水草楊柳蘆葦竹林,環繞四周,一片綠意,一派沉靜。

「西溪最值錢的不是房子,而是自然,」朱德庸非常喜歡西溪絲毫未經修飾的模樣,彷彿1000年以前,這裡就是這樣,原始得那麼美、那麼豐富。

一曲溪流一曲煙,風景既充滿野趣,不妨就用最乾淨的方式設計自己的工作室。朱德庸認為很環保的設計,就是完全不改變裡面的格局,因此130多坪的工作室,不加任何隔間,使得屋子充滿無隔間的開放感。

引景入室的建築風格,讓屋子裡的人宛如和外面的水、樹連在一起,人也成了風景的一部分。 加上三面都是大片的落地窗玻璃,景深變深,視野更自由奔放了。 朱德庸笑著形容說,好像坐在一個360度環繞的電影院裡,看四季變換,令人感覺相當有趣。

「這樣的西溪,就跟我小時候的記憶連在一起,」小時候的朱德庸,待在日式平房家中的庭院,看蟲玩泥土,可以兩個月不想出家門。但很可惜,12歲時老家被拆掉。 如今,西溪的家讓他找回童年,「12歲之後,記憶被進步摧毀,直到50歲,才跟12歲的記憶重新連接。」

要在小碼頭划船,得先裝GPS

來到這空盪盪的畫室,擺設很簡單,除了畫桌、沙發和燈飾,別無長物。比較特別的是一塊4、5噸重、未經雕琢的石墩,專程從武夷山運來,做為冬天的火爐,這也是朱德庸心目中的一種「原始」。

舞台劇導演賴聲川,也是受邀入駐西溪創意園的藝術家之一,到朱德庸的工作室參觀時,還沒來得及跟主人打招呼,竟舒服得睡倒在長椅上。

屋外有個專屬小碼頭,也時時勾引朱德庸想去划著輕舟橫渡濕地。

朱德庸曾半開玩笑要一艘獨木舟玩玩,管委會的回覆是給船可以,但不能划出去,因為一划出去,到了溝渠錯綜複雜的柔腸水道中,可能三天出不來,如果朱德庸非常堅持要划船,他們也只好幫忙在船上裝GPS,以防萬一。 是的,要讓這麼多世界級的文創大師進駐,除了美景,安全也是重點。

西溪創意園的管理,延請了杭州首屈一指的綠城物業公司,定期巡邏全園安檢,一般遊客不能隨意進入,計程車也不准入內(除非是載著藝術家),一切都是要確保藝術家不受外界打擾。

缺乏刺激,靈感反而源源不絕

這樣的人間天堂,能讓藝術家的腦袋激盪出不得了的靈感嗎? 朱德庸的親身體驗是,當自然光從四面八方進入室內,白天根本不需要開燈。坐在室內,聆聽風吹、鳥叫、蟲鳴。

坐久了,很奇妙地,自然而然,滾滾紅塵的煩擾逐漸淡出,天馬行空的想像力逐漸淡入。

「那個地方,可以把我藏在靈魂深處的東西畫出來,」朱德庸以一點也不誇張的口吻說。 西溪擁有絕對的安靜,讓人完全放鬆,沉澱出東西。一般人長期住在這裡,可能會被安靜逼瘋,不過,充滿創意的人,往往最需要的就是安靜。

「我畫了20幾年,腦海裡經常出現一些畫面,但一直沒畫出來,」待在西溪時,朱德庸相信這些畫會從他筆下泉湧而出,事實上,從4月起他已經畫了許多,每畫好一幅,就掛在畫室的牆上。

朱德庸甚至有這樣的念頭:他會在西溪畫出不同於四格漫畫的大畫,甚至:「我以後大部分的圖,可能全在西溪畫了。」

這些畫畫好之後,要交給杭州市政府,作為別墅工作室的「租金」嗎?

「他們(杭州市政府)對我沒有任何要求,他們要的是,你人來就好,」朱德庸說,當地官員曾經一臉誠摯地「請求」他,不必有壓力,也不必給他們什麼東西,只要一年裡來西溪待上1、2個月就好。

這一點,讓朱德庸更覺得西溪的難得。十年前,新加坡曾經來邀請朱德庸,要送給他一座森林中的房子做創作,附帶著一個條件,作品要打上「Made in Singpore」,朱德庸二話不說馬上拒絕,一來因為愛台灣,二來也是因為對方有所求。

西溪產業園顯得比當年的新加坡高明許多,無所求,反而能讓藝術家樂意在這裡落地生根,讓文化及創意也能夠在這裡落地生根。

本文出自 2010 / 09 月號

第29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