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國的文創產業正要井噴式發展

專訪 湖南省政協副主席 魏文彬:
文 / 楊瑪利、游常山    
2009-07-01
瀏覽數 24,450+
中國的文創產業正要井噴式發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談到現任湖南省政府政協副主席魏文彬,在大陸電視文化圈可說無人不識。即便早在1998年就離開廣電廳長職位,但是他對湖南電視台的影響力仍持續。以下是專訪精華整理︰

問:為什麼在中部較貧窮封閉的湖南省,會冒出一家大陸最敢創新、有創意的電視台?

答:這個曾經被探討過很多次,但是都沒有定論。有人說跟領導有關係。也有人說和湖湘文化有關係,也就是八個字:「先憂天下,敢為人先」。湖南從宋朝「朱張會講」(理學名家朱熹、張栻)在長沙嶽麓書院講學,就開始有這個傳統。

不過我還有一個觀念,我認為一個地方文化產業的發達與否,與該地的經濟發達沒有必要的關係。

例如,美國(通俗)文化最發達的地方應該是洛杉磯,既不是經濟首都紐約、也不是政治首都華盛頓,你看好萊塢、迪士尼都是在洛杉磯。

再往深裡想,我還有一個觀點:經濟發展講客觀條件,例如上海有外部條件可以做經濟與金融中心。文化產業則不受客觀條件約束。文化產業不是碼頭,不需要飛機、火車、通江達海,核心在腦子。只要這個地方人才集中,就可以發展文化產業。

用「親民」做節目 廣受喜愛

問:湖南電視台對大陸電視與文化產業的影響是什麼?

答:講白一點,就是老百姓喜歡看,影響就大。老百姓不喜歡看,哪怕我們獎盃堆了一倉庫,也沒有影響。

我們10多年來最堅持的基本信念就是做老百姓喜歡和需要的節目。做得怎麼好我們不敢說,但是基本上沒有脫離這個軌道。

我們一系列的節目:《有話好說》《真情》《晚間新聞》是全國最早的,然後是《超級女聲》《快樂男聲》包括奧運期間的《奧運向前衝》這都是老百姓喜歡的節目。

再往深裡想,還是整個社會改革的背景在支撐。

改革開放30年,1978年11屆三中全會,黨恢復了實事求是的根本原則。特別是17大以後,提出了「以人為本」,所以我們20年來做這些事情,有這樣的政治背景讓我們敢於「眼睛朝下」,我們講「朝下」,就是朝向老百姓。

改革之前,我們「唯上」多了一點,但是這些年來,我們「唯下」是下了工夫,是動了感情。

像今年5月4日我們就有一個全新的節目《成人禮》。傳統滿18歲孩子叫做成人,我們就專門做這樣一檔節目給這一代人。今年2009年所以邀請全中國2009個18歲孩子來辦一個聚會。這檔節目我估計在大陸會發揮很大的影響。

因為這個社會非常關注「80後」「90後」的年輕人,他們是獨生子女,他們在想什麼?關注什麼?我們不說教,而是讓他們說,這就是唯下。

節目反映時代 影響社會潮流

問:這樣風格的堅持,不是很容易被模仿嗎?

答:是啊,都可以模仿,但是模仿不來,原因是機構問題。

我們湖南衛視有一個特殊的團隊,形成特殊追求、風格、做法,以及特殊的「氣場」,這是外面不能複製的。

這10多年來我這裡也有些人才流失了,被挖角,除了台灣的電視台沒有來挖以外(大笑),香港、澳門、各省電視台都去過,但是大部分都選擇回來了。為什麼?這就是我講的「氣場」,他們離開了這個團隊,做不出東西。

問:湖南衛視的《超級女聲》十分成功,也紅到台灣去,這檔節目有什麼社會意義?

