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有50萬個弱勢家庭 25縣市弱勢指標大調查

文 / 彭杏珠    
2008-09-01
瀏覽數 66,000+
台灣有50萬個弱勢家庭 25縣市弱勢指標大調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父親節前夕,基隆市三位小兄妹飢餓難耐,深夜跑到水果行想撿爛水果充飢,驚動店家報警處理。媽媽到派出所淚流滿面:「媽媽沒有用,沒錢養你們,才害你們被當成小偷!」

四年前,李姓婦人的丈夫病逝,獨力撫養四個小孩,多年來都是靠1萬多元薪水、7600元的中低收入戶津貼過日子。五個月前,她無預警被裁員,扣掉6000元房租,生活費只剩1600元,孩子才會背著母親出外覓食。

李姓婦人急著找工作,卻頻吃閉門羹,已無力支付房租,但房東還是聲聲催,「我不怕累,什麼都可以做,如果再沒有辦法,只好找地下錢莊了!」

41萬身障者,六成處於一人殘全家癱困境

台灣到底還有多少類似家庭需要救援?

依據世界衛生組織與國際勞工組織估算,全世界最貧窮人口中,有20%屬於身心障礙者。2007年台灣身障人口為102萬人,占總人口4.446%,如果依世衛估計,應不只於此,他們多數為疾病、意外、職災所造成,有六成家庭處於「一人殘,全家癱」的困境。根據內政部資料顯示,台灣身障家庭入不敷出的比例,從2000年的四成六躍升至最近的五成二。

「有41萬身障者落入貧窮邊緣,他們的家庭因為身體健康失衡,導致經濟、婚姻陷入困境,變成身障失能家庭,」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黃琢嵩保守估計。

阿輝就是身障失能家庭的案例,他40歲時發生車禍,頸部以下癱瘓,翻身、洗澡、穿衣都需要仰賴家人,經濟重擔全落在太太肩上,生活費、孩子的學費、醫療復健費常壓著她喘不過氣來。

除身障造成的失能家庭外,因為經濟、婚姻、體能、心力發生危機,引起貧困交纏而陷入惡性循環的失能家庭也逐漸增多。患有高血壓、心臟病的80歲謝奶奶,因意外跌倒無法行動,需要24小時看護,讓原本拮据的生活更形惡化,而唯一的女兒工作、家庭兩頭忙,已經身心俱疲無法度日。

50萬個弱勢家庭,經濟惡化需要照顧

伊甸基金會推算,台灣至少有超過50萬個需要長期照顧的家庭,背後都有個照顧者必須承受龐大的身心壓力。

為進一步探討台灣弱勢社區的現況,《遠見》根據政府對於「弱勢」的13種定義,包含低收入、失業率、65歲以上老年人口、特殊境遇婦女等,檢視全國25縣市。同時,伊甸也針對全國319鄉鎮、49個行政區進行全面調查。

將時間拉長到十年,從1998至2007年,共有八項弱勢指標向上攀升,顯示台灣弱勢家庭愈趨嚴重。

低收入戶從5萬4951戶增至9萬675戶,成長65%;領有手冊的身障人口增加79%;65歲老年人口擴大了29%;失業人口也增幅63%。這些數據都遠高過於4.7%的十年人口成長率。

其餘政府相關統計數字未達十年者,如受虐兒少人數從2004年的7837人擴增到去年的1萬3566人,漲幅為73%;2006年修正「特殊境遇婦女家庭輔助條例」後,去年特殊境遇婦女人數也達到1萬283人。「台灣人愛面子,很多人會抗拒被提報,估計受虐兒少與特殊境遇婦女人數不只於此,」黃琢嵩說。

不過,光從比例高低未必能反映出真實情況。以受虐兒少為例,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執行長王明仁指出,高雄縣受虐兒少比例排第二,可能與地方政府用心宣導有關,每天平均通報從1.5通增加到4通,造成比例偏高,不見得表示情況最嚴重。

內政部社會司對這些弱勢數據增加也有類似解釋。專門委員鄭文義指出,政府為讓更多需要被照顧的人列入服務範圍,逐年放寬標準,另外對新貧與近貧戶也做了系統化服務,低收入戶才會快速增加。其餘,如身障人口大幅飇升,也是基於同樣理由。

然而不管是低報、還是高報了,逐漸浮出檯面的弱勢家庭所衍生的社會問題,已經不能再予以忽視。尤其,這些家庭大多孕育著台灣未來的主人翁,孩子在弱勢環境中,面臨嚴峻的學習與成長困境,更是教育的一大新難題。

