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人民幣想挑戰美元,還需2個努力

文 / 林祖嘉    
2009-05-13
瀏覽數 21,450+
人民幣想挑戰美元,還需2個努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4月初,G20(開發中國家集團)會議於倫敦舉行。由於這次會議是國際金融海嘯後的第一次大型會議,所以過程特別受到國際上的關注。

這次會議有兩大議題:第一是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SDR)的規模由現有的2500億美元增加到7500億美元,目地是增加更多的流動性供需要的國家使用。第二,由俄羅斯與中國為首的國家,提出以全球儲備貨幣(global reserve money)來取代現有的SDR制度。

在第一項增加5000億美元的SDR中,中國允諾提供其中的400億美元;第二項的提議更是等於中國和俄羅斯直接對於美元國際關鍵貨幣(key currency)地位的挑戰。由於這次金融海嘯的主要來源是美國,而這次G20會議中對於SDR的改制,又是以中國的地位最受到矚目,因此有人把G20簡化成G2。也就是說,這次會議基本上是美國與中國國際經濟地位的抗爭。

事實上,自從去年國際金融海嘯以來,美國經濟地位快速式微;相反的,中國卻不斷強大,因此中國對美國自然出現相當程度的挑戰。

在這次G20會議上,SDR制度有一些主要的改變:除了把規模擴大到7500億美元外,SDR不但可做為國家之間清算之用,也可以用來進行國際貿易時交易之用。也就是說,SDR的功能從單純的記帳單位擴大到交易媒介。另外,在增加的5000億美元的SDR中,中國提供400億,使得中國在SDR的比例由原來的2.98%增加到3.72%。

其次,為了未來能穩定各國的金融體系,G20建議重建金融穩定體系(Financial Stability System),包括設立各國的金融預警系統與每年檢查各國的信用評等。其中,中國特別強調應該要增加美國與歐盟國家的監督,因為這次的金融海嘯主要來自於這些國家。

第三,俄羅斯與中國倡議設立全球儲備貨幣,好取代現在的SDR制度。目地是讓此一全球準備貨幣具有交易媒介、價值儲藏、與記帳單位的功能,讓全球儲備貨幣成為一個真正的國際性通貨。這等於是對美元做為國際關鍵貨幣地位的直接挑戰,美國當然不可能會同意這種觀點。所以,美國總統歐巴馬就明白指出,美國貨幣仍然堅挺,反對建立國際儲備貨幣。同時,美國財長也表示,若要改變現有SDR制度,必須經過美國國會通過,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無論如何,在G20的會議中,中國代表開發中國家的立場,向美國提出了嚴厲的挑戰,而不論其最終的成果如何,中國已經是處於不敗之地,因為它已經利用這一次機會,把自已的國際地位提高到與美國並駕齊驅的位置上了。

2顧慮 持有太多怕美元貶值

其實中國這麼在意美元的國際地位,並不是在這次G20的會議中才突然出現的,而是因為過去這些年來,中國不斷累積外匯存底,導致手中持有太多的美元資產,不得不採取的舉動。

近年來,一方面由於大量的出超,一方面又有大量的外資流入,在短短不到十年內,中國大陸持有的外匯存底由2000年左右的2000億美元快速增加到2008年底的1.96兆美元。而在今年1月底,大陸手中持有的美國國庫券總額就高達7396億美元。

本來持有大量美元債券應該是一件快樂的事,但是由於持有的數量太多,在去年國際金融風暴的影響下,中國擔心萬一美元走眨,就會影響手中美元債券的價值。但是由於美元可說是目前國際上唯一使用的交易貨幣,中國在持有高額的外資資產下,也不得不被迫以美元形式來持有其國外資產。

另一方面,從美國角度來看,當中國大量持有美元債券時,同樣帶給美國很多的困擾。雖然中國向美國購買債券可以提供美國更多的資金,但是現在中國手中握有太多的美元債券,萬一那一天中國拋售美元債券,就會立即造成美元的不穩定,甚至會引起另一次的國際金融風暴。當然,中國也不會輕易的如此做,因為拋售美元債券導致美元走眨對於中國手中大量的美元資產更是不利。

因此,現在美國與中國可說形成了所謂的恐怖平衡。雖然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建立另外一套國際貨幣制度可以解決此一問題,但是美國卻會因此喪失做為關鍵貨幣的諸多好處,因此在短期內想要看到國際貨幣制度的改變似乎是不可能。

2努力 開放貨幣與匯率控管

不過,基於本身的利益,以及持有太多美元資產所可能造成的風險,中國仍有必要倡議國際貨幣制度的改革。但是我們相信,即使近年來美國國力有日漸萎縮的趨勢,但是在未來幾年之內中國仍然難以撼動美國國際經濟的地位。

就算中國經濟實力日漸增強,預計今年GDP總產值會超過日本,但想要在國際經濟體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時,中國可能還需更多努力。比方說,中國的外匯市場目前仍然是高度管制的,人民幣的兌換受到嚴格限制。當一國貨幣受到嚴格的管制,國際上無法順暢取得這種貨幣,這種貨幣就無法成為國際交易媒介,因為其流動性不足。因此,雖然近年來中國已經嘗試在其附近的國家進行貿易時,採用人民幣結算,但是這些都只是很少量金額,如果有大量的交易要用人民幣進行結算時,充分供應的人民幣有其必要的。因此,如果大陸未來想要在國際經濟體系中增加其份量,早日開放人民幣自由兌換是不可避免的。

另一方面,在開放外匯市場前,中國要做的另一件事是先要把國內的貨幣市場自由化,目前大陸的利率也是受到高度管制的,銀行業務受到很多限制。在國內貨幣市場尚未完全自由化之前,大陸要開放外匯市場可能也會有很大的困難。因為即便開放了外匯市場,但國內貨幣市場仍高度管制的話,外資就很容易進到國內市場炒作,使國內金融部門不穩,同時也會影響國外部門。

也就是說,如果中國真的想與美元或是歐元一般成為區域性的國際貨幣,首先要把國內貨幣市場的自由化建立起來,然後再把外匯市場自由化。同時努力維持人民幣幣值的長期穩定,如此才能建立國際間使用人民幣進行交易的信心。但是以目前中國國內金融改革的情況來看,我們不禁要問:中國真的準備好了嗎?

所以結論是,中國的經濟實力的確是在快速的增長當中,但是中國如果真的想在國際經濟體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也應該加速在金融市場上的改革,其中貨幣市場的自由化與外匯市場的自由化最為關鍵。

(作者為政大經濟系教授;本專欄由林祖嘉、華而誠共同主持)

本文出自 2009 / 05 月號

新大陸人在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