答:我們年輕一代要表現,要舞台。中華傳統文化有很多很優秀的一面,但也有落伍的地方。比方說,傳統文化讓我們變得很拘謹。從小被教導「話莫高聲」「笑莫露齒」「人多的地方不要去」。這些東西與現代的開放性社會格格不入,與現代社會的更自由、更民主、更開放,格格不入。

《超級女聲》就是反拘謹、敢秀,就是走向更寬闊、更大膽、更自由、平等。

《超級女聲》在中國大陸產生這麼大的影響,除了節目本身的影響,還有節目以外的東西。

問:你覺得有改變了社會嗎?

答:這我不敢說。我只是覺得《超級女聲》節目的反應,讓我覺得我們這個社會更文明了,更穩定了,更進步了,更活現了,更包容了。

《超級女聲》不可能產生在50和60或是70年代,它只能產生在21世紀,一個開放的、文明的、包容和自由的中國。

西方人不是說我們很封建嗎?看看我們的《超級女聲》。西方人不是說我們很專制嗎?看看我們的《超級女聲》。

為營造好環境 政府放寬尺度

問:現在還有《醜女無敵》也有社會意義?

答:你這個幾個問題合起來,就全部代替我回答了你的問題。《超級女聲》也好,《醜女無敵》也好,《成人禮》也好,做的都是普通平民百姓的節目。《醜女無敵》講一個其貌不揚的孩子,一開始你還不太能接受她的樣子,隨著劇情發展,大家覺得她愈來愈好,最後她變成一個很成功的人。

問:過去中國大陸的電視輿論、娛樂尺度都會有比較多的限制,湖南衛視會跟政治限制有衝突?

答:你的問題有了答案,如果有限制,上面這些節目都出不來,中國這幾年的政治發展,並不是西方所想像的那樣。有沒有限制?有限制,但是這些限制都是在一個合理的範圍內。

我覺得現在大陸這邊的新聞自由度還是愈來愈大。只是我們和西方的那種自由,有本質的區別。

文創產業求過於供 潛力無窮

問:改革開放30年,大陸現在文化創意產業發展如何?處在什麼階段?

答:大陸文化創意產業才剛起步,文化產業的春天就要到了。在這個問題上,我持比較樂觀態度,現在全國各省都在研究這個議題。

文化創業產業的發展,在中國大陸有極大的空間,而且這種發展,會形成一個「井噴式的發展」。

為什麼呢?這裡有供需關係,我們現在是「求過於供」,而不是供不應求。我們文化產業產值只占GDP的4%,中國的GDP現在全世界排第三了,等於再過兩、三年就要贏過日本,美國的文化創意產業的產值占GDP多少呢?占27%。日本占了29%。

日本的動畫漫畫都是支柱產業,美國的新聞出版也都是超過鋼鐵飛機大砲產業,美國的27%,它自己是用不完的,所以外銷。

我覺得做為一個國家、做為一個民族,文化輸出是最重要的事情,比輸出所有物質產品都重要。你要領導世界,就要研究文化輸出。

大陸現在不是輸出,連滿足自己都滿足不了。但是已經到了要發展、可以發展、能發展的時候了。因為我們有這種實力,有這種條件,有這種需求,不像過去一窮二白的時候。

問:為什麼需求很高?

答:中國社會正在一個深刻的轉型期,已經要告別農業社會了。中國已經進入工業期。已經是世界第三大強國,很快要變成第二大強國。中國老百姓的生活,再也不是過去西方人想像的那樣,現在溫飽問題解決了,就要文化消費了。文化消費就需要文化產品。

問:目前大陸各省都在研究如何發展文化創意產業,湖南省既然有湖南衛視這樣的基礎,計畫怎麼做?

答:湖南目前文化創意產業占全省產值5%。今年5月底也召開了如何建設湖南省成為「文化強省」的大會,文化不只是影視,還有報刊、出版、演藝、表演、娛樂,包括旅遊,都是大的文化範圍。這些我們統統要研究。

本文出自 2009 / 07 月號

2020關鍵報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