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發電輸送半中國,經濟發展大樞紐

交通大建設1〉長江三峽大壩
文 / 楊瑪利、游常山    
2009-07-01
瀏覽數 31,800+
發電輸送半中國,經濟發展大樞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09年對大陸是關鍵的一年。除了建國60周年慶,從民初國父孫中山就曾倡議、醞釀、也經過爭論不休將近100年的三峽大壩工程,歷經17年漫漫歲月,分三期完工,終於將在2009年9月大功告成。

總投資額高達3000億人民幣(約1兆5000億台幣)的三峽大壩工程,堪稱是中國進入嶄新時代的指標。

這樣的大壩,是世界上最大規模改造地理景觀的人類工程,堪稱古今中外絕無僅有。施工期間一共搬遷了128萬人,相當一個歐洲小型國家的人口。

三峽大壩可以容納393億立方公尺的水,比起台灣石門水庫的3.09億立方公尺,整整超過126倍總蓄水量。

其中包括防洪水庫容量221.5億立方公尺,能夠抵擋百年一次的特大洪水。將改寫過去2000多年來長江平均十年一次大水患的歷史。

大壩功能:防洪、蓄水、發電

三峽大壩的定位,除了蓄水防洪的水利功能外,最要緊的還是發電,扮演促進經濟發展的角色。

大壩一年總發電量預計達847億千瓦時,預計將是台灣核四完工後發電總量的3萬倍,也是世界第1大壩——非洲剛果大壩發電量的1/2,幾乎是天文數字。發電輸送可覆蓋半個中國。

站在經濟發展的觀點,三峽大壩是21世紀中國邁向科技產業、生活大國的樞紐工程。中共官方一致肯定這是「綜合治理與開發長江的關鍵性工程」。

由於水位上升,2009年以後,5000噸級船隊可以從直接開抵達重慶,運輸成本也將降低35%。更不用說,這個向世界展現實力的水利大建設,還包含防洪、發電、航運、養殖、旅遊、移民、南水北調灌溉的多種角色。

5月中旬一個豔陽高照的日子,《遠見》記者來到了長江三峽大壩的現場。

發現位於湖北省愛國詩人屈原以及王昭君故鄉、也是三峽中西陵峽的入口城市——宜昌市,已經擠滿的中外遊客,就為了親自看大壩工程一眼。

除了華人面孔,這天現場至少看到美國團、北歐團等四個團近百位白人遊客。

從河南來的一對自助旅行的中年夫婦遊客自豪地說,「我們鄭州也會是三峽大壩完工後南水北調政策的受惠者。」

站在制高點望向大壩,眼前長江江面上,橫跨了一座巨大的混凝土重力式大壩、泄水閘、一座堤後式的水力發電站,一座永久性通航船閘和一架升船機。

重慶到宜昌,600里水庫成形

大壩壩頂總長3035公尺,壩頂高度185公尺,正常蓄水位175公尺。

比起台灣桃園石門水庫的壩頂252公尺高,三峽大壩雖然高度矮了些,但這是橫跨世界第3大河長江的這個大壩,長度達三公里以上,橋上可以行駛大車,也可讓5000噸的超級大輪船行駛。

解說員指出,由於三峽大壩水位比過去抬高100多公尺,大壩建好前,宜昌一帶過去只能行駛1000噸的船,船舶的吃水量、載運規格,已提高五倍。

三峽工程全名是「三峽水利樞紐工程」,位於西陵峽中段的湖北省宜昌市境內的三斗坪。

如果從重慶那邊算起,到湖北省的宜昌為止,「美麗的長江三峽將形成長達600公里的巨型水庫,」湖北省政府的文宣如此說。

600公里,幾乎是台北到屏東1.5倍的距離,卻只是三峽大壩水庫群的距離。

然而在經濟開發這個層面之外,三峽大壩工程17年施工過程造成的環境生態的衝擊、對原始住民遷徙造成的社會衝擊等,都引起大陸各媒體的重視,也開始廣泛討論。

後三峽挑戰,環境保護惹爭議

北京《財經》雜誌在3到4月的田野調查就指出,三峽大壩將從建設期轉入運行管理期,「後三峽挑戰」才要開始。

《財經》點出許多後續影響,包括100多萬移民是否適應新居住環境的遺痛、地質滑落、兩岸水質汙染、泥沙淤積等問題。

例如4月19日一場持續48小時的暴雨,就使重慶市管轄的忠縣黃金鎮,出現地表裂縫擴張、農舍裂縫,影響農村500多人。

這之前兩個星期,同樣是重慶雲陽縣就出現大到360萬立方公尺的土石流坍方,當地55人農民被緊急疏散。

國家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曾經普查三峽壩區沿岸,發現地質脆弱區有9324處,加上蓄水期間新形成的地質災害隱藏點又有3812處,實際上因為春夏之交雨水豐沛所爆發的100多處大小土石流,在在挑戰長江水利委員會。

還有長江沿岸工業發展與生態保育的兩難,也還在持續爭議。

面對種種的問題,大陸實際上也已經編訂預算要解決。

根據2008年3月國家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提出的「三峽水庫可持續綜合利用規劃研究報告」指出,到2020年前,中共後續還要花989億人民幣,來強化三峽大壩的永續發展利用。

這近千億人民幣(約5000億新台幣),分去最大一塊預算的是「庫區生態環境保護」,要花382億,占近四成預算;其次是「對移民安穩致富和庫區解決社會發展保障措施」293億元,占三成預算;第三位是「對長江中下游影響對策措施」128億元,第四位則是「庫區地質災害防治」104億元。

三峽大壩的歷史工程即將完工,世紀大建設的經濟果實即將收割,剩下的,就是移民經濟、文化與生態保護的巨大挑戰了。

本文出自 2009 / 07 月號

2020關鍵報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