25縣市中,東部、中南部和離島多弱勢

根據25縣市13項弱勢資料顯示,前12名的縣市大都落在東部、中部、南部與離島地區。弱勢總排名,前五名依序是南投縣、嘉義縣、台東縣、花蓮縣、宜蘭縣。(見頁197表1)

至於分項排名,各縣市也各有千秋。例如低收入戶比例第一名是澎湖縣、失業率榜首是基隆市、獨居老人比率第一名是台東縣等。(見頁197表1-1~1-13)「大致可分成都會城市的領先族群以及農漁業縣市的落後族群,城鄉差距明顯,」台灣藝術大學副教授黃惟饒分析。

相互應證,發現《遠見》弱勢縣市的分布也與社福團體輔導案量的地區分布,相當一致。例如世界展望會所協助的四萬多個兒童中,多集中在前12名縣市,花蓮與台東就占1∕3強。另外,家扶基金會所服務的個案中,花蓮、南投、台東的貧困兒少就有近一萬名,約22%。

「這些縣市都是教育、醫療資源較貧乏、交通不便、就業機會少、勞動人口外移的區域,」王明仁分析。

基隆四大產業沒落,失業高、弱勢多

令人詫異的是,領先族群中的最後一名基隆市,竟然還輸給連江縣與金門縣。貴為省轄市之一的基隆市不僅排名11,失業率與中輟生都居全國第一。

基隆市三面環山,95%為丘陵地,先天發展已受限制。早年,靠漁業、礦業、基隆港相關行業以及委託行業,造就一番榮景。這幾年,四大產業逐漸沒落,勞動人口外移,每天有8萬人到鄰近的大台北上班上學,其中有5萬名通勤人口,占就業人口的1∕4。

扛著「失業率最高」頭銜的基隆市長張通榮真是有苦難言,社會問題也逐一浮現。才三年時間,台灣世界展望會基隆輔導個案量從400暴增到1200例,「社工人員都很驚訝,為何都會區有這麼多需要幫助的人,」社工一處處長全國成不解地說。

家扶的數據也顯示,近八年基隆扶助的貧困兒童數從798人增至1483人,成長86%,比總協助兒童數45%的成長率還要高。

以前基隆人出海捕魚幾乎滿載而歸、到碼頭吊貨櫃,經常要熬夜加班,現在沒有魚可以補、沒有貨可以吊、連粗工都沒得做,沒有工作機會,夫妻自然會鬧離婚、自殺也會增多,衍生出獨居老人、單親、隔代教養、中輟生等問題。

為紓解弱勢家庭問題,今年基隆市政府又投入21億社會福利預算,扣掉人事支出,占總預算1∕5強。但津貼補助終究不是根本之計,張通榮很清楚,「只要經濟起飛,失業率、自殺率、離婚率就會往下降,問題就會慢慢改善。」

他試圖重振港都雄風,往自由貿易港的方向規劃,也積極堆動工業區再生,目前大武崙工業區已獲選為經濟部優先辦理的示範工業區再生計畫。

除基隆市特別突出於其他省轄市外,排名前半段的縣市多有原住民比例偏高的現象,台東縣原民比例就高達33.8%,其餘是花蓮縣的26%、屏東縣6.3%。(見頁199表1-7)

原民困於土地政策問題,導致高失業率

為何原住民比例偏多的縣市,相較其他縣市更為弱勢呢?台灣原住民共有14族,2007年底人口為48萬餘人,占全國2.1%,多處於偏遠山區,教育、就業、健康、生活等條件遠低於平均水準。

專科以上學歷者,一般民眾占32.3%,原住民只有14.3%,教育程度偏低,多數原民只能從事體力、非技術的臨時工作。競爭力不足,導致失業率偏高,2007年原住民失業率4.62%,較全國失業率3.9%還高;2006年,原住民平均家庭收入約51萬,與一般家庭平均收入約110萬,相差一倍以上。

上述因素互為因果下,甚至還影響到下一代的教育機會。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章仁香坦承原住民是弱勢族群,「雖然外界很不喜歡弱勢這兩個字,但從各種數據顯示就是如此,不用迴避。」

造成原住民長期處於弱勢的因素眾多,走訪原住民鄉鎮後,不少人都將矛頭指向原住民土地政策。

原住民處於經濟弱勢地位,常被生活所逼,將保留地非法轉讓給非原住民。2007年保留地為26多萬公頃,有2萬2000公頃為漢人使用,非法承租比例達66%以上,而且都是高經濟價值地段。為避免發生上述情事,政府為保障原住民生計,才會限制保留地不得自由出售。但因為原住民土地無法買賣,又造成價格低落,不容易貸款等困境。

