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病人的權益被拋到腦後了!

文 / 黃達夫    
2009-05-13
瀏覽數 16,300+
病人的權益被拋到腦後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亞都麗緻集團總裁嚴長壽在〈領導人的智慧〉一文中說,「我們必須承認關於『民主』我們學習得還不夠。我們還未認清官員、民代只是『公僕』。」確實至今仍有不少官員、民代還不知道自己是公僕。相對地,多數百姓面對官員、民代時,仍把他們當老闆,態度脫不了畏懼與順從,以下是一個例子。

曾有位病人,因為吃檳榔而有口腔的病變,因這種病變轉化為癌症的機率很高,醫師建議他做局部切除。開完刀後,病理檢驗沒有看到癌細胞。對於這樣的結果,一般人都會慶幸自己趁早處理而預防了變成癌症的可能。但是,這位病人卻認為找不到癌細胞就表示白挨了一刀。雖然,主治醫師、病理科醫師及一位資深醫師一齊向病人解釋;開刀是標準療法。但是,他還是向民代告了狀。

這位民代沒有事先向我們諮詢,在完全不清楚狀況下,就來函指示這位醫師在某天某時去出席公聽會,這位醫師就很緊張地安排其他兩位醫師陪他一齊出席。

我是在看到三位醫師申請取消門診,並請公假出席公聽會的公文時,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我認為民代這樣的做法不但程序上有問題,更將影響很多病人的就醫權益。

因此,我立刻請主治醫師把事情的原委書面寫清楚,並且附上相關文獻做佐證。當天下午就請專人送到民代的辦公室。同時,表明當他還有疑問時,請他直接打電話給我。結果,那位民代很明理地接受了我們的解釋,而取消了公聽會。

民主用錯了就是擾民

我要在此說明的是,民代認真服務選民,固然值得讚許。但是,方法用錯的話,反而騷擾了更多的百姓。像這件事應該就交給醫院自行處理。如果我們不願處理,或還有爭議,民代則可要求我們複製病歷送給公正的第三者做判斷。公聽會其實不是解決專業問題的好方法。

這位民代沒想到的是,為了一位病人一個沒道理的投訴,醫師被要求出席公聽會而取消門診,可不是件小事。除了三位醫師的時間外,更重要的是,60~70位其他病人就醫的權益全被他忽視了。醫院的行政人員還得花時間一一打電話為他們重新安排時間看診。萬一,其中有些病人的病情因延遲處理而受到影響時,誰該負責呢?

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從那位主治醫師接到民代的通知後,到我看到請假的公文中間,醫院裡,至少有十位以上的人知道這件事,居然沒有一個人質疑民代這樣做法的合理性。顯然,大家一碰到官員、民代就忘了台灣脫離威權政治已經快20年了,仍舊對這些人物心存畏懼,凡事一味順從,而把病人的權益拋到腦後了!我只能感歎,慣性的思惟可真是頑強難改,關於民主我們還有得學習呢!

(作者為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本專欄由黃達夫、洪蘭共同主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