章仁香強調,政府為紓解原民因擔保品或保證人因素無法取得貸款,近期已推出建購住宅貸款、經濟事業貸款的「信用保證」業務,補強擔保能力不足的問題。另外,為提升保留地價值以改善原民生活,原民會也以計畫引導開發,輔導原住民從事觀光與天然資源事業。

相對原住民居多的縣市,傳統農漁業縣市也是弱勢縣市聚集的地區。排名前十大的縣市,除了沒有靠海的南投縣是純農業縣市、澎湖縣是以漁業為主外,其餘都是農漁業縣市。這些縣市靠天吃飯的人很多,收入不穩定,導致人口外移、社區老化。

例如近十年,23縣市人口凈流出最多的縣市都落在東部與中南部。台東縣流失10%以上的人口,雲林縣、嘉義縣7%;花蓮縣、南投縣6%。人口凈流入增長最多的縣市則集中在北台灣。「北台灣像大磁鐵吸引各地人口,農業縣人口持續外流,凸顯城鄉發展兩極化更加惡化,」台大城鄉所所長夏鑄九說。

台灣長期城鄉資源分配不均,拉大農漁業縣市與都會縣市的差距。以南投縣為例,原本不振的經濟,歷經921大地震後更形疲弱。人口急速外移,1999年到2000年淨流出2920人,比前一年多1216人。

不過,南投縣長李朝卿卻將危機視為轉機。921地震雖然摧毀家園,卻也讓南投有重生機會,內湖國小等重建校園都成為熱門景點。這幾年,南投還全力發展觀光,去年旅遊人口1500萬,成長25%。國際旅客也從23萬增加到42萬。預計9月起,共有1萬6000多名日、韓、大陸團體客會到南投觀光。

觀光、農業雙管齊下。2006年,魚池鄉阿薩姆紅茶與台中太陽餅合辦結婚的行銷活動,讓阿薩姆紅茶一砲而紅,身價從一斤400~500元飇漲到3000元。「南投縣資源有限,被視為弱勢縣市,但創意可以無限,締造生機,」李朝卿說。

各縣市自救,結合民間力量深入基層

有些縣市開始正視弱勢議題,也試圖找出脫困之道。但根據伊甸訪談各縣市社會處的心得指出,不少弱勢社區仍缺少自我活化意識,沒有人願意帶頭做,都期待能有更多社工投入輔導。

黃琢嵩也發現,許多失能家庭涉及的問題愈趨廣雜,涵蓋身障、經濟、醫療、婚姻、教育等因素,光憑政府、社福團體援助,無法根絕,唯有從社區出發,社區人自覺生命共同體,才能解決。

伊甸遂在今年7月發起「關懷弱勢社區」計畫,已陸續補助18個弱勢社區團體,例如花蓮卓溪鄉的節酒計畫、基隆山海觀台福基督教會的課後輔導,關懷活動還持續進行中。

其實,各縣市已出現零星的社區自救行動,以南投縣魚池鄉的澀水社區為例,居民在921之後,自立更生設置民宿、特色餐廳,不僅招來生意,去年還榮獲農委會十大經典社區,「發展當地產業特色,要號召里民參與,才能發揮最大成效,」李朝卿帶領里民動起來。

目前包括伊甸、台灣世界展望會、家扶中心,都已朝向結合當地教會、學校、社區力量,深入基層,讓在地人自己站起來。

拯救弱勢家庭有兩條路,一條是社區人的力量,「社區媽媽最瞭解當地情況,最適合當志工,一代傳一代往下扎根,才有機會改善困境」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孫大川說。

另外一條路就是教育,「拉近城鄉競爭力,導引學生關心社區、進而以行動落實關懷弱勢,才有辦法降低弱勢所產生的社會問題,」黃惟饒說。

以花蓮化仁國中為例,雖然原住民國中基測分數偏低,但在前校長李文成的帶領下,化仁國中的基測成績高於平均水平。「李校長不僅知道全校學生的名字,晚上還會打電話給學生,詢問他們在做什麼?」章仁香獲悉這件事後,常鼓勵教師投入偏遠地區教學,透過教育提升競爭力,弱勢家庭才有希望。

如何讓50萬個需要長期照顧的家庭再站起來,關係著社會公平與這些弱勢孩子的未來,也是台灣繼續向前進,不能忽視的課題。

本文出自 2008 / 09 月號

小學生 大未來 撿回來的校長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